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中午時分,豔陽高照,是廬城一天最炎熱的時刻,整個機場街幾乎看不到幾個行人,機場街周圍都是日式住宅,是日本人的居民區,日本人在廬城僑民也不多,華夏人更是很少有人來,平時就比較冷清,現在天氣炎熱,更是冇有了行人。

機場街在廬城南部,緊靠廬城民用機場,再往南就是長江了,廬城民用機場飛機很少,乘客都是達官貴人和日本人,每星期隻有兩三班客機經過,主要是通向上海和北平,還有一班飛機通往東北滿洲。

霍家貿易書行,位於機場街甲a區,是一排臨街廂房,對於機場街甲a區,陸珊和高文和對這裡並不熟悉,不過因為在廬城最南端,很容易找到,馬路左側,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霍家貿易書行的招牌。

站在霍家貿易書行斜對麵的馬路上,高文和裝作很隨意的點起了一根香菸,用眼角餘光對四周進行了仔細巡視,冇發現什麼可疑的人,才放心的和陸珊向霍家貿易書行走去。自從有了上次山城西藥行被伏擊的經驗,高文和各項行動變得異常謹慎,和陸珊在一起,高文和更加警覺,看看是否有人跟蹤自己。

霍家貿易書行門口立著一塊高高的木牌,白底紅字,這是譚老闆和陸珊約好的信號,表明平安正常,可以見麵的意思,木牌上麵寫著各色書籍的價格:唐詩三百首十法幣,水滸傳二十法幣,西遊記十五法幣,上海最新時尚雜誌三十法幣起,最下方還有一行小字以上物品存貨不多,望各位客官抓緊時間購買,以上價格僅限於今天有效。

陸珊感到霍家貿易書行的書籍價格有些太貴了,上海最新時尚雜誌三十法幣起,三十法幣就是普通人家一個月的收入,陸珊心想譚老闆不會做生意,應該薄利多銷。

陸珊和高文和推門進了霍家貿易書行,裡麪店麵很大,空間很寬敞,光線充足,左右兩側是櫃檯,櫃檯上和櫃檯後麵的書架上,擺滿了各色書籍,書香四溢,在這炎炎夏日,給人以清新的感覺,擺滿書籍的櫃檯前,放置著幾把椅子,有幾名顧客坐在椅子上看書。

正對著門口是一個收銀台,霍家貿易書行裡麵夥計很少,有一個掌櫃模樣的人坐在收銀台裡,還有一個夥計在櫃檯裡忙活著,坐在收銀台裡的掌櫃的,看到有人進來了,忙站起來問:“先生,買點什麼,請進吧”。

陸珊看了看這個掌櫃的,三十多歲,黑色長衫,短頭髮,皮膚微黑的,帶著一副大號的眼鏡,一副商人模樣,慢慢的但是很清晰的說出了暗號:“掌櫃的,我想買書,買一本唐詩三百首,線裝的,我最喜歡最喜歡李白的一首詩了,欲求千裡目,更上一層樓,最有格局了”,說完,陸珊把一本唐詩三百首放在櫃檯上。

掌櫃的聽到陸珊的暗號,看到放在櫃檯上的唐詩三百首,驚異的抬頭看了看陸珊,看到是一個年輕的姑娘,衣著樸素,跟在她身後的是一個精乾的小夥子,頭腦中有些印象,掌櫃趕緊站了起來,拿起唐詩三百首看了看,回答說:“”姑娘,你記錯了,您說的詩,這不是李白的詩,是王之渙的詩,還有兩句是白日依山儘,黃河入海流,李白最有名的詩是望廬山瀑布”。

暗號對上了,雙方都有些興奮,因為霍家貿易書行還有幾個顧客,章掌櫃的向陸珊點了一下頭,平靜的說:“好吧,姑娘,你要的這本線狀的唐詩三百首,櫃檯裡冇有,在後麵書庫裡,跟我來吧”,說著,掌櫃的領著陸珊向後麵走去。

霍家貿易書行很寬敞,空間很大,櫃檯後麵是一個屏風,屏風後是一個長長的走廊,在走廊的最裡麵房間停了下來,房間的楠木門很考究,深紫色帶著花紋,掌櫃的回身對陸珊說:“姑娘,我們老闆在裡麵,裡麵是本店的書庫,你自己進去,自己選吧”,掌櫃的說完轉回身,沿著走廊回到前麵大廳裡去了。

陸珊輕輕的敲了敲門,然後推門進入了房間,房間裡就像一個書庫,一排排的木架子,木架子珊放著一摞摞的各式書籍和雜誌,還有報紙,緊靠窗台有一張木質桌子,譚掌櫃戴著一副眼鏡坐在桌子後麵,看到陸珊進來了,高興地站了起來,“陸珊,你可來了,我正想如何把情報給你送過去,快坐下,日軍機場被炸,我聽說了,哈哈”。

陸珊在譚掌櫃對麵坐下,有些急切的說:“譚掌櫃,我也很著急見到你,我們幾天前在鷹嘴嶺點起篝火,為**轟炸機指引目標,冇想到日本人動作很快,截斷了我們回去的路,我們隻能在山裡轉悠了幾天”。

譚掌櫃關心的問:“怎麼樣,我們的人冇有損失吧,我聽說矢村旅團有一個華夏通,叫什麼川島的,是箇中佐,在德國受過專門訓練,這個人很狡猾,也很精明”,陸珊笑著回答:“我們冇有損失,我們人少,目標小,現在我們在廬城東麵一個叫熊耳村的小山村,很安全”。

“這次轟炸效果很好,炸燬日本飛機有二十幾架”,陸珊接著說道:“譚掌櫃,多虧了你的情報,位置很準確,有是夜間轟炸,日本人根本冇來得及反應”,譚掌櫃也興奮的回答:“我們冇有損失,太好了,今天早上我從山城廣播電台裡聽到了日本人機場被轟炸的訊息,飛機損失二十多架”。

接著,譚老闆拿出一張哈德門煙盒紙,把煙盒紙遞給陸珊說:“這裡麵是日本人港口地理座標圖,日本兒在坪山縣修建了一個港口,坪山縣在皖北山區西部,原來隻是長江上的一個小港口,冇想到最近幾年,日本人進行了擴建,哪裡距離前線很近,運送物資補給更方便”。

哈德門煙盒紙是陸珊和譚掌櫃約好了的傳遞情報的信物,陸珊打開煙盒紙,隻見上麵寫著幾行小字,東經116.15度,北緯30.69度,長江北岸,坪山縣,陸珊知道這是日軍港口地理方位圖,心裡很激動,看著譚掌櫃感激地說:“譚掌櫃,謝謝了,每次都是你們提供情報,**係統在廬城的情報網幾乎癱瘓了,薑同誌怎麼樣,還安全吧”。

陸珊對於冒著生命危險,在虎穴狼窩裡營救自己的薑同誌,心裡充滿感激,對薑同誌的處境很擔心,不知道會不會受到變節分子的影響。

聽陸珊提到薑同誌,譚老闆麵色有些憂鬱,低聲說:“陸珊,前一段時間,我們的山城西藥房聯絡點被破壞,是我們內部保出了變節分子,這個內部變節分子對我不熟悉,但是和薑同誌很熟悉,隻是不知道薑同誌的具體位置,再一個薑同誌的名字也是後來重新起的,薑同誌現在冇有暴露,不過也是很危險的”。

“啊”,陸珊聽說這個內部變節分子對薑同誌很熟悉,心裡有些震驚,薑同誌的位置太重要了,不能有任何差錯,急忙說:“譚掌櫃,能不能確定這個內部變節分子的位置,我們會想辦法除掉他,赫平和高文和他們這方麵還是很有辦法的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