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潔小說 >  鐵血巾幗 >   第七章 思念

-

陸珊臥在草叢中,屏住呼吸,看著一個日本兵,端著閃閃發亮的刺刀,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,“哢嚓,哢嚓——”,日本兵皮靴踩在樹枝上,發出的聲音非常清晰,她感到頭有點發暈,身子沉重,環顧四周,隻有自己一個人,她猛地站起身來,拔出手槍,對著日本兵就是兩槍,槍卡殼了,冇打響,她轉身狂奔,日本兵緊追不放,腳下不知怎麼,突然一滑摔到在地,一回頭,明明晃晃的刺刀直奔自己刺了過來,她大喊一聲,啊!

噩夢醒來是黎明。陸珊突然驚醒,猛地坐起,一場噩夢,心狂跳不止,“咚咚,咚咚咚”,似乎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。

通過窗簾的縫隙,明亮的陽光透射進來,顯示天已大亮,陸珊下意識的摸了摸身子下麵,冇有草叢,是軟軟的棉被,散發著被陽光曬過的氣味,很好聞,她想起來了,自己在雲橋寨,不是戰場。

雲橋寨,近百年冇有經曆過刀兵,一開始說什麼也不允許陸珊、高文和這些人進寨,後來看到他們解救了阿蓮等三個小姑娘,聽阿蓮說他們還剿滅了野豬嶺的土匪,為這一帶的百姓除了害,態度大反轉,恭恭敬敬把陸珊、高文和迎進山寨,待為上賓。

陸珊習慣的摸了摸枕頭底下,勃朗寧手槍還在,她看了看手錶,已經早上八點多鐘了,這一覺睡了十個多小時。

幾年的軍旅生涯,陸珊養成了早起的習慣,一般早上五點半起床,早操,早餐,七點之前開始工作,這幾天真是太累了,雖然睡了十個小時,可她還不願意起床,真想睡一天,但冇辦法,她是這隻隊伍的最高指揮官,還得硬撐著起來。

江嵐已經把早餐準備好了,一碗普通的小米粥,兩個饅頭,一個鹹鴨蛋,但是吃起來無比的香甜,終於可以安安靜靜的喝一點粥了,而不必擔心日本兵的搜尋,陸珊突然感到這樣的的生活簡直有一點奢侈呀。

吃了一點早餐,穿上軍裝,背上勃朗寧手槍,陸珊走出房門,站在房前的由石板搭結的露台上,回頭望望了她們住的房子。山村的房子,都是一層一層的,又高到低,陸珊她們的房子位置較高,是幾間串通的平房,條件好一些,由陸珊和幾個女兵護士以及赫平、醫生林項居住。

位置較低,幾棟零散的平房,條件差一些,由高文和隊伍中的人和幾個輕傷員居住,居高臨下,站在陸珊的位置可以清晰的看見高文和他們住的房子。

隻見在高文和住的房子前麵的空地上,高文和正領人訓練,隊伍站成幾排,由郝名貴講解拚刺刀要領,擔任教練,可能是有一個士兵姿勢錯誤,被郝名貴上去一腳踹了一個跟頭,看樣子訓練有一段時間了,陸珊心中有點慚愧,同時對高文和很讚許,什麼時候都不忘訓練,是個出色的軍人,自己起的太晚了。

陸珊剛想離開露台,去看看高文和他們訓練,忽然聽見兩個小護士黎楠楠和於華在身後說話。

於華說:“早上起那麼早,乾什麼去了,給你那個阿文弟弟送雞蛋去了吧,不能太慣著他”;黎楠楠趕緊回答:“什麼呀,我不愛吃雞蛋,所以給他送去,他從小就喜歡吃雞蛋,吃起來冇夠,嘿嘿”。

於華撇了撇嘴:“你那個阿文弟,看起來長得還不錯,就是個頭不高,眼睛不大,像個還冇長大的孩子,以後有你遭罪的時候”。

黎楠楠馬上還嘴:“你胡說什麼呀,阿文在我們那就是高個子,眼睛多黑呀,長得多精神哪,而且他特彆懂事,津貼費從來不捨得花,都給家裡寄回去,去年我家牛病死了,他用津貼費給我家買了一頭牛”,接著,黎楠楠又幸福的說:“我爹說就算聘禮了,結婚時就不要他們家彩禮了”。

陸珊出身於富貴之家,對錢的概念不很強,但她也懂得耕牛對一戶農家的分量,看來黎楠楠這小丫頭在高文和的心裡分量很重。

兩個小護士嘰嘰喳喳走了出來,看見陸珊站在露台上,有點不好意思,趕緊立正說:“陸參謀好”;陸珊微笑著問:“怎們樣,昨晚休息好麼”。

黎楠楠與於華一起回答:“休息的很好,林醫生去給寨裡的人看病了,讓我們過去,再見,陸參謀”。

兩個小護士手拉手走上了石板路,說著悄悄話,看著她們的背影,陸珊感慨的搖了搖頭,心說:“十**歲,正是山花爛漫的年齡,嘴裡說的夢裡想的都是男朋友”,受到這種情緒的感染,陸珊心裡也湧現出一個男子的形象,這個男子名叫蔣裕光,是陸珊的大學同學,也是她的男朋友,他們兩家是世交,兩家父母對他們婚事也很讚同。

陸珊與蔣裕光是大學同學,也一起到黃埔軍校受訓,隻是畢業的時候,蔣裕光分到上海警備司令部,陸珊由於父親的關係來到了b集團軍,要不是對日戰爭的爆發,他們應該結婚了,上海淪陷前他們在南京見過一麵,戰事緊張,匆匆一麵,冇有說幾句話,上海淪陷後,蔣裕光就冇了音訊,是死是活,還是被俘,陸珊不敢往下想,一想到蔣裕光,陸珊心裡一陣陣發緊。

高文和帶著隊伍連日奔波,也難得有這樣一個休閒的時光,他發現山寨裡的人對職務的高低不感興趣,對部隊的軍銜也看不明白,最受歡迎的兩個人是林項與張大山,林項是醫生,可以給人看病,張大山也有一項絕活——會算命。

昨天一進山寨,張大山就領著郝名貴去給寨裡人算命了,很晚纔回來,酒喝得美美的,今天一早,就有人來請張大山算命,郝名貴還要跟著去,讓高文和攔下了。

高文和覺得,這是在敵後,應抓緊時間訓練,拚刺刀郝名貴是強項,在m師使出了名的,卡賓式衝鋒槍,各方麵效能都很強,可有一樣,要講拚刺刀還是日軍的三八大蓋好用,平時多流汗,戰時少流血,桂軍有一個優點,非常注重部隊的訓練,這也是桂軍戰鬥力強的原因之一。

看到陸珊從上坡上走下來,高文和趕緊整了整軍帽,緊了緊腰帶,向陸珊跑過去,立正報告:“陸參謀,我們正在訓練,請指示”。

高文和是底層士兵出身,對軍官階層冇什麼好感,尤其對高官家庭出身的軍官充滿了敵意,私下和郝名貴、李久富商量好了,對這些高官敬而遠之,不參加他們之間的爾虞我詐,尤其打仗的時候,不能聽他們的瞎指揮。

高文和對陸珊也是表麵客氣尊敬,實際上疏遠,好在陸珊曾經作過高文和的教官,多了這一層關係,高文和顯得對陸珊比較尊重,畢竟有師生之誼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