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炸燬了日軍的運輸車隊,擺脫了日軍的追擊,大家心情舒暢,李久福幾個人已經攀上了山頂,陸珊心想好險哪,幾乎被日軍的追兵纏住,這會兒好了,翻過這座山峰,沿著山穀一直向東,就可以回雲橋寨了,幾個受傷的弟兄可以得到醫治了。

看著李久福幾個人已經登上了山頂,高文和回身說道:“大家加快速度,堅持到山頂,我們在休息”,“是,加快速度”,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,和日軍激戰了整整一個上午,還要爬上,還得揹著受傷的傷員,大家都疲倦以及,聽說到山頂就可以休息了,心裡都充滿了期盼。

突然,已經爬上山頂的李久福做了一個停止前進的手勢,高文和急忙轉身命令:“隱蔽,停止前進”,又低聲對陸珊和赫平說:“陸參謀,赫參謀,有情況,我們到前麵去看看”,三個人迅速撥開茂密的樹枝,緊走幾步來到了山頂。

看到高文和幾個人上來了,李久福指著對麵的山坡說:“排長,有一股敵人已經到對麵山坡了,直奔我們方向而來”,高文和舉起望遠鏡,觀察著對麵山坡的動靜,果然有一股日本兵到了對麵山坡,人數不詳,估計二三百人,正在靜悄悄從山坡上下來,有一些日本兵已經到了穀底,距離高文和的位置不足二百米。

好險哪,高文和心裡說,幸虧李久福機靈,高文和把望遠鏡遞給陸珊說:“陸參謀,敵人很狡猾,一點聲息都冇有,是想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,不能在向北走了,容易和敵人發生衝突,必須馬上改變行軍方向”。

陸珊舉起望遠鏡,看到對麵的山坡上多處樹枝晃動,日本兵的刺刀和鋼盔在陽光下散發著耀眼的光,估計有幾百人,雖然人數眾多,但是行動起來冇有一點聲息,陸珊低聲說:“文和,我看到了,敵人來的很快,我們必須馬上改變行軍方向,不能回雲橋寨了”。

魯明從山坡上爬了上來,急切的對高文和說:“排長,剛在和我們糾纏的那股敵人,又追上來了”,腹背受敵,情況危急,高文和問:“距離我們有多遠”,魯明回答:“我估計了一下,有一千米左右”。

陸珊也感到形勢嚴峻,但是她是最高指揮官,任何情況都要保持鎮靜,不能有一絲慌亂的表現,陸珊沉穩的說:“文和,山地作戰還是你們經驗豐富,一切聽你們的”,高文和舉起望遠鏡向對麵山坡上看了看,日軍已經在穀底完成了集結,分成幾路,好在還冇有發現他們,高文和放下望遠鏡建議:“我們暫時不能回雲橋寨了,那樣一定會與日軍遭遇,雲橋寨也容易暴露”。

“陸參謀,我建議向西南方向突圍”,高文和急切的說:“從這裡向西南,不遠就是野豬嶺,那裡有個土匪留下的山洞,我們隱蔽在哪裡,和日軍周旋”,“好,聽文和的,向西南方向突圍,引開敵人,不能讓他們找到雲橋寨,目標土匪山洞,行動吧”,陸珊堅定的說,她心裡對高文和充滿了信任。

“老李,你在對山裡熟悉,你和大貴帶路”,高文和命令道:“一定不能走錯路,我和魯明斷後,陸參謀,赫參謀和幾名受傷的弟兄在中間”,“是,我們帶路”,李久福和郝明貴答應了一聲,轉身向西南方向走去。

皖北山區夏季多雨,剛纔還是晴空無雲,大家向西南突圍,冇有走多遠,烏雲密佈,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,山林樹木茂密,又下了大雨,道路泥濘濕滑,行走困難赫平擔心的看了看:“文和,我們行動太慢了,敵人會不會追上來”。

高文和停住了腳步,轉身看了看天色,雲層越聚越密,冇有停歇的意思,充滿信心的說:“放心吧,我們走不快,敵人也走不快,我們難,敵人也難,何況這股日軍還冇有發現我們的行動方向,一定可以甩開他們”。

郝明貴插話道:“赫參謀,雨下的越大,我們越安全,說不定一會山洪爆發,淹死這些小鬼子,哈哈”,赫平歎息道:“哎,我在山裡就像瞎子,連方向都分不清,隻能聽你們的了,快走吧”。

黃昏時分,雲層漸漸散去,雨停了下來,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行軍,陸珊和高文和一行人終於到達了土匪留下的山洞,李久福和郝明貴先爬上了山洞,然後豎下幾根藤條,大家抓著藤條接二連三的爬進山洞。

陸珊守在洞口,看到二十幾名戰士都安全的爬進了山洞,在鬆了一口氣,吩咐道:“文和,把洞口偽裝好,老山哥給弟兄們簡單包紮包紮,大家休息休息吧”,“是,陸參謀”,高文和、張大山答應著。

在最裡麵的一個向山洞裡,就像一個獨立的小房間一樣,地上鋪滿的稻草,陸珊也學著大家一樣,躺在了厚厚得到草上,才感到腿疼腰痠,渾身像散架了似的,山區作戰真是不易,自己走了一個下午就感到受不了了,陸珊心想,高文和、李久福他們每人還要揹著步槍,隨身帶著幾枚手雷或者手榴彈,一定比自己辛苦多了。

陸珊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,“啪,啪”,兩聲槍響,驚醒了睡夢中的陸珊,她看了看手錶,手錶指針你的指向八點一刻,也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,陸珊心想,有槍聲一定有情況,她迅速的爬起來,疾步走出了自己的小山洞,接著微弱的月光,陸珊看到高文和和赫平、李久福聚集在山洞洞口,緊張的觀察山洞外的情況。

陸珊來到高文和身邊,輕聲地問:“文和,有情況,剛纔我聽到兩聲槍響”,高文和還冇來得及回答,山洞外麵有響起了幾聲槍聲,“啪,啪——”,高文和輕聲回答:“陸參謀,敵人已經到了山洞外麵,在洞口下方就有一夥日本人,他們正在搜山”,山洞裡光線很暗,看不清高文和的表情,但是從高文和的口氣中,陸珊也感到情況很緊急。

陸珊透過山洞洞口的縫隙,向外麵觀察,天氣很好,月光如水,灑滿了山林山嶺,山洞洞口不遠處人影晃動,樹枝搖曳,似呼有人在活動,夾雜著幾聲嘈雜的喊聲,陸珊低聲說:“文和,時間長了,日本人容易發現我們,我們這裡也不安全,得想個辦法,擺脫這夥日軍”。

高文和冇有回答,而是拽著陸珊和赫平向山洞裡麵走去,三個人來到陸珊休息的小山洞,高文和建議:“陸參謀,赫參謀,我們這樣不行,困守山洞,時間長了,日本人一定會找到我們,我們應該把這夥日本人引開”。

“啊,引開日本人”,陸珊和赫平同時驚訝的看著高文和,“我們隻有一個出口,外麵還有日本人搜尋,怎麼才能把日本人引開,現在出去,肯定會暴露的”。

高文和笑了笑,回答:“土匪們很聰明,這個山洞有山泉流進來,不然冇有辦法生存,陳凱醫生說天然的山洞都是貫通的,現在山洞裡很涼爽,一點也不悶熱,通風良好,我猜想一定還出口,我馬上找一找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