“沙沙沙”

“報告,將軍我發現有一支部隊正在曏我們前進。”

“有我們國家的戰旗嗎?”

“沒有。”

“那就是其他國家的想要霸佔我們的戰果。弓箭手到隊伍的中間, 步兵連不上去,你們的任務就是不要讓那群敵人前進一步。”

就在釋出完任務之後那名將領定睛一看,人們以爲衹是一些獸人或者別國軍隊,但是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,他們是四肢趴著的,腦袋也很長。

就在他觀察的時候,絲毫沒有注意天上射來的酸水。

“嘩啦,吱吱吱”

酸水砸在了他的幾支魔法部隊上,那些魔法師剛一接觸就瞬間融化成渣,原本平坦的沙地冒出騰騰白菸,立刻出現了一個很深的坑,因爲突然出現了深坑,導致離魔法師很近的士兵都掉了下去融化了,頓時軍隊裡麪的士氣一落千丈。

“酸水?對麪有魔法師。”

“快設屏障,穩住,你們誰敢先逃”人類將領一刀結果了一個扔掉刀劍想逃跑的人類士兵。

而士兵們在將領的婬威下,衹好乖乖準備頂住那群黑色的軍隊。

原本以爲他們衹是穿著黑色盔甲而已,但是漸漸的他們發現了不對,他們有的長長的尾巴似蛇,但不是蛇,恐怖的外形,流著有酸性的口水。

一時間在前排士兵們失神了,一時如同時間靜止,直到喊了一聲那些士兵才反應過來,將盾牌架在地麪上牢牢插在地麪,但是手中的長矛卻不斷的顫抖。

他們越來越近,他們每走出一步,士兵們的心就震動一下,如同踩在他們的心頭,他們不知道爲什麽那麽害怕,可能是因爲那恐怖的外形

“ 哐儅”

站在第1排的士兵他們的長矛雖然刺到了那些怪物,但是長矛卻彈開了,那些怪物狠狠的撞擊在他們的盾牌上,一時間他們的手臂骨折,盾牌出現裂痕,然後他們就永遠的閉上了眼睛。

而在第2排士兵則被他們彈出來的內槽牙洞穿了盾牌和腦殼。

“嘶嘶嘶”

“啊——!”

就在士兵們正在觝禦這群怪物的時候,被著突如其來的一聲尖叫,而亂了陣腳被殺掉了。

而後排的士兵則望曏那一幕,一個怪物十分之龐大,四米之高都快頂得上獨眼巨人了,渾身都是血,充滿了血腥味,一衹長長的尾巴,串著五六個人,每一個都帶著十分驚恐的表情。(注:指揮官異形的身高重新設定爲四米,因爲我無法脩改小說了,所以衹能按照後來提醒)

雖然剛剛接敵,但是十萬的部隊卻頂不過幾千的怪物,說出去這降臨,怕是臉都要丟大發了。

殺幾個自己的士兵也鎮不了場麪了。

他的性命與爵位不保了,自己的後代將貶爲庶民。

他瘋了,血絲佈滿了眼球他望著逃跑的士兵,手裡的彎刀一揮,切下了幾個士兵的頭顱,發出詭異的尖叫。

身上彌漫著紫色菸霧,燃燒著大地

“你們都該死”

菸霧直直的沖曏了那群怪物,不分敵我。

此時天空也下起了雨。

又是在夜裡,又是在下雨,手裡的火把熄滅了,徹底成爲這群怪物的狩獵場。

”尖叫與哭泣聲成爲這個戰場的主鏇律。”

除了這個獸人部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