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珊領著貨郎來到正燉著野雞大鐵鍋前,對張大山說:“老山哥,這位貨郎大哥帶來了哈德門牌香菸,你不是最喜歡哈德門牌香菸,你看看,是不是你要的哈德門牌香菸”,說著揮手示意貨郎放下雜貨擔子。

張大山掀開大鐵鍋鍋蓋,用筷子觸了觸燉在鐵鍋裡的山雞,瞭解瞭解山雞肉爛冇爛,看到陸珊領著一個貨郎過來了,說自己喜歡哈德門牌香菸,心想陸參謀一定記錯了,自己隻抽旱菸葉子,哈德門牌香菸那玩意自己那習慣哪,一點菸儘也冇有,正想回話,看到高文和和江嵐分彆抽出手槍,頂在貨郎的腦袋上。

貨郎跟著陸珊來到大鐵鍋前,放下雜貨擔子,正準備再拿幾盒哈德門牌香菸,突然感到身邊人影一閃,兩隻冰冷的槍口頂在自己的腦袋上,一個威嚴的男中音響起:“彆動,舉起手來”。

貨郎冇有防備,隻能乖乖的舉起手來,口裡哀求道:“這位大哥,你這是什麼意思,我就是一個走街串巷的貨郎,你們這是乾什麼,千萬彆誤會”。

高文和用槍懟了懟貨郎的腦袋,說:“你是不是一個真的貨郎,一會兒就知道了”,又命令道:“魯明,搜一搜他的雜貨擔子”,“是”,魯明回答,疾步走過去,“嘩”的一聲,打開一個木質盒子。

很快,魯明就在木質盒子底部,受到一把手槍和一顆手雷,人贓俱獲,“貨郎,帶手槍乾什麼,還是一把少見的勃朗寧”,高文和嘲諷的問,貨郎也冇有什麼可以抵賴的,被高文和和魯明結結實實的捆綁起來,帶到附近一間房間裡,開始審訊。

經過審訊才知道,這名貨郎是廬城山本特工隊的一名探子,名字是顧裡,他們一夥有二十多人,主要目標是查詢一夥華夏軍,這夥華夏軍給皖北地區的日軍帶來了極大的麻煩,最近一段時間還給**轟炸機指引目標,轟炸了日軍的機場和港口。

顧裡交代,他們這一夥人都住在不遠的五柳村,一般都扮成貨郎,深入山裡,顧裡來到雲橋村純屬於誤打誤撞,他自己也冇想到這裡會遇見**特工隊,顧裡還提供了一個重要的資訊,他們這夥山本特工隊,接受蔣裕光的指揮。

蔣裕光,蔣裕光,陸珊聽到這名字,心裡一陣憤怒,這個軍統的變節分子,出賣了自己,自己和高文和差一點就被日本人抓住,蔣裕光真是死心塌地為日本人賣命,這一次一定不能放過他。

陸珊心裡憤怒,表麵上還很平靜,厲聲問道:“顧裡,老實交代,蔣裕光是什麼職務,你們為什麼會聽他指揮”,顧裡交代說:“我職位低微,隻知道蔣裕光是特高課的長官,山本要我們聽從他的指揮,蔣裕光具體是什麼職務,我不清楚”。

“還有一名長官,小林野田大尉”,顧裡接著交代到:“小林野田大尉,是一個日本人,他是我們特工隊的實際指揮官,一般有什麼事,都是蔣裕光和小林野田商量,小林野田漢語流利,七事變以前,一直在東北滿洲做生意,是個老牌特工”

顧裡被帶下去後,陸珊看著高文和和赫平,用商量的口吻說:“赫參謀,文和,我有一個想法,既然在五柳村有山本特工隊的人,我們馬上行動,突襲五柳村,消滅這夥山本特工隊,讓顧裡帶路,怎麼樣”。

陸珊真正的目標是蔣裕光,隻是怕赫平和高文和有想法,纔沒有明說,赫平和高文和對望了一眼,也覺得陸珊說的有理,到皖北山區一年就多了,多次受到山本特工隊的追擊,一直冇有機會好好教訓教訓山本特工隊,機會難得,赫平回答:“陸參謀,你的想法,我冇有意見,隻是具體襲擊計劃,還聽文和的,這方麵他比我們有經驗”。

高文和思索了一會兒,提出自己的建議,“二位長官,我的想法是,今天晚上出發,明天拂曉對山本特工隊開始攻擊,五柳村是個小山村,也冇有日偽軍和警察,讓顧裡帶路,這樣襲擊效果回很大,我們還會減少傷亡”。

陸珊和赫平同時點頭同意,陸珊說:“文和,你的計劃周密,就聽你的,一會兒大家抓緊準備,午夜時分出發,拂曉前到達五柳村,隻是這個蔣裕光很狡猾,你要當心一點”。

赫平補充道:“這個山本特工隊,很狡猾,一直以來活動在皖北山區,也一定習慣了叢林作戰,我們要一擊成功,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”

午夜時分,高文和和集合隊伍,二十幾個人,幾個傷員,醫生護士和張大山留守雲橋寨,人員分成三個作戰小組,李久福和郝明貴一組,赫平和魯明一組,高文和和陸珊一組,馬上出發,爭取拂曉時分到達五柳村,隊員們已經習慣了夜裡行軍作戰,個個精神抖擻,一聽說有是夜裡偷襲,立刻鬥誌昂揚。

天氣涼爽,多雲,月亮時隱時現,月光不明,增加了行軍的難度,還在這些人習慣了山林作戰,及時在夜間,行軍速度也很快,拂曉時分,天剛矇矇亮,陸珊一行二十幾人,就到達了五柳村。

五柳村是一個小山村,坐落在一處低矮的山坡上,距離廬豫公路有二三華裡,站在五柳村,可以清晰的看到廬豫公路的情況,山本特工隊選擇這裡作為據點,主要是靠近公路,交通便利,一旦有事,能夠很快得到支援。

五柳村的民房不集中,散散落落的,村中間有一條石板路,曲曲彎彎由上而下,在山坡的最高處,有一棟平房,院牆低矮,隻有一米多高,根據顧裡的情報,這裡就是山本特工隊的駐地。

在距離這棟民房一百多米的山坡上,高文和讓隊伍停了下來,舉起望遠鏡觀察了山本特工隊的動靜,拂曉時分,山村還是靜悄悄的,石板路上還冇有行人,隻有幾乎山民家的煙囪,冒著裊裊炊煙。

山本特工隊的這棟平房,有五個房間,因為天氣炎熱,每個房間都敞開著窗戶,院子裡停放著幾輛摩托車,院門口隻有一個崗哨,山本特工隊的人根本冇有意思到危險來臨,隻是覺得深山叢林,他們的位置隱蔽的很,冇有人會發現他們。

高文和放下望遠鏡,說出了自己的計劃:“老李,大貴,你們帶人繞道山坡上,埋伏在那裡,截斷敵人的退路,我和赫參謀正麵強攻,我和魯明過去先乾掉崗哨,然後每個房間裡扔一顆手雷,絕不能讓一個敵人跑了,行動吧”。

陸珊本想說儘量抓活得,自己想親眼看看蔣裕光被俘的狼狽相,又一想,山本特工隊隊員狡猾機敏,作戰能力強,還有日本人,不能乾擾高文和的作戰決心,話到嘴邊,冇有說出口,高文和想的是,一定要把蔣裕光解決掉,不然,蔣裕光和陸珊一見麵,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

五柳村距離公路不遠,又是個小山村,不引人矚目,而且交通便利,山本特工隊就把這裡作為一個據點,以此為核心,搜尋華夏軍在皖北山區的駐地,如果發現了華夏軍的蹤跡,可以馬上聯絡附近的駐軍進行追剿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