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午夜時分,山林靜悄悄的,白天嘰嘰喳喳的小鳥不知道隱藏到哪裡去了,“答,答——”,陸珊覺得時間凝固了,隻有自己手錶的跳動聲,陸珊盯著自己的手錶,聽著錶針的轉動聲,零點三十分整,陸珊猛的站了起來,命令道:“點火,快”。

大家得到陸珊的命令,一起動手,點燃草堆,由於事先準備了汽油,隻要劃著一根火柴就能夠引燃草堆,樹枝和雜草堆隊堆得很高很高,很快就燃燒起來,“呼,呼——”,微風吹動,火借風勢,風助火威,火堆熊熊燃燒,似呼映紅了半個天空。

“吱吱,吱吱”,遠處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,不好是迫擊炮彈的聲音,高文和大喊道:“臥倒,臥倒”,伸手摟住身邊的陸珊,一起臥倒在草地上,向右側一滾,離開火堆有機米,“轟,轟——”,幾枚迫擊炮彈落在火堆附近。

日軍發現了山頂上熊熊燃燒的火堆,知道有問題,但是夜晚情況不明,距離又遠,隻能用迫擊炮攻擊,但是山林之中,迫擊炮的殺傷力有限,雖然很有氣勢,隻不過濺起一片一片雜草樹枝,一枚迫擊炮彈正好擊中一個火堆,火堆中的雜草樹枝被炸的四散飛揚,又引燃了周圍的樹木和樹叢,反而使火勢更加威猛了。

高文和趴在草叢中,仰望著天空,有些著急的說:“陸參謀,咱們的轟炸機還冇有到,再遲一會兒,機場裡的日本兵就會衝過來”,陸珊冇有回答高文和的問話,心裡默唸著,轟炸機,快些來吧,這裡距離日軍太近了,多待一分鐘,就多一分危險

正在這時,天空中傳來了飛機的轟鳴聲,轟鳴聲由遠而近,彷彿就在頭頂上,**轟炸機準時趕到,大家抬頭仰望天空,可惜夜空茫茫,夜色深沉,隻能聽見飛機的轟鳴聲,看不見飛機在哪裡,緊接著從日軍機場方向傳來了的巨大的轟炸聲。

“轟,轟——”,高文和把陸珊扶起來,一起向日軍飛機場看去,隻見山腳下的日軍飛機場已經變成一片火海,第一波轟炸已經完成,十幾架飛機熊熊燃燒著大火,火勢凶猛,照亮了整個山穀,機場警報聲四起,通過望遠鏡陸珊看到機場狼狽不堪,飛機翅膀,飛機軲轆以及其他了飛機碎片四處橫飛,還有一些日軍士兵身上燒著火,四處亂穿,大聲哀嚎。

看到日軍機場被轟炸的樣子,陸珊心裡無比暢快,終於有機會也讓日本人嚐嚐被轟炸的滋味,頭頂上又傳來了飛機的轟鳴聲,第二輪轟炸開始了,十幾聲巨響之後,日軍飛機場的飛機幾乎都被炸燬,**轟炸機的轟鳴聲漸漸遠去,消失在茫茫的夜空,轟炸結束,戰果輝煌。

這次轟炸日軍機場,比陸珊她們上一次炸燬日軍機場的戰果大多了,上一次炸燬的日軍機場,隻是日軍一個簡易的臨時機場,這次日軍的這個機場,可是皖北地區日軍的主要機場,既有轟炸機,又有戰鬥機,數量也翻了一番以上。

看著日軍機場熊熊的大火,陸珊領著幾個人有些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山頂,時間不早了,冇時間觀看日軍機場被炸的景象,沿著原來的路,返回老韓村,拂曉時分幾個人來到了顧老漢家後山坡上,高文和做了一個停止前進的手勢,自己舉起望遠鏡觀察山下的動靜。

山腳下的老韓村靜悄悄的,冇有任何變化,不遠處的公路上確實熱鬨非凡,日軍巡邏車和巡邏摩托車隊每隔幾分鐘就會呼嘯而過,高文和看了一會兒,把望遠鏡遞給赫平,轉回身對陸珊請示到:“陸參謀,日本人似呼發現了我們,隻是還不知道我們的具體位置,已經把公路封鎖了,我們在待在老韓村太不安全了,隨時可能被日軍發現,應該馬上轉換行動方向”。

赫平觀察了一會兒,附和高文和的話:“是的,文和說的冇有錯,日軍已經知道有人點燃篝火,指引飛機轟炸,已經把公路封鎖了,我們此時穿過公路太危險了,還得想彆的辦法”。

陸珊透過望遠鏡觀察著公路上的形勢,正好有一個摩托車隊通過老韓村南麵,摩托車隊有十幾輛三輪摩托車,車上的日本兵荷槍實彈,還架著幾挺歪把子機槍,浩浩蕩蕩向北麵駛去,看樣子日軍已經掌握了一些情報,公路封鎖了,看來自己幾個人隻能在山裡待上一段時間了。

陸珊放下望遠鏡,回身看著高文和和赫平問:“現在,穿過公路太危險了,我看到日軍摩托車隊,都配有歪把子機槍,我們隻有幾隻短槍,你們二位有些什麼好的辦法”。

赫平回身看了看高高的山峰,思索了一會兒回答:“我看,既然日本人不讓我們回家,我們就暫時不回去了,但是必須馬上離開這裡,敵人回很快開始搜山,我們先在山裡轉悠幾天,我們可以向南,去廬城附近看看,尋找機會,在哪裡也可以打擊日本人,把日本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,我們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回家了,燈下黑,日本仁肯定想不到我們會回廬城”。

赫平的建議陸珊很讚成,她覺得及經過幾個月的接觸,一起生死與共,赫平變化很大,由原來的消極謹慎,變得積極主動了了,於是下達命令:“赫參謀的建議很好,我們一直向南,去廬城附近看看,找機會打擊日本人,把日本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廬城,我們再想辦法回家回家”。

廬城東關,矢村旅團直屬隊駐地,淩晨時分,川島突然接到命令,廬城東北方向的十三號飛機場遭到轟炸,日軍在華夏的飛機場都是編號的都是機密,一般人不瞭解,聽到飛機場遭到轟炸,川島愣了好一會兒,纔回過神來,華夏軍的空軍很弱小,幾乎可以等於零,冇想到會突然轟炸日軍機場,而且還是在夜間。

接到矢村司令官的命令,川島急忙帶著幾百名日本兵,分乘十幾輛卡車,風風火火的出了廬城東關,直奔十三號飛機場而來。

廬城城東有兩條公路,一條向東南,通向蘇北,一條向東北,通往豫東,十三號飛機場距離廬城有二十多公裡,在廬城東北,川島急忙帶著幾百名日本兵,分乘十幾輛卡車,沿著通往豫東的公路,奔向東北方向的十三號飛機場,雖然隻有二十多公裡,但是山區道路曲折狹窄,汽車的車速提不起來,經過一個多小時,川島帶人才趕到十三號飛機場。

日軍十三號機場,位於兩山之間的山坳中,機場西麵的高峰叫鷹嘴嶺。鷹嘴嶺山腳下有一條小河,小河水靜靜的流淌,小河自西向東,北麵是一塊小平原,小平原由北向南延伸,長度有五千米,寬度有二千米,是一個天然的飛機場,而且非常隱秘,不容易被髮現。

冇想到人算不如天算,如此隱秘的場所,還是被華夏軍發現了,華夏軍太狡猾了,川島望著被炸的黑煙滾滾的機場,心中感歎,華夏人口眾多,其中不乏奇怪異能之士,冇有周密的計劃,準確的地理座標圖,在黑夜,茫茫夜空,飛機是不可能找到十三號機場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