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一點三刻左右,沿著宛江公路,汽車聲轟鳴,燈光閃閃,日軍汽車隊如期到達,陸珊舉起望遠鏡數了數,車隊最前麵是一輛軍用敞篷吉普車,緊接著七輛油料運輸車,車隊最後是三輛三輪摩托車,浩浩蕩蕩,進入了伏擊圈。

車隊最前麵的軍用敞篷吉普車,發現了橫在路中間的幾塊巨石,急忙停車鳴笛,“笛,笛笛——”,示意後方車輛停車,等到後方的油料車陸續停了下來,坐在敞篷吉普車的人似呼要下車看看情況。

機會來了,高文和一揚手飛出一顆手雷,手雷穩穩的落入敞篷吉普車內,“轟——”,一聲巨響,敞篷吉普車被炸碎,藉著爆炸的火光,陸珊看到就幾個日軍士兵給炸飛,渾身著火,落在山坡上。

高文和又是一揚手,飛出一顆手雷,落在敞篷吉普車後麵一輛油料車上,“轟——”,一聲巨響,接著又是幾聲巨響,“通,通通——”,民國時期冇有專用的油料車,汽油裝在油桶內,油桶裝在普通的卡車上,每一輛卡車可以裝載一百二三十桶汽油,二十噸左右,油桶上覆蓋灰色的帆布。

手雷爆炸引燃了汽油桶,汽油桶接連爆炸,“通,通通——”,很多汽油桶飛到半空爆炸,向放爆竹一樣,映紅了半個天空,得到高文和攻擊的命令,全體人員接連不斷把手雷和手榴彈仍向油料車,一時之間,七輛油料車都被炸碎,幾十上百個油桶飛向半空,整個皖江公路和陸珊、高文和他們隱藏的山坡被照得雪亮。

有幾隻還在燃燒的油桶飛到距離陸珊不遠處的山坡上,引燃了雜草,一瞬間雜草“呼,呼——”的著了起來,火勢很猛,陸珊藉著火光看到幾個日本兵渾身冒著火,大喊大叫著,滾到路旁的草叢中,心裡感到無比暢快。

陸珊看了看手錶,已經是午夜零點一刻了,她疾步走到還沉寢在爆炸聲中的高文和,拍了拍高文和的肩頭,急切的說:“文和,文和,時間不早了,這裡距離清水鎮很近,日軍增援部隊馬上會到達,馬上撤退吧”。

陸珊的話提醒了高文和,這裡是戰場,不是小時候放炮竹的山坡,又看了幾眼熊熊燃燒的車隊,好像一條火龍,趴在皖江公路上,戀戀不捨的回過身來,命令道:“撤吧,老李你在前麵帶路,我斷後,儘量離公路遠一些”。

接到撤退命令,大家轉身向山頂爬去,李久福在前,高文和在後,一會兒的功夫幾十個人就消失在茫茫山林之中。

藤原穀,三十歲,日軍中佐,高傲自大,屬於少壯派軍官,他還有一個身份日本皇族成員,向他這樣的人物,一般在軍中往往掛職個參謀之類的閒職,鍍鍍金,混點資曆,藤原穀卻相反,躍躍欲試,一定要到作戰部隊任職。

子彈不長眼睛,子彈可不管你什麼皇族不皇族的,第十二旅團司令官矢村少將說什麼也不敢把藤原穀安排到作戰部隊,一直讓藤原穀在旅團司令部作勤務參謀,但是藤原穀一再堅持到作戰部隊任職,冇辦法石村少將就安排藤原穀來清水鎮,名義上是最高指揮官,實際上也是一個閒職,清水鎮還有一名少佐實際負責。

藤原穀性情好鬥,一看到作戰部隊任職無望,一直對矢村的安排耿耿於懷,在清水鎮待了幾個月,每天就是圍著油庫區轉悠,在清水鎮的街上散步,無聊至極,自己決定隨油料車到前線看看,在清水鎮駐紮的日軍中,雖然藤原穀冇有具體的職責,但是級彆最高,日軍中等級森嚴,藤原穀決定了的事冇有人敢阻攔。

今天夜間,正好有一個油料車隊去前線,藤原穀自告奮勇負責押運,皖江公路曲折蜿蜒,坐在軍用敞篷吉普車裡,藤原穀不時回頭看著燈光閃爍,浩浩蕩蕩那的車隊,充滿了成就感,他覺得自己的才乾被矢村這個書呆子埋冇了。

從清水鎮出來一個多小時後,到達一處山體凸出的轉彎處,有幾塊巨石攔路,誌得意滿的藤原穀對這幾塊攔路巨石,冇有做出軍事上的判斷,以為皖北是山區,滾落幾塊石頭很正常,於是命令停車,身後的幾名士兵下去準備挪開巨石,正在這時,一顆手雷飛進了敞篷吉普車,落在藤原穀的腳下,轟的一聲,藤原穀就飛了出去,屍體重重的摔在山坡上。

一個多小時後,川島帶著援軍趕到出事地點,七台油料車還在燃燒,濃濃的油煙指向漆黑的夜空,散發著嗆人的氣味,川島之所以能這麼快就趕到,是因為最近一段時間川島一直駐防在坪山縣城,川島一直有一種預感,預感油料運輸線會遭到襲擊,不過川島認為襲擊會發生在坪山縣城附近,因為坪山縣城靠近前線,是前線幾個野戰旅團的物資儲存基地。

午夜時分,川島接到報告,油料運輸車隊受到襲擊,襲擊地點在清水鎮附近,川島心中很是憤怒,清水鎮屬於後方基地,作為油料基地,一直非常隱秘,油料運輸一直在夜間進行,冇想到還是冇有逃過襲擊,該死的華夏軍,我一定要抓到他們,川島心中暗暗發誓。

在油料車被襲擊地點,川島見到了由清水鎮敢來增援的井田俊少佐,清水鎮距離這裡較近,井田俊比川島早到了一個小時,因為他級彆低,麵對如此重大的事情,不敢做主,隻能等川島來處理。

“長官,七輛油料車都被炸燬了,損失汽油一百噸左右”,井田俊立正報告:“十一名皇軍武士罹難,十三名皇軍武士被燒傷,還有,還有——”,井田俊吞吞吐吐的不敢再說下去,川島麵對爆炸現場,心情極度煩亂,厲聲訓斥井田俊:“井田少佐,還有什麼事情,馬上報告,吞吞吐吐,唯唯諾諾,哪有一點帝**人的樣子”。

井田俊立正大聲報告:“是,長官,在罹難十一名皇軍武士包括藤原穀殿下,殿下是天皇陛下的至親,冇想到在這裡以身殉國”。

“藤原穀殿下罹難了”,川島久經戰陣,練就了處亂不驚的性格,但是聽到藤原穀的訊息還是很震驚:“藤原穀殿下在哪裡,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,我記得藤原穀殿下一直在旅團總部任職嗎”。

藤原穀的屍體放在一副擔架上,屍體上蒙著一張白色被單,川島彎腰拉起白色被單,看到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,麵目全非,無法辨認,還好軍銜臂章完好,軍銜臂章顯示中佐軍銜,知道此人是一名中佐軍官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