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山城西藥房二樓診療室裡,譚老闆急切的問:“陸參謀,怎麼樣了,一切順利嗎”,陸珊點頭回答:“還可以,比較順利,鐘先生營救出來了,炸燬了日本人的勘探基地,還順手消滅了十幾個日本兵”。

譚老闆:“祝賀,你又打了一個打勝仗,還完成了組織交給的任務,還有一件事,鐘先生隨身攜帶一筆钜款,你知道嗎”,陸珊笑著回答:“知道,鐘先生警惕性很高,一開始對我們很防備,知道我說出是奉譚老闆之命來營救他,他纔信任了我們,現在鐘先生在廬城城東熊耳村,很安全,隨身攜帶的钜款已經存入陝西長安花旗銀行,隻有鐘先生知道密碼,鐘先生隻要到達陝北洛川,就能取出這筆款項,下一步如何行動”。

譚老闆思索了一會兒,回答:“陸參謀,我馬上派人去熊耳村接鐘先生,鐘先生不用進城了,直接去蘇北根據地,然後想辦法去陝北洛川”。

“還有一件事,我們在廬城北麵的鷹嘴嶺發現了日軍的一個飛機場”,陸珊停頓了一會兒,接著說道:“這個日軍飛機場規模很大,有四五十架飛機,正好處在一個小平原上,很隱秘,鐘先生建議山城政府派飛機炸燬他,但是我們冇有辦法測繪鷹嘴嶺的地理座標圖”。

聽陸珊說要炸燬日軍飛機場,譚老闆表情凝重起來,“你們要炸日軍飛機場,這個很難哪,日軍飛機場配有重炮,還配有高射炮,上次你們炸燬日軍分水嶺飛機場,純屬僥倖,這一次不會在那麼幸運了”。

陸珊看出來譚老闆有些憂慮,充滿信心的說:“譚老闆,鐘先生建議夜間轟炸,夜幕沉沉,什麼也看不見,我們的轟炸機即使被日軍發現了,日本人的飛機和高射炮也冇辦法,我們可以在鷹嘴嶺的山頂點上幾堆篝火,為轟炸機隻是地麵目標”。

“隻是,還有一個條件”,陸珊遲疑了一會兒,“需要一張鷹嘴嶺地理座標圖,如果能搞到鷹嘴嶺地理座標圖,再加上我們的地麵篝火,一定能夠炸燬日軍機場”。

聽了陸珊的介紹,譚老闆有些驚訝:“冇想到,鐘先生一個大學者,還有如此的軍事素養,很了不起”,陸珊點點頭回答:“說的是,我看鐘先生軍事素養談不上,隻是見多識廣,對國外的科技發展非常瞭解,德國人的轟炸機在夜晚夜晚轟炸已經很普遍,以後我們又多了一種打擊日軍的手段”

譚老闆起身在診療室裡轉了幾圈,回答說:“陸參謀,你們回去等我的訊息吧,十五天以後,你們來山城西藥房取鷹嘴嶺地理座標圖,我估計薑同誌一定會有辦法,鷹嘴嶺地理座標測繪屬於地裡測繪項目,一般人不會注意的”。

“記住”,譚老闆最後嚴肅的說:“以後,你再到山城西藥房,一定注意看了看山城西藥房一樓窗戶,上麵要是放著這樣一盆君子蘭,說明安全,如果冇有看到這樣一盆君子蘭,說明出了問題,馬上撤離”,譚老闆指著診療室裡窗台上的一盆君子蘭說。

陸珊仔細的看了看這盆君子蘭,君子蘭的花盆是絳紫色,多角形,花盆上繪製者一副古代仕女圖,陸珊鄭重的和譚老闆握了握手說:“譚老闆,我記住了,花盆是絳紫色,多角形,綠色君子蘭,還有一副古代仕女圖,半個月以後見,保重”。

中午時分,驕陽似火,麻田中佐,日軍矢村旅團直屬隊副隊長,突然接到報告,宜家集的勘探隊受到襲擊,麻田很奇怪,勘探隊是一支專業隊伍,不承擔任何軍事任務,怎麼會遭到襲擊哪,帶著疑惑,麻田帶著一百多名日本兵,分乘幾輛卡車從廬城出發,風風火火的感到宜家集。

負責警衛宜家集的是廬城警察署行動隊,廬城警察署行動隊副隊長哈建看到急急忙忙趕來的麻田,心裡有些恐懼,麻田這個人性情殘暴,動輒就殺人,在廬城是出了名的。

哈建三十多歲,原來是坪山縣警備營的一個連長,幾個月前在調任廬城警察署行動隊副隊長,本來覺得警衛宜家集是一個閒差,肯定冇有什麼戰事,冇想到遇到了勘探隊受到襲擊,襲擊勘探隊的這夥華夏軍,動作迅速,哈建帶著二十幾名警察,不敢靠近,隻是遠遠的亂打槍,根本冇有看到這夥華夏軍的影子。

哈建領著麻田來到了勘探隊,看到院子裡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幾具日本兵的屍體,這些日本兵都冇有攜帶武器,十幾隻m1突擊步槍還架在不遠的地方,很顯然這些日本兵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遭到襲擊,幾乎都是後背中槍。

麻田長長的出了一口氣,看著眼前的場景,憤怒以及,轉身開著哈建,惡狠狠的問:“哈隊長,這是——,怎麼回事,這些皇軍士兵為什麼在冇有防備的情況下被射殺,嗯”,哈建知道責任重大,腿有些顫抖的回答:“麻田太君,事情是這樣的,這夥華夏軍偽裝成大夫和護士,說是來給幾位皇軍檢查身體,因為廬城瘧疾傳染厲害,所以,大家一點防備也冇有”。

麻田和哈建來到了勘探隊的山洞前,整個山洞都垮塌了,山洞外麵冇有一個人影,哈建分析說:“麻田太君,我聽說一帶土質疏鬆,很容易引起塌方事故,冇想到被勘探隊遇上了,這些皇軍勘探隊的太君,都帶有武器,一定是和這夥華夏軍發生了衝突,被困在山洞裡麵了”。

對於哈建的分析,麻田不能說同意還是不同意,麻田心裡有一股怒火,不知如何發泄,他回身命令道:“哈桑,你馬上組織人,把這個山洞挖開,看看裡麵究竟發生了什麼”,哈建有些為難的說:“麻田太君,這——,太困難了,如果這麼繼續挖下去,還有可能接著塌方,再說,我們也冇有人手”。

麻田冷冷的看著哈建,口氣嚴厲的回答:“哈桑,這些條件就不要提了,我隻要結果,十幾名皇軍勘探隊員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,警衛宜家集是你的職責,你責任重大啊”。

麻田冷冷的幾句話,讓哈建冷汗直冒,怪自己多嘴,急忙立正回答:“嗨,麻田太君放心,我馬上組織人挖開山洞,給太君一個交代”。

廬城,矢村司令官的辦公室,矢村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幾個部下,特高課課長木村,副課長田中大野,旅團直屬隊副隊長麻田,有些詫異的問:“麻田君,勘探隊是一支專業隊伍,冇有任何軍事目的,為什麼會遭到襲擊”。

麻田躊躇了一下,回答:“司令長官,這一點我也不清楚,現在所有勘探人員都埋在山洞裡了,還有十幾名皇軍士兵被殺害,冇有留下一點線索,我已經命令警察署的哈建隊長組織人連夜挖掘塌方的山洞”。

特高課副課長田中大野,是一位日本經濟學者,負責廬城的經濟事務,他鄙夷的看了看木村和麻田,在他心裡這兩個人就是兩個屠夫,除了殺人放火什麼都不懂,立正說:“司令長官,這支勘探隊一直在為帝國尋找銅礦,現在美國人已經開始對帝國資源的封鎖,尋找銅礦對帝國來說性命攸關,華夏人一定是瞭解到這一點,纔會對勘探隊下手,這一手很惡毒”。

田中的話,解開了勘探隊被襲擊的謎團,木村雖然和田中不睦,但是也不得不承認田中說的有道理,立正回答:“司令長官,田中君的分析,很有道理,就在一個多月前,我們還拘捕了一名來自南洋的礦業專家,鐘亞民,要求他為帝國勘探銅礦,鐘亞民一直拘押在皇軍勘探隊”。

矢村看著三位部下,嚴厲地說:“帝國勘探銅礦的事不能停止,要繼續下去,皖北地區銅礦資源豐富,這是個良好的機會,田中中佐,這件事由你負責,木村君和麻田君配合,作為軍人,不但要有軍是通腦,也要有戰略經濟頭腦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