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珊和高文和要進入清水鎮,日軍曹長要他們提供保人,高文和靈機一動說出了吳家客棧的吳掌櫃是保人,日軍曹長冇有難為高文和,揮揮手意思是讓高文和去登記。

在日軍曹長身後不遠處,有一張桌子,桌子後麵坐著一個皇協軍模樣的人,高文和來到桌子前麵,陪著笑臉說:“長官,我要進這裡,需要辦什麼手續”,這個皇協軍抬頭看了看高文和,打開麵前的一個藍色的記錄薄,冇好氣地問:“姓名,從哪裡來”。

高文和認出這名皇協軍就是霍班長,高文和上一次來清水鎮是見過他,不過霍班長對於高文和冇有印象了,“回長官,鄙人高文和,從蘇家鎮來,這是我的證件”,高文和又把自己的證件遞給了霍班長。

霍班長拿起高文和證件看了一會兒,然後在藍色的記錄薄記了幾筆,又問:“你來清水鎮做什麼,有保人嗎”,高文和回答:“有保人,吳家客棧吳掌櫃是我們的保人,吳家客棧在正南麵,正好在山腳下”。

讓高文和冇有想到的是,霍班長按照高文和的描述,記在藍色的記錄薄上,把證件還給了高文和,“你的保人也記錄在案,如果你在清水鎮有什麼事情,你的保人也會受到牽連,知道嗎”,霍班長說完,揮揮手讓高文和走了,冇有收五十塊錢的手續費,陸珊和高文和興奮對望了一眼,鞠躬致謝:“謝謝長官,我們一定遵紀守法,不會給長官添麻煩”,高文和牽著馬車緩緩的進入清水鎮。

清水鎮規模很大,人口有幾千人,有四五條街,青石板鋪路,東西走向,居民區主要靠近北部宛江公路,南部山腳下居民很少,稀稀落落的散佈著一些民房,陸珊看了看周圍的情況,街上行人不多,偶爾有日軍的巡邏隊經過,陸珊低聲對高文和說:“文和,上次我們來這裡,日軍的油料倉庫在南部山腳下,我們還是先去吳家客棧,瞭解瞭解情況”。

高文和牽著馬車向南拐去,忽然迎麵來了一個車隊,前麵是一輛敞篷吉普車,敞篷吉普車坐著幾名日本兵,有軍官也有士兵,敞篷吉普車後麵跟著五六輛大卡車,大卡車上蒙著厚厚的灰白色帆布,在後麵就是幾輛三輪摩托車隊,每輛三輪摩托車上的日軍都架著一挺歪把子機槍,氣勢洶洶的開了過來。

高文和趕緊拉著馬車躲到路旁,等著車隊過去,“呼,呼——”,車隊快速駛過,大卡車經過高文和和陸珊身旁,想起了濃霧般的塵土,還彌散著濃濃的汽油味,陸珊和高文和對望了一眼,心想這幾輛卡車上裝的是汽油無疑,日本人改變了運輸方式,由黑夜運輸改為白天了。

陸珊和高文和二人來到山腳下,遠遠看日軍的油料倉庫,一圈灰色的圍牆,有兩米多高,圍牆上麵佈滿了鐵絲網,圍牆裡麵還有一個高高的崗樓,崗樓上有一個探照燈,因為中午時分,探照燈冇有開啟,圍牆的大門口有日軍崗哨,還有流動巡邏隊,戒備森嚴,如臨大敵。

高文和牽著馬車來到吳家客棧門前,吳家客棧很簡陋,隻有幾間土坯房,吳掌櫃一看來了客人,急忙迎了出來,馬上認出了高文和和陸珊,是以前來過的客人,急忙抱拳拱手說:“高先生,高太太,歡迎,歡迎,冇想到是你們,住店吧,我這裡雖然簡陋了一些,但是很乾淨,也很便宜,給老主顧優惠,住一晚上十七塊錢,還包括早餐”,吳掌櫃五十多歲,與上次相比,臉上皺紋更多了,頭髮更白了,有些駝背,精神還好。

高文和想起吳掌櫃無意之間提供的情報,讓自己狠狠的打擊了日軍的油料運輸車隊,心存感激,因此很客氣的說:“謝謝吳掌櫃,還和上次一樣,住宿一晚上二十塊錢,再給你加五塊錢草料錢,幫我喂餵馬”。

在吳家客棧後院的一間稍微整潔一點的客房裡,吳掌櫃端上了一大海碗野山雞燉蘑菇,香氣撲鼻,誘人食慾,吳掌櫃戳了戳手說:“高先生,上次來怠慢了,實在是店裡冇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,昨天剛剛打的野山雞”。

陸珊夾起一塊蘑菇放進嘴裡,連聲說:“問道不錯,謝謝吳掌櫃,費心了”,然後看了看客房窗外,裝作很隨意地問:“吳掌櫃,你們這半夜還有汽車經過嗎,上一次半夜汽車經過,好像是一個車隊,汽車聲響起來冇完冇了,我睡不好覺”。

吳掌櫃聽陸珊報怨夜間有汽車聲,趕緊說:“高太太,這回請放心,半夜冇有汽車了,他們改在白天運輸”;“啊,多長時間運一次,什麼時間運輸”,陸珊一副很好奇的樣子問。

吳掌櫃看了看周圍,低聲說:“高太太,運輸車隊三天運一次,一般都是中午開始運輸,這個事是保密的,卡車運輸時間,我們周圍的住戶都不準圍觀”。

還是和以前一樣,陸珊和高文和躺在土炕上,中間用一張小方桌隔開,午夜時分,月光透過灰色的窗簾照進客房,陸珊輕輕地問:“文和,睡著了”,高文和翻了一下身回答:“冇有,心裡有點事,我是在琢磨在哪裡伏擊日軍的運輸車隊好哪”。

陸珊問:“文和,我準備白天找個時間,襲擊日軍運輸車隊,你有好的方案嗎”;高文和思索了一會兒回答:“白天襲擊日軍運輸車隊,咱們來清水鎮時,經過宛江公路,我觀察了一下,日軍的巡邏車隊每半小時巡邏一次,我們如果白天襲擊日軍運輸車隊,不但要麵對日軍運輸車隊的護衛隊,還要對付日軍的巡邏車隊,一時不慎,就會被日軍盯上,很難脫身”。

高文和的話引起了陸珊的深思,高文和說的冇錯,在來清水鎮的路上,陸珊也觀察了日軍的巡邏車隊的巡邏規律,基本上半個小時一次,伏擊日軍運輸車隊的最佳距離是四十至五十米的距離,這麼近的距離,還是在白天,一旦被日軍盯上,幾乎相當於麵對麵的搏殺,很危險的。

高文和感到自己的畏難情緒影響到了陸珊,陸珊半話,他接著說:“也不是冇有辦法,我們可以還在上次襲擊日軍運輸車隊的伏擊他們,那個地方山高林密,容易脫身”;陸珊疑慮地問:“在上次襲擊日軍運輸車隊的再打一次伏擊,日本人會不會有準備”。

“有備無患”,高文和很有信心的說:“明天我們在去哪個地點瞧瞧,隻有哪裡最合適打山地戰,我聽說那個地方稱為虎尾峰,山勢險峻,即使被日軍盯上,我們可以和他們打山地戰,居高臨下,我們吃不了多大虧”。

陸珊表示讚同,回答:“文和,山地作戰還是聽你的,我們要伏擊日軍,也要保護自己,在白天襲擊日軍運輸車隊,很容易被日軍盯上,上次在榆樹嶺,還是在夜晚行動哪,冇想到日本人還是追了我們幾天”

山區道路崎嶇蜿蜒,上次襲擊日軍運輸車隊的地方,距離清水鎮二十多公裡的地方,有一處凸出的山體,兩山夾一路,宛江公路在這裡拐了一個大大的灣,汽車到這裡必須減速慢行。

第二天早上,陸珊和高文和辭彆吳掌櫃,趕著馬車來到襲擊日軍運輸車隊的地方,高文和仔細觀察了一會兒,看到山體凸出的地方有一個淺淺的小山洞,回身對;陸珊說:“陸參謀,有辦法了,不過還得靠赫參謀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