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色漸漸放亮,山本特工隊房屋院子周圍滿滿的樹木雜草,高文和帶人悄悄隱蔽在在幾棵榆樹後麵,距離山本特工隊房屋院子崗哨隻有十幾米,高文和晃了晃手裡的美式突擊步槍,嚴厲的對顧裡說:“顧裡,你過去和那個崗哨打招呼,吸引他的注意力,你要是敢耍滑頭,你的腦袋最先開花,知道嗎”。

顧裡急忙鞠躬保證:“長官,您放心吧,我參加山本特工隊,也就是混口飯吃,我家裡還有老孃和妻子,孩子,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,我不會拿自己的腦袋開玩笑的”,高文和滿意的點點頭,“去吧,不要太緊張,不能讓人看出破綻”。

說是院門,其實就是一個木製柵欄,不過一米多高,一名山本特工隊隊員,站在木柵欄前,打著哈氣,拂曉時分,是人最睏乏的時刻,這名山本特工隊對員,猛然看到一個身影向自己走了過來,頭腦清醒了許多,舉起手槍,大喊道:“是誰,口令”。

顧裡很熟悉這名山本特工隊隊員,回答:“野田,是林久兄弟,今天你站崗啊,是我呀,顧裡”,小林野田是這隻山本特工隊的指揮官,他把自己的名字野田作為山本特工隊的口令,也是突發奇想,防止泄密。

林久認出來人是顧裡,收起手槍,冇好氣的說:“你怎麼纔回來,早不回來,晚不回來,偏偏我要睡著了,你纔回來,以後注意了”

顧裡陪著笑臉,急忙回答:“哎,昨天回來太晚了,冇有馬上回來,怕打擾大家,就在前麵的人家住了一晚,這不,大清早,我就急急忙忙的趕回來了,向長官覆命,長官起床了嗎”。

顧裡說著,就來到了林久麵前,林久回答:“回令,小林,這才幾點,長官們都在休息,你——”,林久話還冇有說完,猛然感到自己的喉嚨被一隻強有力的大手鎖住,瞬間感到呼吸困難,眼冒金星,剛要大聲呼叫,一把冰冷的軍刺,從林久的後背捅了進來,林久悶哼了一聲,就冇了氣息。

顧裡和林九說話,分散了林久的注意力,高文和和魯明抓住這個空擋,猛的撲到林久身後,軍刺捅了林久一個透心涼,高文和推倒林久的屍體,一腳踹倒柵欄門,回身命令道:“跟我上,快”,說著高文化和率先衝進了院子裡,其他的人跟著高文和,通過柵欄門衝進了院子,有幾個人直接越過低矮的籬笆牆,跳進了院子裡。

陸珊跟在高文和身後,看著高文和衝鋒的樣子,陸珊忽然覺得心動不已,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陸珊開始欣賞高文和衝鋒的樣子,勇猛帥氣,男子漢味道實足。

高文和衝進了院子裡,甩手扔出一顆手雷,山本特工隊房屋一共是五個房間,都開著窗戶,裡麵的人睡意正濃,高文和的手雷從最北側的房間飛了進去,“轟——”,的一聲,手雷爆炸,滾滾的濃煙從敞開的窗戶噴了出來,有一個身影隨著爆炸聲也從視窗飛了出來,房間裡立即火光閃閃。

“轟,轟——”,其他的人都學著高文和的樣子,把手榴彈和手雷扔進了每個房間裡,緊接著還是一頓亂槍掃射,不斷有人從房間裡飛出來,有幾個房間的屋頂被炸塌,瞬間濃濃的黑煙和火光直上天空,有幾名山本特工隊員,懵懵懂懂,渾身冒著火光,從屋子裡艱難的爬了出來。

“啪,啪——”,槍聲響起,赫平率先開槍,喊道:“格殺勿論,不留活口”,赫平和高文和一樣的想法,如果蔣裕光正好在這裡,一定就地解決,免得和陸珊見麵,讓陸珊為難。

隻有幾分鐘的時間,戰鬥結束,山本特工隊的人,都在睡夢中,一點預防也冇有,隱蔽在後山坡的李久福和郝明貴帶人也衝了過來,一槍冇放,山本特工隊的人早被解決了,二人後悔至極,埋怨高文和安排的不合理,他們二人爬了一宿的山路,冇想到隻是做了一個看客。

打掃戰場,一共找到十九具屍體,都擺在院子裡,高文和把顧裡叫到身邊,問道:“顧裡,你不是說你們的指揮官叫蔣裕光嗎,你馬上看看,哪一個是蔣裕光”,高文和雖然見過蔣裕光,但是隻有一麵之緣,印象模糊。

顧裡跟著高文和,挨個屍體檢視,最後顧裡搖搖頭說:“長官,這裡冇有蔣裕光,是不是還在屋子裡,冇發現”,高文和覺得顧裡說的有理,既然蔣裕光不在這些屍體中,一點還在房間裡,正要帶人進屋,身後傳來了微弱的呻吟聲。

一名山本特工隊隊員,似呼還有一口氣,“嗯,啊——”,不停地呻吟,這名山本特工隊隊員穿著花格布睡衣,前胸被炸爛,血肉模糊,顧裡一看,急忙報告:“長官,他就是小林野田”,小林野田,山本特工隊的指揮官,大家急忙圍攏了過來。

小林野田剛纔是被炸暈了,現在有些甦醒,赫平厲聲問道:“小林野田,蔣裕光在哪裡,快說,蔣裕光在哪裡”,小林野田冇有回答,隻是不斷的呻吟,陸珊覺得到小林野田意識模糊,提醒說:“赫參謀,你用日語問話,看看怎麼樣”,陸珊知道,人在意識模糊的情況下,隻對母語有反應。

“小林野田,蔣裕光在哪裡,快說”,赫平使用日語問話,小林野田停止了呻吟,嘴裡咕嘟著:“八格牙路,蔣桑怕死得很,昨天回廬城了”,說完這句話,小林野田頭一歪,冇有了氣息。

陸珊在攻擊開始時,心裡很複雜,即想抓到蔣裕光,除掉這個軍統的變節分子,又有一些害怕,害怕見到蔣裕光狼狽的樣子,自己動了惻隱之心,下不去手,現在聽說蔣裕光提前回廬城了,有一些惋惜,也感到鬆了一口氣。

陸珊掏出五塊大洋,遞給了顧裡說:“顧裡,你的任務完成了,給你幾塊大洋作為酬謝,回家去吧,趕快找個地方躲起幾天,廬城不能在回去了,山本和蔣裕光不會放過你的”,顧裡千恩萬謝,鞠了一躬,接過大洋,轉身離開了。

這些山本特工隊的人攜帶的都是短槍,冇有其他重武器,隻有幾顆手雷,高文和吩咐能帶走的都帶走,食品也都炸得粉碎,好在還有幾十聽豬肉罐頭,拿回去犒勞犒勞大家。

一場夜間突襲就這樣結束了,突襲成功,一共擊斃山本特工隊隊員一十九名,狠狠的教訓了了一下山本特工隊,隻可惜冇有抓到蔣裕光,這個傢夥很狡猾,提前回廬城了。

中午時分,大家高高興興的回到雲橋寨,黎楠楠看到高文和一臉高興的樣子,來著高文和的手問:“阿文,你們又打了一個打勝仗,打死多少鬼子,快和我說說”,高文和冇有回答黎楠楠的問話,二十從衣兜裡掏出一盒山楂罐頭,“死人的事你少問,看看這是什麼”。

高文和知道,黎楠楠從小就喜歡山楂,尤其喜歡山楂罐頭,但是山裡人家,山楂罐頭難得一見,今天早上,無意之間在一個房間的地上發現一盒山楂罐頭,白色馬口鐵外殼,還貼著商標,顯示是上海一家食品廠生產,想到黎楠楠在這深山裡,摸爬滾打,吃儘了苦頭,正好有一盒山楂罐頭,讓黎楠楠高興高興。

“啊,山楂罐頭”,黎楠楠眯起眼睛,像個小女孩一般,高興的喊道,“是給我的,阿文,你真好”,愛情很複雜,也很簡單,有時隻是一盒山楂罐頭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