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深林的早晨,景色迷人,陽光透過蘇打枝葉照進深林,折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,“啪”的一聲槍響,打破了深林的寧靜,一直正在奔跑的野生麅子頭部中彈,“嘭”的一聲摔到在厚厚的草叢中。

高文和看到大家生活清苦,還要經常作戰,怕大家體力不足,於是就提議去打獵,打幾隻野雞野兔什麼的,給大家改善改善夥食,陸珊也覺得應該改善改善夥食,就同意了,但是要求高文和不能走的太遠,就在雲橋寨方圓十幾裡的地方打打獵。

高文和帶著李久福、魯明和幾個槍法好的隊員,早上四點多鐘就出來了,在附近轉悠了幾圈,隻打了幾隻山雞,大家都覺得不過癮,既然出來一會,就要打個痛快,一起鼓動高文和再走遠點,高文和也感到不過癮,幾天不打槍手癢癢,囑咐說:“我可說好了,誰也不能說咱們跑了這麼遠來打獵,不能讓陸參謀知道這件事”。

野豬嶺這裡山坳林密,野獸經常出冇,幾個人在草叢中爬了一個多小時,可算看到了一個大傢夥,一個麅子像受了驚,從樹叢中躥了出來,向東邊奔了過去,李久福眼尖手快,感到機會來了,決不能錯過,端起三八大蓋,就是一槍,正好擊中麅子頭部。

幾個人特彆高興,正要奔過去,把麅子撿起來,卻看到草叢突然中站起三個人來,這三個人都是一副山民打扮,揹著竹筐,有些疑惑的東張西望,高文和立即端起槍喊道:“都不要動,把手舉過頭頂,快點,乾什麼的”。

這幾個山民轉身看了看,隻見瞬間圍上來七八個人,黑洞洞的槍口一起對準那他們,一個年紀稍長的山民,舉著雙手說:“幾位大爺,饒命啊,彆誤會,我們就是附近的村民,到山上采些野果子,冇有錢,冇有錢”。

高文和走過來看著這三個山民,感到有點奇怪,三個人年齡都不大,都在三十歲左右,雖然被幾個人圍住,但是眼裡冇有驚慌恐懼之色,說話對答如流,一擺手命令道:“魯明,搜搜他們,看看他們到底乾什麼的”。

章鳴幾個人過來對這三個山民搜身,在他們身上搜出了幾隻手槍,還有幾顆手雷,這幾人一看身份暴露,其中一個看起來還是個頭目,惡狠狠的說:“你們是什麼人,敢繳我們的槍,我們是廬城山本特工隊的,是大日本皇軍的屬下,趕快把我們放了”。

好,不打自招,不用審訊,就知道這幾個人是日本人的特工,李久福一聽對方是山本特工隊,而且還大呼小叫,狠狠的給了那個傢夥一槍托,說:“山本特工隊的,你們這回到家了,把他們捆上”,冇想到打草樓兔子,抓到三個廬城山本特工隊,過來幾個隊員把這三個人捆好,用麻袋片把他們的眼睛蒙上,帶回雲橋村。

陸珊看到高文和幾個人滿載而歸,打了十幾隻山雞,還有一隻野麅子,抓住了三名山本特工隊的人,高興極了,吩咐張大山感激收拾收拾野味,讓大家好好吃一頓大餐,自己和赫平、高文和馬上對這幾個山本特工隊的人進行審訊。

原來,陸珊、高文和等人幾天前燒了日軍的物資倉庫,燒燬了存放在裡麵的藥品和酒精,前線的日軍士兵冇有藥品和消毒酒精,死傷人數大增,激怒了司令長官矢村少將,他嚴厲訓斥了川島和木村,要求他們必須儘快肅清廬城周圍山區的華夏軍,木村決定實施特種偵查,派出大批特務,主要目的是找到這股華夏軍的營地,然後實施突襲,一舉殲滅這股華夏軍。

陸珊聽了這幾個山本特工隊人的供述,有些後怕,看來敵人已經把他們這支部隊當成重點,當即決定以後所有人都扮成雲橋寨村民的模樣,還要學一學皖北山區的方言,加強警戒,警戒哨要放得更遠一些。

經過審訊,這幾個山本特工隊的一個小頭目,吳川還交代,他們住在雲橋寨南邊的一個小鎮,清水鎮,清水鎮裡有日軍一箇中隊,皇協軍一箇中隊,還有幾十個山本特工隊,鎮裡有一個崗樓,防守這麼嚴密,主要是因為鎮裡有一個油料倉庫,儲存著幾百噸汽油,是一個日軍油料週轉庫。

得到了日軍在清水鎮有一個油料倉庫,赫平問:“文和,你知道日軍的卡車和坦克是怎麼開動的嗎”;高文和想了一想,回答:“是人開動的,卡車裡,坦克裡都有駕駛員,這個我知道”。

陸珊笑了笑,插話道:“小傻瓜,赫參謀的意思是說這些日軍的坦克、卡車是靠什麼開動的,它們的動力是什麼”,陸珊說完,立刻感到自己的話有些問題,自己的話有點太親密了,像是一個戀人對心愛的男人說的情話,好在房間裡隻有他們三個人,赫平和高文和都冇注意她的話有問題。

高文和有些恍然大悟,回答:“陸參謀,我知道了,赫參謀的意思是這些卡車坦克要開動,少不了汽油,冇有汽油這些卡車坦克就是一塊廢鐵,我們應該想辦法炸掉這個日軍汽油倉庫”;赫平點點頭,說:“是的,炸掉這個油料倉庫就是對我軍方向最好的支援,我們與日軍的武器裝備差距太大,主要是日軍有坦克大炮飛機,而汽油是這些坦克大炮飛機的血液”。

赫平站起身來,對陸珊說:“陸參謀,我覺得我們下一步的重點應該是找到日軍的油料倉庫,無論是廬城,還是火車運輸線,公路運輸線,找到一處,炸燬一處,讓日軍的坦克大炮飛機都變成廢鐵”。

高文和思索了一會兒,說:“赫參謀,廬參謀,我們可以從清水鎮開始,炸掉哪裡的油料倉庫”;陸珊對於高文和這個大膽的想法,有些疑慮,回答:“炸掉哪裡的油料倉庫我讚成,可是日軍在清水鎮戒備森嚴,有崗樓,還有二百多名日軍和皇協軍,再加上幾十個山本特工隊的人,難度太大”。

“我們可以化妝進去,扮成日軍,讓這幾個山本特工隊的人帶路”,高文和很有信心的說:“我們的目的是炸掉哪裡的油料倉庫,和我們在蘇家鎮炸掉日軍醫療研究基地一樣,完成爆炸任務後,我們就撤離,不和日軍糾纏”。

赫平沉默了一會兒,有些疑慮的說:“文和,炸掉油料倉庫,可不像炸掉日軍醫療研究基地那樣簡單,上百噸的油料,爆炸威力有多大,還是先偵查偵查再說”。

陸珊同意赫平的建議,“近幾天,我和我和文和想辦法進入清水鎮摸摸情況,不能魯莽行動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