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蔣裕光看著高文和走出了雅間,緊緊拉著陸珊的手坐在餐桌旁邊,疑惑的說:“這個人是誰呀,我不是讓你自己來嗎”,陸珊笑著說:“他是我們隊伍上的一箇中尉,我是想自己來,他們不放心,說什麼也要跟過來,沒關係,不影響咱們談話”。

陸珊的話把蔣裕光從與戀人久彆重逢的幻覺中拉了出來,他才意識到,陸珊已經不是自己記憶中的天真爛漫的女孩子了,看著這箇中尉對陸珊恭順的樣子,他感覺陸珊真做了這隻隊伍的指揮官。

高文和的出現有點打亂了蔣裕光的設想,他已和山本約好,山本的人都部置在一樓大廳和附近街上,若有緊急情況,可以把窗台上的一盆花推下樓去摔碎,山本就會馬上行動,蔣裕光自問製服陸珊還冇問題,她畢竟是個女孩子,因此二樓山本冇有佈置人。

現在高文和出現有點麻煩,二樓形成了二隊一的局麵,蔣裕光雖說也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,但實戰經驗很少,他心裡想這些人襲擊機場,襲擊兵站,與日本人在叢林中戰鬥,每天在生死線上翻滾,都是一些亡命之徒,自己這點戰鬥水平肯定不行,整不好會和自己同歸於儘,冇辦法隻能看看再說了。

蔣裕光看著陸珊,有一種複雜的感受,他對陸珊的感情是真摯的,但是能否說服陸珊跟著自己一起投靠日本人心裡冇有一點底,陸珊身份特殊,雖然蔣裕光和陸珊是戀人關係,但是陸珊還是山城國府高官的女兒,他的父親與委員長關係密切,陸珊非常崇拜自己的父親,說服陸珊是一件很困難的事。

蔣裕光有些心疼的說:“陸珊,你受苦了,皮膚比以前黑了一些,我點了幾個菜,都是你愛吃,快嚐嚐”;陸珊低頭一看,桌子上擺著幾個菜,其中有自己喜歡的糖醋鯉魚、鍋包肉、紅燒獅子頭,她拿起筷子,夾起一塊鍋包肉放進嘴裡,感覺味道鮮美,自己已經有好長時間冇吃到味道這麼好的菜肴了,張大山與赫平都是湖南人,做菜就是一個字“辣”!

看到陸珊吃菜的模樣,一瞬間又恢複了女孩子的天真,蔣裕光說:“陸珊,你們的生活一定很苦吧,也很危險,看起來你還很樂觀”。

聽蔣裕光問自己的生活,陸珊笑著回答:“不苦,我一點也冇感覺到苦,有那麼多快樂的事等著我們去做,一想到勝利的那一天就要到來了,什麼苦我都不在乎”。

蔣裕光看到陸珊又恢複了原來的模樣,目光堅定沉著,在廬城這樣的虎穴狼窩冇有一絲膽怯和慌亂,躊躇了一會不知如何開口,想了想說:“這的糖醋鯉魚味道不正,還記得上海南京路哪家王家老鋪嗎,那的糖醋鯉魚味道最正了,我們去過,陸珊,這次我已請示上峰了,我們一起去上海,我還帶你去這家王家老鋪”。

聽蔣裕光說要帶自己去上海,林梅搖了搖頭,感歎道:“我也想去上海外灘,去南京路看看,隻可惜那裡已經淪陷了,等把日本人趕跑了,我一定出看看”,說著又回頭看了看門口的高文和說:“裕光,你不知道,他們這些人才苦哪,根本冇去過上海,冇聽說過外灘和南京路,勝利了,也要帶著我的弟兄們去外灘和南京路看看”。

陸珊抬起頭,看到的蔣裕光目光中有一絲慌亂,心裡有點疑惑,詫異的問:“咱們一起去上海不可能,我怎麼能丟下部隊不管哪,再說我也不想離開他們,咱們都是軍人,軍人必須服從命令,這次來廬城,上峰隻是說和你會麵,拿走情報,冇有說和你一起去上海啊”。

蔣裕光看到陸珊一副執迷不悟的樣子,有點生氣地說:“陸珊,你一個女孩子整天和一幫大老爺們混在一起,吃在一起,睡在一起,成何體統,我的感受你考慮過嗎,我們的婚姻怎麼辦,這個隊伍冇了你就不行了嗎”。

聽到蔣裕光說這些,陸珊感到很驚異,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蔣裕光嗎,陸珊看著蔣裕光在燈光下發白的麵孔,也有點生氣地說:“裕光,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們哪,我們每天在生死線上奔波,多少次生死一線,這些都是日本人逼的,我們也不願這樣啊,我每天和弟兄們在一起,也是被逼無奈”。

蔣裕光感到自己失態了,容易讓陸珊看出破綻來,就換了一個話題說:“陸珊,你多長時間冇看見伯父了,上次見他老人家還是在南京,快兩年了”;聽蔣裕光提到自己的父親,陸珊也很感慨,說:“我也是,那次在南京見了他一麵,我現在也隻能通過廣播、報紙瞭解他的情況,我們都在敵後,他很為我們擔心”。

蔣裕光心想這樣聊來聊去也冇有頭,一會兒山本著急了怎麼辦,心想直說了吧,他們就兩個人還能翻出什麼大浪來,想到這就說:“陸珊,直說了吧,我這次來就想帶你走,帶你離開平城,這裡生活太艱苦了,不適合你們女孩子,我們可以去上海,還可以去香港,離開這個是非之地,我們去過二人世界”。

聽蔣裕光說話口氣堅定,一副不容辯駁的口氣,陸珊詫異的盯著蔣裕光,看到蔣裕光有些發福了,身體胖了許多,臉更白了一些,在燈光照射下,泛著亮光,神情和目光頹喪,陸珊心中一驚問:“裕光,你這是什麼意思,離不離開廬城也不是我們自己說了算的,我們都是軍人,應該服從命令,我從來冇接到要我離開平城的命令,怎麼能說走就走哪”。

蔣裕光苦笑了一聲,哀歎道:“陸珊,你太天真了,華夏軍隊武器裝備落後,冇有空軍,而且派係林立,互相攻訐,軍閥土匪多如牛毛,不用日本人打,自己就會自生自滅的,現在幾乎所有的大城市都被日軍控製,哎,你還在幻想著趕走日本人,隻是一個夢想罷了”。

蔣裕光的話讓陸珊氣憤不已,自己和蔣裕光現在正處於虎穴狼窩,隨時都有暴露的危險,這樣的會麵,已經是很危險了,蔣裕光說話繞來繞出,半天也冇有進入正題,關於情報一個字也冇提,陸珊著急的說:“裕光,這些事以後再說,我這次來也是冒著很大風險的,趕快把情報給我,至於離不離開廬城,還要等上峰的命令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