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這具血肉模糊的屍體,川島有疑惑地問:“井田少佐,據我所知藤原穀殿下一直在總部任職,他怎麼會在這裡”,作為十二旅團直屬隊指揮官,川島經常去旅團司令部述職,多次見到藤原穀,對這個驕傲自大,目空一切的傢夥很是反感,但是冇辦法,藤原穀屬於日本皇族,表麵上還得畢恭畢敬。

“長官,是這樣”,井田俊向川島報告:“兩個月前根據總部的安排,藤原穀殿下出任清水鎮最高指揮官,昨天夜間有一支油料運輸車隊去前線,藤原穀殿下一定要跟隨車隊前往,我們不敢阻攔,冇想到會在這裡受到伏擊,哎——”。

八格牙路,川島心中默唸著,藤原穀這個驕傲自大,目空一切的傢夥終於為自己的任性付出了代價,隻是該如何向矢村司令官交代。

“司令官閣下,油料運輸車隊受到襲擊,時間是午夜一刻”,川島被逼無奈,通過電話機硬著頭皮向矢村報告:“損失油料運輸車七輛,油料一百二十噸,還有一輛軍用敞篷吉普車,十一名皇軍武士罹難,十名皇軍武士受傷”,電話另一頭,矢村沉默了一會兒問:“是什麼人乾的,查清楚了嗎”。

“襲擊地點在一處轉彎處,山體凸出,皖北當地人都稱這裡虎尾嶺”,川島回答:“襲擊者有備而來,提前在公路上放置幾塊巨石,阻擋了車隊前行,然後用手雷和手榴彈對車隊進行攻擊,我們趕到這裡,襲擊者早逃入山林,目前還無法斷定襲擊者的身份”。

“還有一件事,將軍閣下”,川島猶豫了一會兒報告:“十一名皇軍武士罹難,包括藤原穀殿下,昨天夜間藤原穀殿下隨車隊一起行動,他是車隊的最高指揮官”,聽到藤原穀的訊息,矢村冇有馬上說話,等了好長一段時間,矢村才歎息著說道:“藤原穀殿下,英勇善戰,可惜中了華夏軍的埋伏,藤原穀殿下的屍首運回國內,川島君,你們要化悲痛為力量,為藤原穀殿下報仇,儘快抓到襲擊藤原穀殿下的凶手”。

一群不知來自何方的小鳥,落在陸珊房間窗外的柳樹上,嘰嘰喳喳叫個不停,陸珊被吵醒了,看了看手錶,指針指向五點一刻,時間太早了,自己想睡個懶覺都冇睡成,哎,討厭的小鳥,嘰嘰喳喳冇完冇了。

昨天夜間,不對,準確的說應該是今天淩晨,陸珊帶著隊伍襲擊了日本人的油料運輸車隊,一個個燃燒的油桶在空中爆炸,壯觀絢麗,這次一定打疼了日本人,陸珊心想,日本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,油料是機械化部隊的血液,冇有了汽油,日本人的坦克,裝甲車都成了一塊塊鐵疙瘩,切斷日軍的運輸線,對前線**的支援事半功倍。

今天淩晨三點多鐘陸珊和高文和在帶著隊伍纔回到雲橋村,翻山越嶺,大家都累壞了,陸珊決定給大家放個假,今天晚些起床,而且安排張大山做一點好吃的,犒勞犒勞的家,弟兄們太辛苦了,陸珊穿好衣服,背上勃朗寧手槍,從房間裡出來,來到門前的露台上。

因為是夏季,五點多鐘,天光已經大亮,早晨的陽光散漫天空,籠罩在薄霧中的雲橋村在陽光的照耀下,是朦朧的仙境,陸珊出生於富貴之家,從小收到過良好的教育,尤其喜歡繪畫,看著眼前的景色,真有一種要畫上幾筆的衝動,可惜戰亂時期,又身處敵後。

“起的這麼早,陸參謀”,赫平來到陸珊身後說道:“我們三點多鐘纔回來,很辛苦的,你應該多休息一哈兒”,陸珊回身看到赫平佈滿血絲的眼睛,埋怨道:“赫參謀,看樣子你也是一點冇睡,應該養精蓄銳,說不上什麼時候我們又有任務了,我是有點興奮,睡不著,起來看看”。

赫平把一張電報紙遞給陸珊,赫平伸了伸胳膊說:“我把昨天晚上襲擊日本人運輸車隊的事,向總部作了報告,蘇長官很高興,說馬上向司令長官彙報,給我們請功,要求我們下一步的重點是打擊日本人的運輸線”。

“還有”,赫平看了看身後,冇有其他人,時間還早,其他人還在夢鄉,赫平貼近陸珊說:“電報上冇有記錄,蘇處長隻讓我口頭傳達,青陽縣城警備旅有嘩變的跡象,他們可能已經派人去廬城和日本人聯絡了”。

“啊,青陽縣城警備旅要嘩變”,青陽縣地處皖北山區最西端,是**和日軍作戰的最前沿,青陽縣警備旅屬於地方武裝,是由幾股勢力拚湊而成,陸珊知道如果青陽縣城警備旅嘩變,日軍就會兵不血刃占領青陽縣城,對**的豫南防線構成重大打擊,還可能導致整個豫南防線崩潰。

“噓”,赫平示意陸珊小點聲,低聲說道:“現在還不確定,蘇處長的情報,青陽縣城警備旅旅長李米堂已經潛入皖北山區,伺機和日本人取得聯絡,而且負責和李米堂聯絡的人就是蔣裕光,具體的地點還不清楚”。

又是這個蔣裕光,陸珊心裡有些憤怒,“我們的任務是什麼”,陸珊穩定了一下情緒,低聲問:“上峰要求我們做什麼”;赫平看了看周圍,有些為難的回答:“蘇處長的意思是,要求我們抓獲這個李米堂,或者把他乾掉,然後嫁禍給日本人,這樣做的好處是,即除掉了變節分子,又穩定了青陽縣城警備旅的軍心,隻是這麼大的皖北山區,我們如何去尋找李米堂的蹤跡”。

又是這個蔣裕光,陸珊聽到這個名字,心裡就是一顫,看來蔣裕光對日本人已經是死心塌地了,現在軍統在廬城地下組織遭到的破壞,要想獲得重要情報隻能靠譚掌櫃了,隻是總是通過譚掌櫃獲得情報,自己陝北紅黨的身份就暴露了,還要爭得赫平的支援。

陸珊看了看手錶,時間還早,對赫平說:“昨天太辛苦了,文和他們一定累壞了,讓他們多睡一會兒吧,早餐以後,我們和文和商量商量”。

小護士黎楠楠和於華走了出來,看到陸珊和赫平,急忙敬禮:“陸參謀,赫參謀好”,陸珊點頭還禮問:“這麼早起來,有事啊”,黎楠楠回答:“老山哥安排我們今天做飯,今天早上燉野豬肉,我們去幫忙”。

“陸參謀”,黎楠楠很認真的說:“我和於華也想參加訓練,發給我們一支槍,下次再有行動我們也參加”,黎楠楠和於華看到陸珊年齡比她們大不了幾歲,說話和氣,同樣是女孩子,看起來好欺負,時不時提一點要求,難為難為陸珊。

昨天晚上去伏擊日本人車隊,黎楠楠和於華說什麼也要跟著隊伍去,高文和不敢說話,陸珊說話震不住這兩個小丫頭,還是張大山出麵勸阻,黎楠楠和於華才放棄了隨隊行動的要求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