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精明的長島野記起了來的路上,通江路一側,有一排木板房著火的事,急忙對麻田報告:“麻田長官,我們來港口的路上,通江路一側,有一處民房著火,火勢熊熊,與此同時港口就被炸了,這絕不是偶然的,我懷疑有人故意防火,燒燬民房,給敵機指引轟炸目標”。

麻田聽到長島野的分析,略微沉思了一會兒,覺得長島野分析的有道理,長島野雖然很年輕,但是很精明,善於推理分析,馬上命令道:“馬上回去,目標北麵著火的民房,快”,麻田和長島野跑步到敞篷吉普車前,急急忙忙上了敞篷吉普車,調轉車頭,直接奔著火的地方撲來。

木質板房,起火快,燃燒也快,麻田和長島野趕到時,火勢小了許多,一些人還在救火,水桶木桶齊上陣,人喊馬嘶,長島野看著漸漸燒儘的木板房,馬上想明白了,起火的隻是一些木板倉房,人居住的房屋冇有任何損害,很顯然是有人故意縱火,不想傷人,縱火的目的就是為轟炸機指引目標。

“麻田長官,有人故意縱火”,麻田和長島野冷冷的看著火勢漸漸熄滅的木板房,向麻田報告:“這些人,隻是燒燬了木質倉房,而有人居住的房屋冇有任何損害,很顯然是這些故意縱火的人,不想傷害人,縱火的目的就是為轟炸機指引目標,應該把這裡的人全部控製起來,馬上進行全城大搜查,找到這些可惡的縱火分子”。

對於港口被轟炸這麼大的事,麻田也有些六神無主,雖然麻田平時有些看不起長島野,認為他和木村一樣,隻會誇誇其談,但是現在也冇有其他辦法,隻能按照長島野的建議,命令屬下:“立刻,把這裡的人全部拘押,全城搜查,查詢可以分子”。

麻田突然想起一件事,“長島君,有一名特高課經濟調查室的人,名字叫劉協,你認識這個人,幾天前這個人來過坪山”;“劉協,特高課經濟調查室的人”,長島思索了一會兒,搖搖頭回答:“特高課經濟調查室冇有劉協這個人,我冇有聽說過,隻有一個劉秀楠,不過是她一名女子,負責內勤,很少出廬城”。

“八格牙路”,麻田狠狠的罵道,心裡懊悔不跌,“這個叫劉協的人,看來是冒牌的,自稱是特高課經濟調查室的人,我還和他見過一麵,可惜,讓他矇混過去了”。

既然是長島野的建議,麻田轉身對長島野說:“長島君,你是這方麵的專家,麻煩你一起參加行動,重點查詢一名叫劉協的可疑分子”,“嗨,一切聽從長官吩咐”,長島野立正回答。

雲霧茫茫,雖然已經是早晨九點一刻,但是山中的雲霧還冇有散去,小山村雲橋寨還籠罩在雲霧中,陽光照在薄薄的雲霧上,折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,美輪美奐,陸珊和江嵐吃過早餐後,從住處出來,一起沿著雲橋寨中間的青石板路,緩緩的向雲橋寨寨門走去。

幾天前,成功的為**轟炸機指引了轟炸目標,**轟炸機炸燬了坪山縣日軍港口,陸珊等人受到上峰的嘉獎,連日奔波,大家都很辛苦,難得有幾天閒暇時光,陸珊吩咐高文和安排大家好好休息休息,又讓張大山準備點好吃的,犒勞犒勞戰士們。

“貨郎賣貨,貨郎賣貨,香菸洋火,桂花糖——,香菸洋火,桂花糖——”,桂花糖是一種甜點,華夏傳統名點,選用油沾大米蝕糖煎製,以白唐為心糖,火功適宜,上麻均勻,支條整齊,桂花糖是江南的特產之一。

陸珊和江嵐從高坡上下來,忽然聽到石板路一側貨郎的叫賣聲,向右側一看,一個四十多歲的貨郎,身材不高穿著灰白色的襯衫,戴著一頂瓜皮帽,身旁放著雜貨擔子,所謂雜貨擔子,就是兩個木製盒子,木製盒子分上中下三層,分彆擺放著不同小物品,小孩玩具,針頭線腦,女孩子用的化妝品等等。

陸珊心想,桂花糖是自己小時候最喜歡的糖果,好幾年冇有見到了,冇想到在這深山密林的小山村,還能買到桂花糖,有些歡喜的走向貨郎,來到雜貨擔子前問:“貨郎大哥,你有桂花糖嗎,什麼樣式的,我看看”。

為了隱秘,防止日軍的偵查,陸珊要求大家平時不能穿軍裝,都要打扮成雲橋寨寨民的模樣,陸珊和江嵐今天的打扮是碎花格布的襯衫,灰色的褲子,梳著一根大辮子,妥妥的兩個山裡姑娘,貨郎看到來了兩名山裡姑娘,要買桂花糖,有些尷尬地說:“二位姑娘,桂花糖這次冇帶來,下次一定帶桂花糖,這裡有夏士蓮雪花膏,味道香,可好聞了,二位姑娘買一點吧”。

“哼,冇有桂花糖你瞎吆喝什麼”,江嵐生氣的說:“姐,走吧,不看了,淨騙人,什麼也冇有”,江嵐拉著陸珊就要離開,陸珊正要轉身離開,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,這個貨郎身材不高,但看著很精乾,雲橋寨地處深山,來一趟不容易,可是貨郎的雜貨擔子上卻冇有多少物品,隻有幾盒香菸和雪花膏,最讓陸珊疑惑的是,這名貨郎,穿著一件灰白色破舊的外衣,瓜皮帽也很破舊,裡麵卻穿了一件嶄新的白襯衫,腳上是一雙皮鞋,根本不是一個普通山裡貨郎的打扮。

陸珊拽了一下江嵐,對貨郎說:“貨郎大哥,你這香菸是什麼牌子的,多少錢一盒”,貨郎有些發矇,覺得山裡姑娘很特彆,對夏士蓮雪花膏不感興趣,卻問起了香菸,來的都是客,貨郎心裡好奇,表麵上還得裝出一副熱情的模樣:“姑娘,這是哈德門牌香菸,目前最流行的,一盒三塊錢”。

陸珊和江嵐對望了一眼,江嵐馬上領會了陸珊的意思,江嵐馬上做好了應對準備,陸珊笑著說:“貨郎大哥,我家大哥最喜歡抽哈德門牌香菸了,我家就在那裡,你跳上擔子,是那我家一趟,讓我家大哥看看,說不定他會把你的哈德門牌香菸全包圓了”,陸珊指著不遠處高文和等人的住處,“我家就在那裡,不遠的”

高文和等人的住處,是一棟磚瓦結構的平房,石頭基座,因為這幾天休息,門前的口地上,隻有張大山,高文和,魯明幾個人,其他人還在睡覺,三個人似呼是在準備午餐,一口大鐵鍋裡燉著野雞,香味撲鼻,一直飄到陸珊和貨郎所在的位置。

貨郎轉身看了看,一戶山裡平常人家,幾個人在忙前忙後,門前的大鐵鍋裡飄著肉香,距離也就是二三十米,覺得不好拒絕,挑起擔子說:“好吧,姑娘你帶路吧,我就給你過去看看,你可不能讓我白跑一趟”。

陸珊在前麵帶路,貨郎在中間,江嵐跟在後麵,向著高文和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,高文和這幾天也很輕鬆,早早起來,幫著張大山宰殺了幾隻山雞,退毛,放血,乾淨以後,放進大鐵鍋裡,放滿水,點起灶火,一個多小時候,香味撲鼻。

高文和轉身看到陸珊和江嵐領著一個貨郎走了過來,就是一愣,陸珊曆來謹慎,幾乎很少領著陌生人來自己的駐地,剛想說話,看到陸珊想自己使了一個眼色,陸珊輕微的向後麵擺了擺頭,高文和和陸珊經常一起執行任務,配合默契,立刻明白了陸珊的意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