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潔小說 >  鐵血巾幗 >   第九章 相馬鎮

-

中午時分,豔陽高照,高文和、陸珊幾個人趕著馬車正走著,這條公路是廬城通往豫南前線的主要公路,一般的行人很少,大多是一些日軍的軍車。

忽然,赫平遠遠看見塵土飛揚,一隊日軍摩托車隊迎麵而來,趕緊讓魯明把馬車牽到路基下的草地裡,躲開日軍的摩托車隊,看著趾高氣揚的日軍士兵,高文和使勁的握住勃朗寧手槍的槍炳,心中充滿了怒火,陸珊看出高文和的情緒,緊緊地挎著他的右胳膊,死死按住他握槍的手,在外人看來是一對親密的小夫妻。

摩托車裡坐著日軍第十二旅團直屬對隊長川島文郎和副隊長麻田穀,有訊息說在山裡發現了敵方軍隊,匆匆忙忙趕過去,如果他們知道他們苦苦尋找的、擊斃日軍巡邏隊的死敵,就這麼輕易的從他們身邊溜走,一定悔青腸子。

黃昏時分,到達廬城外一個小鎮,距平城不足十裡的小鎮,相馬鎮,很久以前這是一個買賣馬匹的市場,因此得名。小鎮不大,隻有一條街,但很熱鬨,大多數想進廬城的客商都在此歇歇腳,鎮上有一家李氏客棧,前後兩排平房,門前立著一個黑色木板,上麵塗著白漆大字,“李氏客棧”。

赫平、陸珊、高文和三個人進了客棧,江嵐和魯明在外麵看著馬車,客棧裡麵,正對著門口,是個接待的櫃檯,櫃檯上方一塊木匾上寫著“和氣生財”,左右兩邊有幾副桌椅,桌上擺著茶碗茶壺,幾個人剛一進客棧,一個夥計就迎上來了,問道:“客官,幾位住店哪,裡邊請,客人三位”。

陸珊、高文和走到右側的一個桌子邊坐下,夥計過來淇上茶,兩人喝著茶,看著赫平過去辦手續。

赫平走到接待櫃檯前,衝櫃檯裡的掌櫃的點一點頭,掌櫃的四十歲左右,身材不高,穿著灰色馬褂,戴著禮帽,臉上還戴著一副眼鏡,看到赫平走過去,立刻陪著笑臉,問:“客官住店哪,有雅間客房,有普通客房,價格公道,您放心吧”。

赫平緩慢的答到:“房間裡有碧螺春嗎,最好足斤的,一斤一盒的包裝,洞庭湖產的”,掌櫃的看著赫平一怔,停了一會兒,緩緩的答道:“冇有碧螺春,隻有大紅袍,不足斤,一盒八兩裝,武夷山產的”。

赫平臉上露出了笑容,說:“掌櫃的,能帶我們看看房間嗎”,“好的,跟我來”,幾個人跟著掌櫃的通過一個走廊,向後麵那排平房走去,他們跟著掌櫃的進了最靠東側的一個房間,掌櫃的回身又問赫平:“先生,貴姓”,赫平答道:“免貴姓赫”。

掌櫃的興奮的伸出手,和赫平緊緊握在一起,說:“可見到家裡人了,赫參謀,我早就聽說過你,我姓秦,就叫我秦掌櫃吧”,在這到處是日本兵、特務、漢奸的地方,能見到自己人,赫平也很高興,向陸珊介紹:“秦掌櫃是廬城軍統地下交通站的站長,負責進出廬城的交通工作”,又向秦掌櫃介紹了陸珊。

秦掌櫃聽說陸珊是總部的情報參謀,目前在皖北山區部隊的最高指揮官,讚歎道:“這麼年輕的女孩子,就敢來到這狼窩虎穴,巾幗不讓鬚眉”。

秦掌櫃安排的房間,是對麵兩間房,中間是個小客廳,客廳北牆,立著一麵屏風,屏風上畫的是一副仕女圖,把北牆全部遮住,屏風後麵有一個暗門,出了暗門是一片菜地,這是緊急情況的出口。

秦掌櫃又吩咐夥計把魯明和江嵐讓進來,把馬車牽到後院,夥房準備晚飯,回到客廳坐好,赫平問:“秦掌櫃,最近和城裡麵又聯絡嗎”,秦掌櫃搖了搖頭說:“沒有聯絡,隻知道城裡有我們的人,我們沒有聯絡方式,上峰要求我們不能主動聯絡其他人,除非情況緊急”。

赫平想起來了,軍統的工作原則,冇有工作關係不得互相聯絡,他看著秦掌櫃問:“我們明天進城,有困難嗎”,秦掌櫃想了想說:“現在進城盤查很嚴,冇有身份證明不讓進城,我明天上午把你們的身份證明做好,你們下午進城”,秦掌櫃停頓了一會兒,又說:“你們的馬車也不行,得換一輛,否則你們的武器帶不進去,冇有武器太危險了”。

赫平看著秦掌櫃問:“你有辦法嗎”,秦掌櫃點頭,“明天上午就會弄好,換一輛馬車,你們每人可以帶一隻短槍,城門每天上午九點開門,下午四點關閉,除了這時間,其他時間禁止通行,掌握好時間,很重要”。

等秦掌櫃離開了,高文和看著赫平欽佩的說:“赫參謀,我真是開眼界了,這裡也會有我們的人”,赫平嚴肅的說:“高排長,你冇有地下工作經驗,也冇有這方麵的訓練,以後我們在敵後工作,地下工作經驗很重要,有機會我好好培訓培訓你們”。

陸珊對赫平說:“譚參謀,我們研究一下明天進程的方案吧,廬城是日軍在皖北的大本營,敵人防範一定很嚴,我們應當做好預案”。

譚平讓大家圍坐在一起,提出了自己的意見:“明天我們下午進城,先找一家客棧住下,敵人下午四點關城門,咱們如果拿到電台出不了城,太危險了,進城後,第二天去郝家中醫診所取電台,分兩路,我和陸參謀、江嵐進診所聯絡,文和、魯明負責警戒”。

陸珊想了想,說:“進診所危險大,赫參謀負有與總部聯絡的職責,而且掌握軍統地下組織,不能出事,還是我和高文和去取電台,你們負責警戒,如果有事被打散,就想辦法各自出城,集合地點就是李氏客棧”。

高文和說:“不如自己和魯明去取電台,如果有情況,自己和魯明容易脫身,自己和魯明都是山區長大的孩子,跑得快”,高文和心裡對陸珊的野戰能力很懷疑,嘴上不說,心裡覺得,嬌小姐一個,打起仗來麻煩。

赫平還想爭辯幾句,陸珊揮揮手,“就這麼定了,執行命令吧,明天到城裡,見機行事”。

躺在客棧的床上,陸珊翻來覆去不能入睡,聽著小客廳裡傳來了高文和均勻的呼嚕聲,不僅很羨慕,她和江嵐住在右邊的房間,赫平住在左邊的房間,高文和與魯明住在小客廳。

其實陸珊不知道,像高文和這樣的一線士兵,每時每刻都麵臨生死,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,無論在什麼情況下,倒頭就睡,是他們的基本功。

陸珊雖然長期從事情報工作,但是這種孤身進入敵戰區的事情還是第一次,自己又是最高指揮官,心裡想著各種預案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