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麻田聽說高文和是特高課經濟調查室的,態度有些緩和,麻田雖然是旅團直屬隊隊副,但是大部分時間都在廬城外圍,負責對皖北山區的治安事務,在廬城時間很有限,對木村特高課的人員並不熟悉,尤其是對於經濟事務更是不感興趣。

麻田接過高文和的證件,看了看,證件上果然寫著特高課經濟調查室李協,冇有發現什麼問題,點點頭把證件還給了高文和,高文和以為冇有事了,把證件揣進衣兜裡,冇想到麻田突然問道:“李桑,你是特高課經濟調查室的,熟悉政治調查室的主任嗎”,麻田雖然對於木村特高課的人員並不熟悉,經濟事務也不敢不感興趣,但是對於特高課政治調查室可是在熟悉不過了,為了策反**中的不堅定分子,旅團直屬隊和特高課政治調查室經常聯合行動。

麻田的突然提問,高文和有些措手不及,他冇想到麻田會提這樣的問題,說自己不認識不知道政治調查室的主任,有些說不過去,同在特高課共事,怎麼會不知道政治調查室的主任哪,麻田肯定會懷疑,“啊,回太君的話,特高課政治調查室主任長島先生,還有一位蔣裕光先生也在特高課政治調查室”,高文和腦筋快速轉動,急中生智,他和赫平在去江河旅館調查李米堂是得知,特高課政治調查室主任是一個日本人,長島野,還有蔣裕光也在特高課政治調查室,具體職務高文和不清楚,因此不敢亂說。

“現在有一股華夏軍活動在皖北山區,很是猖獗,你要留意”,麻田冇有看出什麼破綻,對高文和的回答很滿意,冇有再說什麼,麻田回身走向摩托車隊,高文和向麻田的背影深深的鞠了一躬,心想好險哪,如果麻田再問幾句其他的事情,自己肯定答不上來了,看著麻田的摩托車隊過去了,高文和纔回到自己的摩托車上,啟動自己摩托車,“吐,吐吐——”,馱著陸珊慢慢的經過了日軍檢查哨卡。

陸珊也是捏了一把汗,冇想到那個日軍中佐會問這些問題,很顯然對自己和高文和起了疑心,幸虧高文和機靈,不然今天自己和高文和就有大麻煩了,陸珊雙手緊緊摟著高文和,“文和,這個日軍中佐很古怪,問一些刁鑽的問題”。

高文和猛踩了幾下油門,摩托車車速提了起來,回答說:“這個日軍中佐不是古怪,是對我們起了疑心,我想我們這些人都冇有地下工作經驗,如果這樣大搖大擺的進坪山縣,弄不好會出問題的,要先辦法,找到另外進出坪山縣的路線”。

坪山縣麵積很大,人口有幾萬人口,這在民國時期已經是一個繁華的都市了,依山傍水,景色優美,有十幾條街,還有幾棟二三層樓房,隻是馬路很窄,還好陸珊和高文和騎得是摩托車,在狹窄的道路上也是行動自如。

坪山縣的港口不在坪山縣城內,距離縣城還有十幾華裡,不過為了運輸方便,港口到縣城之間,日本人修建了寬寬的柏油馬路,道路兩側是茂密的樹木,在距離長江江岸二百米左右的地方,設有日軍檢查哨卡,日軍哨卡基本上大同小異,和高文和、陸珊進入坪山縣時遇到的差不多,。

都是一個木製崗亭,黃色亭頂,右側插著一麵日本國旗,柏油馬路直通江岸,兩側壘起了高高的沙袋,充作人工掩體,上麵架著兩挺歪把子機槍,路中間是木製路障,氣氛森嚴,幾名日軍士兵在值守。

這一段長江走勢是由西北向東南,港口的東南是高高峭壁,高文和和陸珊躲在茂密樹叢裡,用望遠鏡仔細觀察峭壁頂上的情況,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個水泥碉堡,還有周圍遊動的日軍士兵,看來要想在峭壁頂上點燃篝火,給**轟炸機指引方位是很困難的,日本人已經有了防備。

港口的西北方向,地勢較為皮平坦,散落著一些民宅,還有日本兵巡邏隊回來回巡邏,一直向西北延伸有是十幾華裡,如果在十幾華裡以外點燃篝火,對夜晚的轟炸機起不到指引方位的作用,篝火最佳距離是距離港口一千米以內。

高文和騎著摩托車,馱著陸珊,沿著江岸向西北方向走了幾個來回,還是找不到合適的位置,陸珊有些焦慮的說:“文和,看起來這裡冇有合適的位置,如果在馬路上點燃篝火,就會很快被日本人發現,不但起不到指引轟炸機的效果,還會引起日本人的警覺”。

高文和冇有馬上回答陸珊的問話,騎著摩托車來到距離港口七八百米的地方,直通港口的馬路左側,有一排平房,平房都是磚瓦結構,紅牆白瓦,很是氣派,長長的,有二十幾米,裡麵是各色商家,大部分是酒館,還有幾家煙館,估計是為過往的日本人服務的。

高文和把摩托車停在馬路右側,正對著幾家酒館,低聲對陸珊說:“大小姐,我有個想法,峭壁頂上有日軍的碉堡,我們要想在山頂上點燃篝火,首先得解決山頂上的日軍,那樣太危險了,而且容易被日軍包圍,我們可以在這幾家酒館裡做文章”,陸珊看著對麵的幾家酒館,眼前一亮,有些興奮回答:“文和,你的想法是不是把這幾家酒館房屋點著,造成失火的假象,為我們的轟炸機指引轟炸方位”。

酒館內人來人往,在這裡指指點點,容易引起彆人懷疑,高文和啟動摩托車,掉頭向坪山縣城駛去,摩托車速度緩慢,為的是有時間觀察觀察周圍的形勢,“看來我們想到一塊去了,就是想辦法點燃這幾家酒館,夜晚大火熊熊,是最好的篝火,轟炸機一定能看到”。

陸珊想的問題比高文和複雜,有些憂慮的說:“文和,你想到其一,還有些問題冇想到,如果我們點著平房,酒館和客棧裡麵的人怎麼辦,夜半時分,房屋著火,會死人的,這個方法不妥”。

高文和停在摩托車,回身看著不遠處的平房,商鋪生意不錯,想了想說:“大小姐,我們山裡人家,都有建造倉房的習慣,倉房都是木板房,裡麵存放雜物,看冇看到,這一排磚瓦結構的平房後麵,就是一排排木板房,那就是倉房,裡麵都是雜物,肯定冇有人,是我們放火的最好地方”。

高文和的想法提醒了陸珊,陸珊也是心裡一亮,對呀,平房內有人居住,可以點燃後麵的板式倉房,倉房都是木製結構,更容易起火,還不能傷到其他人,一舉兩得,“文和,你的這個方法好,而且還不會引起日本人懷疑”。

高文和也為自己的突發奇想感到自豪,接著補充道:“我們午夜時分點著這些倉房,等到被髮現,撲滅這些大火最少得多小時,我們的轟炸機早就完成轟炸任務了,隻是隻有我們兩個不行,人太少,放火點著這一排倉房,需要把我們的人都調過來,最好來十幾個人”。

陸珊也對高文和的奇想感到興奮,這樣一來就可以順利的完成為**轟炸機指引方位的任務,還可以造成失火的假象,神不知鬼不覺,不但完成了任務,還可以順利撤退,留給日軍一個個猜想的空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