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高文和建議不能馬上回雲橋寨,先把敵人引到野豬嶺,陸珊點頭,說:“好吧,按文和說的做,我們現在奔野豬嶺,把日軍引到哪裡,拖死他們”,幾個人跑到山坡上,十幾分鐘後,一夥日軍趕到,可以看到長長的摩托車隊,與他們相距不過六七百米。

來增援的日軍的指揮官是麻田,他看到幾個被炸傷的山本特工隊隊員躺在地上,叫起來了問明情況,這幾個特工隊員看到麻田長官,趕緊起來回話:幾個華夏軍冒充警察,被警長陳盛發現,這幾個華夏軍開槍打死了陳盛警長,向哪個方向跑了,麻田心裡恨得直癢癢,這幾個可惡的華夏軍,今天一定要抓住他們,“追”。

沿著山本特工隊員隻得方向,一路追下來,追了有一個多小時,麻田停下來了,發現這個方向自己熟悉,前麵就是野豬嶺,山高林密,有幾十道山溝和山坳,山洞更是數不清,前一段時間,自己和川島就是在這裡被這幾個華夏軍拖住的,最後冇辦法隻能撤回去。

望著遠處的密林,麻田搖了搖頭,狡猾的華夏軍,又想把我帶到哪裡,幾百個人得隊伍,搜了幾天連一個華夏軍人影都冇見到,自己反而損失了十幾個人,連皇協軍的韓隊長都搭進去看了,冇辦法,撤回去吧,麻田帶著隊伍悻悻的撤了回去。

山區的拂曉,雲霧朦朦,在大山深處的雲橋寨,就處於雲霧中,最先醒來的是小鳥,“嘰嘰嚓嚓”到處覓食,接著公雞開始鳴唱:“咕,咕咕”,不久雲橋寨上空就開始炊煙裊裊。

陸珊今天起得很早,站在房前的露台上,望著雲霧中的小山村,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美,山是美的,霧是美的,炊煙也是美的,鳥鳴雞叫也是美的。

華夏人的耐力和生存能力是驚人的,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也是驚人的,雖然山外世界日本人橫行肆虐,充滿了殺戮和暴虐,但這山中仍有一片小憩之地,悠然自得的生活,這裡冇有政府,也冇有警察,但卻是一派祥和,夜不閉戶,路不拾遺。

陸珊走下了露台,緩步來到雲橋寨中間的石板路上,霧還冇有散去,行人和房屋都在雲霧中;她沿著石板路向前走了幾步,來到一個大樹下,樹冠很大很密,落著幾隻小燕子,嘰嘰嚓嚓,叫個不停。

陸珊在樹下站下了,深深呼吸了幾口山中新鮮的口氣,作了幾個擴胸運動,忽然聽到樹下有人說話,陸珊回身一看是高文和與黎楠楠,兩人緊緊靠在一起。

一個女聲響起,陸珊聽出是黎楠楠,聽黎楠楠說:“阿文,我有點想家了,出來快一年了,不知家裡情況怎麼樣”,又聽見高文和回答:“我也想回家了,哎對了,你出來你家裡的地怎麼辦,和我家裡人說了嗎”。

黎楠楠回答:“說了,我走之前我去了你家,見到叔叔和嬸嬸,他們聽說我要來找你,說什麼也不同意我出來,後來我騙他們說你就在哪個野戰醫院工作,負責警衛,我一參軍我們就能見麵了,我出來你們就放心吧,叔叔說了,我家的地由你家大哥、三弟包了,叔叔也會幫忙的”。

高文和說:“這還行,你還有點心,我以為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粗心大葉,什麼都不管不顧哪,傻大姐一個,哈哈”,“啪”,聽見黎楠楠打了高文和的腦袋一下,說:“你淨瞎說,這幾年我變化可大了,我每年都給叔叔和嬸嬸作幾雙鞋,他們都誇我做得好”。

陸珊聽著一對小情侶說著悄悄話,不忍打擾他們,正要離去,高文和和黎楠楠抬頭看到了陸珊,兩人都有點不好意思,忙站起來說:“陸參謀早,陸參謀早”。

陸珊看到自己打擾了這對小情侶,有點過意不去,急忙說:“你們早,我出來透透氣,你們聊吧”;黎楠楠有點害羞的說:“陸參謀,你們有事啊,我回去了,今天輪到我做飯了,回去晚了,老山哥又罵人了”,說完,黎楠楠順著石板路,向上麵跑去。

高文和看陸珊走過來了,也有些不好意思,為了避免尷尬,高文和關心的說:“陸參謀,應該多睡一會,這幾天太辛苦了,黎楠楠今天負責做飯,所以起的早,老山哥規定他們幾個女兵輪班幫助做飯”。

陸珊笑了笑說:“文和,打擾你們了,你們兩家裡的很近,種地是互相幫忙吧”;高文和說:“是呀,黎楠楠家都是姑娘,種地這樣的體力活還得靠我們家”。

陸珊看著高文和一副小男孩子的模樣,很可愛的樣子,就打趣的說:“文和,你將來要去她們家做倒插門女婿吧”;高文和有點不好意思的說:“陸參謀你見笑了,黎楠楠父母有這個意思,我父母還冇答應”。

“陸參謀,文和,你們在這呀”,赫平急急忙忙從後麵走過來,說:“剛接到總部的電報,有急事”,三個人來到陸珊的住處,赫平把電報稿交給了陸珊,到門口看了看,看到江嵐和吳娟都冇在,回身說說:“陸參謀,這裡隻有咱們三個人,你也冇什麼可隱瞞的,蔣裕光是你未婚夫吧”。

陸珊冇想到譚平這麼直接問自己,知道可能有問題了,有點尷尬的說:“是,我們是大學同學,在上大學時談過戀愛,已經有快兩年多冇見過麵了,到了皖北山區後在冇聯絡過”。

赫平說:“總部來電報了,蔣裕光是軍統在上海的潛伏人員,前一段時間蔣裕光想把你調到上海工作,總部冇有同意,現在蔣裕光到了廬城”。

“什麼,蔣裕光到了平城”,陸珊感到震驚,雖然自己在畢業分配時與蔣裕光產生了分歧,經曆過生生死死,對感情的事看淡了,但畢竟相處了幾年,彼此感情很好,對蔣裕光的事情還是很關心,問:“他到廬城乾什麼”。

赫平對陸珊說:“蔣裕光現在的身份是上海通達貿易商行的老闆,因為有一筆生意要做,來到了廬城,說有一份重要情報要轉交,約你去見麵,而且主要還是想和你見見麵”;陸珊疑惑的反問道:“這麼重要的情報,為什麼不在上海通過電台傳給重慶,還要在廬城交接,太周折了,也很危險”。

譚平回答:“這份情報是在廬城通過關係取得的,有關日軍在廬城一帶的兵力部署,很機密如果帶回上海太危險,路途太遠,在廬城交給我們,由我們用電台傳給總部,蘇處長是這麼說的”。

林梅又問:“在廬城什麼地方,那天見麵”;赫平回答:“廬城東關四道街滿江紅酒樓,大後天晚上”,赫平轉身又對高文和說:“文和,記得嗎,那個地方我們去過,在廬城東關四道街南端”。

高文和回答:“記得,是廬城的繁華地方,滿江紅酒樓可以說是廬城最大的酒樓,我們在那裡抓的何光,那裡人員往來頻繁,如果有事,比較容易脫身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