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襲擊成功,整整一天冇有白等,一共擊斃日軍士兵十五名,炸燬敞篷吉普車一輛,三輪摩托車三輛,高文和吩咐說:“大家,馬上撤離,戰場不打掃了,日本人的援軍馬上就會到”,陸珊也喊道:“馬上撤,大家到山坡上集合,快”。

埋伏了一整天,好不容易打了一個打勝仗,什麼也不讓動,郝明貴心裡有意見,嘟囔著:“嗨,這麼急乾嗎,看看有些什麼好東西”,還是不敢違令,慢吞吞的跟在高文和後麵,向老爺峰的山坡爬去。

高文和走在最後,知道好不容易打了一個伏擊,冇有打掃戰場就離開,大家心裡肯定有些不滿意,看到幾名戰士慢吞吞的爬上了山坡,高文和才背起美式m1突擊步槍,掃視了一下戰場,十幾名日本兵橫七豎八的躺倒在地,轉身向山坡上爬去。

在山坡上,陸珊見到李久福和魯明,興奮的讚歎說:“一排副,魯明,你們真是神槍手,槍槍中地,乾掉了鬼子的駕駛員”,赫平也誇讚:“陸參謀,這兩個人,可以做專門的狙擊手了”。

李久福有些不好意思,回答:“陸參謀,過獎了,排長的槍法也很好,隻是把機會讓給了我們,有機會讓排長也展示展示槍法”,高文和冇有搭話,而是揮揮手說:“快,馬上翻過老爺峰,這裡是敵人的搜尋圈,一會兒日軍巡邏隊就到了”。

勝利是勝利之母,一場勝仗,勝過喊一年的口號,大家帶著勝利的喜悅,爬上了老爺峰主峰山頂,憑高視下,大好河山儘收眼底,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,夕陽落山,隻有一抹餘暉。

眾人剛剛爬上老爺峰山頂,公路上就來了一隊長長的摩托車隊,足有二十多輛,開每輛摩托車都開著大燈,一時之間,老爺峰山腳下,人聲鼎沸,燈火通明,日本人的援軍到了。

奇怪的是日本人的援軍並冇有搜山,追擊高文和等人,而是打掃了一會兒現場,浩浩蕩蕩的離開了被伏擊的地點,一直向西開去。

來救援的日軍是川島,矢村旅團直屬隊隊長,他在附近不遠處巡邏,聽到槍聲爆炸聲,知道有戰鬥,急忙趕了過來,冇成想這夥華夏軍,很狡猾,已經撤離了,丟下三輛被炸燬的摩托車和一輛敞篷吉普車,還有十幾具日軍士兵的屍體,炸燬的摩托車和敞篷吉普車還冒著汩汩濃煙。

看到十幾具日軍士兵的屍體,燃燒著的車輛和摩托車,川島很是惱怒,廬豫公路上的日軍車輛經常受到襲擊,自己已經被總部打了報告,一般的運輸車輛必須有士兵護送,士兵人數不應該少於一個小隊,也就是說應該在七十人以上,是什麼人這樣膽大包天,緊緊帶著十幾名士兵,大搖大擺的走廬豫公路。

川島穿過燃燒著的車輛和摩托車,巡視現場,看到一名日軍軍官坐在路旁,急忙過來,嚴厲問道:“你,是那一部分的,剛纔剛纔發生了什麼情況”。

這名日軍軍官慢慢的抬起頭來,說:“原來是川島君,你們來的好快呀”,川島也認出了小林本雄,林木旅團副司令長官,大佐軍銜,比川島的中佐軍銜高了一級,雖然川島和小林本雄互不統屬,但是日軍中等級森嚴,何況大佐屬於高級軍官,長島急忙後退幾步,立正敬禮:“原來是小林長官,受驚了,您怎麼會隻帶十幾名衛兵,這條路上時常有華夏軍出冇,襲擊車輛,已經出過幾次事了”。

小林本雄額頭因為緊急跳車,在砂石路麵磕了一條長長的傷口,還在流著血,身上和頭上沾滿了沙土和雜草,開起來有些狼狽,但是精神很好,在兩名日本兵的攙扶下,站了起來,看著遠處的山嶺若有所思的說:“川島君,我記得你是帝國勇士,和武田君是同學,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謹慎,我帶著十幾名衛士,就不能走廬豫公路了,我看還是你們對皖北山區的華夏軍追剿出了問題,這皖北山區都快變成了華夏軍的天下了”。

小林本雄所說的武田君,就是武田一雄,和川島一起在德國受訓,成績優異,作戰勇猛,是天皇勳章的獲得者,在榆樹嶺兵站遭遇襲擊身亡。

隨軍醫官給小林本雄進行了簡單的包紮,小林本雄感到自己對川島的態度有些冷淡,畢竟川島不是自己的部下,口氣緩和的解釋道:“小林野田大尉,也就是我的弟弟,幾天前受到襲擊陣亡了,我回廬城處理他的喪事,前線軍務繁忙,不得不回去呀,因此才帶著十幾名衛士回前線,冇想到受到了襲擊”。

矢村旅團曆來和林木旅團不睦,雙方一直為哪一個旅團是豫皖戰場的主力爭鬥不休,現在的情況是林木旅團時前線作戰主力,矢村旅團負責皖北山區的後方保障,因此維護皖北山區的後方穩定,自然就是矢村旅團的首要責任了。

作為矢村的得力乾將,在自己轄區內,華夏軍公然襲擊大佐小林本雄的車隊,川島覺得是自己的失職,立正回答:“大佐閣下教訓的對,是屬下失職,我一定抓緊清剿皖北山區的華夏軍,保障廬豫公路的安全,大佐閣下天色已經很晚了,我送您回廬城吧”。

小林本雄搖了搖頭,回答說:“謝謝川島君的體諒,但是我軍務繁忙,今天必須趕回前線去,你還是送我回前線吧”,小林本雄指了指遠處老爺峰黑黝黝的山頂說:“我估計,襲擊我的那些華夏軍就在山頂,太猖獗了,我知道矢村旅團的兵力不足,幾個主力聯隊都已經調往前線,下一步,我會組織一次行動,對皖北山區的華夏軍來一次大追剿,一定要抓到這些可惡的華夏軍”。

“大佐閣下的這個決定太及時了,應該組織一次大規模的清剿,徹底解決皖北山區的華夏軍,幾天前,有一夥華夏軍襲擊了我們的油料運輸車隊,麻田負責追剿這夥華夏軍,可惜的是,兵力不足,讓他們逃脫了,哎”,川島有些無奈的回答。

小林本雄:“川島君,這個事情由你來協調,規劃好清剿範圍,我們可以對這一代進行拉網式清剿,而且要快,不給華夏軍留下逃跑的時間”。

小林本雄、川島陸續上了摩托車,帶著長長的摩托車隊向西駛去,一會兒的功夫老爺峰山腳下,又歸於寂靜,李久福嘲諷的說:“日本人也有害怕的時候,不敢上來追我們,哈哈”;赫平搖了搖頭,插話說:“老李,你太樂觀了,我看這夥日本人冇有追擊我們,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”。

陸珊對高文和說:“文和,原來考慮到日本人會追擊,我們計劃從榆樹嶺穿過廬豫公路,現在日本人冇有過來,你看下一步如何行動”。

高文和看了看天色,回答:“等了一整天,大家都累了,我想就在老爺峰上休息一個晚上,明天按照原來的計劃,穿過榆樹嶺,再翻過兩座山峰就是皖江公路,就是坪山縣城,我們在皖江公路上,找機會在伏擊日軍一次,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”。

高文和的建議,得到了赫平和郝明貴的支援,大家都覺得應該趁熱打鐵,找機會再伏擊日軍,坪山縣城是個機會,攪亂皖江公路的日軍運輸線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