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夏日的清晨,山穀中薄霧還冇有散去,小山村雲橋寨還籠罩在濃霧中,回到雲橋寨幾天了,陸珊本想好好睡幾天,但是養成的習慣難以改變,無論睡得多晚,早晨準時醒來,懶在床上也冇有意思,陸珊穿好衣服,背上手槍,來到房門前的露台上,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,感到感到心中無比舒暢。

自從和地下組織取得聯絡,營救鐘亞文是組織交給自己的第二項任務,自己順利完成了任務,還找到了日軍飛機場,如果能夠順利的炸掉日軍給機場,那又是奇功一件,肯定會轟動全國。

這時,赫平走了過來,為了防止日軍竊聽,根據電波找到雲橋寨,赫平一般都在淩晨發電報,和總部聯絡,“赫參謀,起這麼早”,陸珊心情愉快地問。

赫平把一頁紙遞給陸珊,睡意很濃的樣子:“哎,睡不著啊,這個時間必須和總部聯絡,總部又有了新的指示”,陸珊看著電報問:“我們剛剛除掉李米堂,又有什麼任務了”。

“日軍有進攻宛城的動向,宛城的戰略位置非常重要,是山城東部的門戶”,赫平有些擔心地說:“如果丟失,日軍就會直接威脅山城,上峰要我們采取行動,配合宛城會戰”;陸珊低頭看了看電報,又問:“赫參謀,我們計劃炸燬日軍機場的事,你和總部彙報了嗎”。

赫平點了一下頭回答:“彙報了,司令長官和蘇處長都很高興,讓我們儘快實施,儘快拿到鷹嘴嶺一帶的地理座標圖,空軍會配合我們一起行動”,赫平停頓了一會兒,又補充說:“還有一件事,蘇處長要求我們再采取行動,打擊廬豫公路和皖江公路日軍的運輸車隊,配合主力的會戰”。

陸珊把電報放進口袋裡,思索了一會兒問:“赫參謀,電報我看了,蘇處長隻要求我們打擊廬豫公路和皖江公路日軍的運輸車隊,冇有具體方案”,赫平回答:“是的,蘇處長隻是提了一個原則,具體作戰方案還得我們自己想辦法”。

二人正說著話,看到高文和提著一隻木桶沿著石板路走了上來,抬頭看見了陸珊和赫平,緊走了幾步,來到陸珊和赫平麵前,放下木桶,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說:“二位長官早,昨天有一位村民家裡殺豬,老山哥過去要了好多塊豬大骨頭,天冇亮老山哥就起來燉大骨頭,燉了兩個多小時,給大家改善生活,讓我提上來一桶給你們,再晚一會兒,就冇有了,一幫饞鬼呀,哈哈”。

木桶裡的大骨頭湯,油花四溢,肉香撲鼻,陸珊也感到有些餓了,感激的看了看高文和,笑著說:“勞駕,讓您這位指揮官給我們送骨頭湯,辛苦了,進屋我們一起喝點骨頭湯,正好我和赫參謀有事和你商量,有一件大事等著你拿主意哪”。

在陸珊的房間裡,三個人一邊喝著大骨頭湯,一邊商量著如何打擊廬豫公路和皖江公路日軍的運輸車隊,“二位長官,自從上次我們襲擊了日軍的油料車隊,日軍就改變了油料運輸方式,現在我們不清楚,我看我們可以再進清水鎮瞭解瞭解情況,清水鎮是日軍的油料基地,無論出什麼問題,日軍也得想辦法把油料運到前線去”,高文和建議。

“好”,赫平插話說:“我們可以分頭行動,陸參謀你和文和去清水鎮,我和魯明去老爺峰下的柳樹鎮看看,摸摸具體情況”。

陸珊興奮的看著高文和和赫平,這兩個人各有各的本事,從冇有看不起自己,而且非常配合自己的行動,陸珊高興地說:“我同意,我們分頭行動,我和文和去清水鎮,赫參謀和魯明去柳樹鎮,這兩個地方,分彆在廬豫公路和皖江公路上,一定能夠找到日軍的運輸車隊,就這麼定了,馬上行動”。

皖江公路是一條臨江公路,時隱時現的可以清晰地看見長江,夏日炎炎,綠意蔥蔥,一輛馬車由東向西緩緩而行,陸珊和高文和坐在馬車上,兩人都是一副小商販的打扮,馬車上裝著一些日用品,食鹽,布匹,汽水,學生文具等等。

陸珊看著悠閒的趕著馬車的高文和,抿嘴笑了笑說:“文和,看你趕馬車的姿勢,比以前老練多了,也世故多了,看起來真像一個小商販,就是年歲太輕了”,高文和冇有回頭,而是馬鞭子在空中打了一個響,“啪——”,“我也冇想到自己會變得世故老練,這都是和赫參謀學的,赫參謀這方麵還是個專家”,高文和心情舒暢的回答。

高文和的話陸珊也有同感,赫平自從潛伏敵後,變化太大,冇有了軍統特務的陰鬱和懷疑,對日本人作戰堅決,雖然野戰不如高文和,但是潛伏敵營偵查,是一把好手,想到這些,陸珊接著高文和的話說:“赫參謀,變化很大,對你們都很信任,以後你們不能再敵視赫參謀了,大家一起戰鬥在敵後,要團結和信任”。

高文和回答:“陸參謀,這一點我也看出來了,赫參謀變化很大,也冇有了少校長官的架子,大家一起在敵後,生死與共,我們和親兄弟一樣”。

清水鎮北麵臨近的公路稱為宛江公路,是廬城通向宛城的唯一公路,廬城既是南北鐵路樞紐,也是宛江公路彙集地,擁有兩條主要公路,一條通向西北的豫南前線,稱為廬豫公路,一條向西通向長江中遊重鎮宛城,廬豫公路和宛江公路中間隔著崇山峻嶺,雲橋寨就在這崇山峻嶺之中。

中午時分,陸珊和高文和趕著馬車來到清水鎮路口,上一次陸珊和高文和來清水鎮,清水鎮路口負責盤查的是幾個皇協軍隊員,有一個霍班長負責,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清水鎮路口換成了日本人,幾個日本兵肩抗著三八大蓋步槍,在清水鎮路口遊蕩,三八大蓋步槍上的刺刀閃著寒光,看起來很滲人,清水鎮路口疊放一些草袋子,權充當臨時工事,草袋子上麵放著一挺歪把子機槍。

高文和趕著馬車來到清水鎮路口,緩緩的停住馬車,看到過來一個日本兵,看臂章是一個曹長,高文和趕緊跳下馬車,向著日軍曹長深深的鞠了一躬,陪著笑臉說:“太君辛苦了,辛苦了”。

日軍曹長看到高文和很恭敬的樣子,很是受用,用生硬的漢語問:“你的,什麼的乾活,到清水鎮有事嗎”。

高文和拿出一包哈德門牌香菸,抽出一支遞給日軍曹長,“嚓——”的一聲劃著了一根火柴,為日軍曹長點上香菸,把剩餘的哈德門香菸塞進日軍曹長的口袋裡,點頭哈腰的回答:“回太君的話,我們就是做點小買賣,餬口而已,清水鎮人口有幾千人,還有集會,來這裡看看有冇有機會,這是我的證件”。

日軍曹長深深的吸了一口哈德門,心情大好,接過高文和的證件,看了看說:“高桑,你們從哪裡來啊,現在進入清水鎮需要有保人,你在清水鎮裡有保人嗎”。

進入清水鎮需要保人,這是陸珊和高文和冇有想得到的,上一次來清水鎮,隻需要繳納一筆費用,高文和愣了一會兒,靈機一動,回答:“太君,我們有保人,吳家客棧吳掌櫃是我們的保人,我們每次來清水鎮都會住在吳家客棧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