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廬城火車站位於廬城南市郊,屬於廬城一個繁華的地區,日軍占領廬城以後,嚴密的控製廬城火車站,因為這裡是連接北平和南京的鐵路交彙點,貫穿南北交通,日軍的很多戰略物資的運輸都要通過廬城火車站,廬城火車站附近駐有一個日軍憲兵中隊,還有一個皇協軍中隊,一個警察所,可以說密佈軍警憲特。

廬城火車站候車樓是一個二層大樓,很氣派,也是廬城標誌性建築,黃昏時分,陸珊、高文和、赫平幾個人趕著馬車,來到廬城火車站候車樓對麵的馬路上,陸珊看了看對麵廬城火車站候車樓的情況。

廬城火車站分成兩個進出口,正對著候車樓一個進出口,隻能允許旅客通行,進出口有車站工作人員負責驗票,還有幾個日軍憲兵和警察負責檢查有冇有可疑的人,盤查的很嚴;另一個進出口,在候車樓的右側,隻能允許貨物通行,在進出口處也有工作人員負責驗票,還有幾個日軍憲兵和警察負責檢查進出的車輛。

赫平準備的這輛馬車,又寬又長,民國時期汽車還很少,馬車還是運輸主力,準備一輛馬車顯得自然,兩側的車廂板是空的,裡麵放了幾支手槍和幾枚手雷,譚平抽出一顆香菸點上,深深的吸了一口,說:“我們這麼多人一起進去,人太多,容易引起懷疑啊”,陸珊點了點頭,說:“這樣,我們幾個扮成裝卸工,你和魯明扮成提貨的人,準備點小錢打點打點進出口的人,見機行事吧”。

幾個人趕著馬車,匆匆的來到候車樓右側的進出口,一個穿著鐵路製服的人走了過來,是這個進出口的檢查員,看了看馬車和陸珊等幾個人,冇好氣的說:“你們是哪的,進站裡有事嗎,這裡不允許人員通行”,赫平趕緊過來,摘下禮帽,哈著腰賠這笑臉說:“先生您好,我們是廬城平山貿易商行,我們來提貨,這是我們的提貨單”,說著赫平把提貨單拿出來遞給了這個火車站檢查員。

這個檢查員很傲氣,圍著馬車轉了兩圈,對赫平生氣的說:“掌櫃的,你們的人有點多,按規定隻能進去兩個人,你們有六個人,不能進去這麼多人”。

赫平回身對高文和幾個人是一個眼色,高文和、陸珊走過來圍在赫平和車站檢查員前麵,正好遮擋住了進出口其他檢查人員的視線,趁著這個空擋,赫平迅速把一遝鈔票放進這個車站檢查員口袋裡,笑著說:“先生,我知道人數有點多,可是我們的貨也很多,車站又冇有裝卸人員,這也是冇辦法,我們自己雇的裝卸工,您通融通融把,我們來一次也不容易,皇軍查得嚴”。

車站檢查員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口袋,估計了一下鈔票的數量,滿意的笑了笑,回答:“這樣吧,下不為例,看你們也不容易,一起進去吧”,說著走向進出口的一個小亭子,和平跟在他後麵,在小亭子前車站檢查員與一個警察說了幾句話,又躬身和一個日本憲兵說了幾句日語,日本憲兵顯得有些不耐煩擺擺手說:“快快的,快快的”。

車站檢查員進入小亭子,順手拿起一個賬本,打開賬本翻了翻說,“查到了,確實有你們廬城平山貿易商行的貨,是女士服裝和男士禮服,在十一號庫,進去吧”。

“十一號,九號,應該距離不遠”,進入站台,赫平回身對陸珊說,“我們先找九號庫,找到九號庫,再找十一號庫”,陸珊點頭同意,說:“最好找一個車站的工作人員問問,免得我們瞎轉悠”。

火車站南北走向,鐵軌在侯車樓東側,幾個人趕著馬車進入站台,有點發矇,站台中間是旅客候車的地方,南北都有幾排庫房,這麼查詢時間會太長了,容易引起懷疑,這個時間火車站裡冇有列車經過,站台上也冇有旅客候車,空空蕩蕩的,高文和建議說:“我們先從南側庫房查起,我和魯明,大貴過去,你們現在這裡等一會兒”,說完,高文和與魯明、郝明貴疾步向南側的幾個庫房奔了過去。

幾個人很快就找到了十一號庫,每個庫房庫門一側都有門牌,清晰的表明庫房號,但是轉了幾圈也冇找到九號庫房,高文和有點著急,這時從十一號庫房裡出來一個鐵路人員,估計是庫房管理人員,他看到高文和幾個人一副裝卸工的打扮,在這裡轉悠,很不高興,厲聲問:“你們是哪裡的,在這裡找什麼,這裡庫房重地,閒雜人等不得入內”,高文和跑過去陪著笑臉說:“師傅您好,我們找十一號庫房,十一號庫房在哪裡”。

這個鐵路庫房管理員很生氣的指著身後說:“這不就是十一號庫嗎,瞎轉悠什麼,門牌上標地很清楚,庫房裡的東西丟了你們負責,快走吧”;高文和假裝恍然大悟:“原來十一號庫在這裡啊,師傅,你知道九號庫在哪裡嘛”。

鐵路庫房管理員聽高文和問九號庫房,臉色大變,厲聲問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,找九號庫房乾什麼,那裡儲存的可都是戰略物資”,他還想說什麼,就感到一個冰涼的東西頂在自己的後背,一個大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,瞬間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。

高文和與郝明貴、魯明配合默契,一看這個鐵路庫房管理員對九號庫房這門敏感,不能再耽誤時間了,高文和是一個眼色,郝明貴一轉身來到這個鐵路庫房管理員身後,用一把匕首頂在他的後背上,說:“小子,老實點,彆動”。

鐵路庫房管理員剛想大聲喊叫,郝明貴匕首向前一頂,穿透了鐵路庫房管理員的製服,緊緊靠在他的後脊梁上,鐵路庫房管理員感到一個冰涼的刀刃已經頂在自己的後脊梁上,刀尖已經戳進了自己的皮膚裡,估計流血了,急忙強忍著疼痛,小聲哀求道:“幾位大爺,我不會亂動,你們要做什麼,我一定配合,求你們不要為難我,我家裡還有老母親和年幼的孩子”。

高文和擺了擺手,郝明貴撤回了匕首,鬆開了鐵路庫房管理員,高文和說:“你不用還害怕,我們都是華夏人,隻要你配合我們,我們不會傷害你”。

這時,陸珊和赫平過來,看到高文和幾個人控製住了這個鐵路庫房管理員,很高興,這麼瞎轉悠不行,必須找一個嚮導,陸珊問:“這位師傅,你不要害怕,你怎麼稱呼,我們不會難為你,九號庫房在哪裡”。

鐵路庫房管理員一聽說話,知道陸珊是個女人,心情平複了一些,回答:“這位女士,我叫李固,是這裡的庫房管理員,九號庫在北側,那裡是皇軍的戰略物資庫房,有日本憲兵隊看守,一般人不讓過去”,說完感到自己的話有點不妥,又急忙改口說:“是鬼子的戰略物資庫房,有兩個鬼子看守,兩小時一換班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