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郝明貴聽李久福提起自己當逃兵的事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說:“我們炮兵連長太黑了,總剋扣軍餉,還不讓我們吃飽飯,我就跑了”,郝明貴歎了口氣又說:“出來當兵還不是冇辦法,我父母四十多歲纔有了我,現在他們都七十多歲了,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他們”。

陸珊看著郝明貴,心裡充滿了同情的問:“戰爭結束了,你想做什麼”;郝明貴聽陸珊問自己這個問題,愣了一會兒,回答:“我想去開汽車,我覺得開汽車最威風了,想去哪就去哪”。

李久福聽郝明貴說想做汽車司機,搖了搖頭,傲氣的說:“我的理想是造汽車,開著自己製造的汽車去上海,去北平,要是冇有戰爭,我三叔說了就帶我去上海進一所汽車製造學校”。

李久福隨口提到他三叔,突然感覺有點不妥,趕緊住口,有點擔心看著林梅問:“陸參謀,現在是全國同力抗擊日本人,我和我三叔也算一家人了,我三叔是我們家裡最有文化的人,聽說他現在陝北洛川”。

陸珊聽李久福提到他三叔,心裡無限感慨,自己與地下組織失去聯絡已經快一年了,不知地下組織情況如何,於是就說:“現在全國同力抗擊日本人,委員長說人不分老幼,地不分南北,皆有守土抗敵之責,我們隻有一個敵人,那就是日本鬼子,你和你三叔當然是一家人了”。

赫平盯著李久福和陸珊,冷冷的說:“山城政府委員長心胸寬廣,海納百川,如果陝北方麵的人還是堅持蘇俄的那套東西,蔣委員長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”。

看著這幾個人,赫平心裡想,高文和、郝明貴這幾個人打起仗來有一套,但是頭腦簡單,政治問題和他們說不明白,於是又說:“陸參謀,這些政治問題最好不談,我們是軍人,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”。

陸珊知道自己的話戳到赫平的痛點,就對赫平說:“赫參謀,他們幾個隻是樸實的華夏軍人,不懂什麼政治,他們有什麼說的不對的地方,赫參謀彆往心裡去”。

赫平是軍統的骨乾,也是情報處長蘇格的心腹,不過有時也對軍統的做風有點看法,也感到自己有點小題大做,話說的有點冷,高文和他們隻是一群普普通通的士兵,每天在生死線上摸爬滾打,於是對著陸珊笑了笑,說:“陸參謀你多心了,我們是生死與共的戰友,這次炸燬日軍機場全靠他們幾個,哎,我也希望趕走日本人後過幾天太平日子”。

幾個人趕著馬車,繞過相馬鎮,一直向西而來,之所以冇有到秦掌櫃那裡,是因為敵人搜查的太緊,這裡距離平城太近,不安全,也怕暴露秦掌櫃這個聯絡點。

想到就要回到雲橋寨,想到炸燬日軍機場的勝利,坐在前麵趕著馬車的高文和,高興的用馬鞭子在空中抽了個響“啪,啪啪”。

郝明貴看著高文和高興的樣子,說:“咱們都是瞎高興,戰爭結束了最高興的是咱們得小排長,人家那纔是夫妻雙雙把家還,買上幾頭牛,蓋上幾間大瓦房,小日子紅紅火火了”,哈哈,哈哈哈,大家都笑了,馬車繼續前行,山區景色迷人,樹木蔥綠。

“突,突突”,後麵忽然傳來了摩托車的聲音,三輛三輪摩托車從後麵追了上來,陸珊回頭一看,心裡開始緊張了,看來人的裝扮,黑色男士禮帽,黑色綢緞外套,趾高氣揚的樣子,極有可能是廬城山本特隊,如果遇到日本兵,還好對付,在這些日本兵的眼裡,華夏人人都差不多,隻要冇有明顯的跡象,他們一般也看不什麼來。

廬城山本特工隊,大部分是華夏人,而且大部分是皖北本地人,對這一帶風土人情特彆熟悉,稍有一點破綻,就會被看出來。

三輪摩托車上坐著陳盛,前麵的章節提到過,他是山本特工隊的一個警長,在投靠日本人之前就是一個兵油子,當過警察,身手不錯,槍法很準,很得日本人的器重,這次山本命令他配合日軍的搜查行動,負責封鎖主要公路,對過往行人和車輛負責盤查,為了在日本人麵前好好表現,陳盛對搜查的事情特彆賣力,經常帶人在這條公路上巡邏。

陳盛遠遠看到一輛馬車的在前麵,車上坐著幾個警察,一輛馬車上有這麼多警察,陳盛心裡有點疑惑,心想馬車一直向西,距離廬城越來越遠,他們去乾什麼嗎。

於是,陳盛命令摩托車加快速度,從後麵追上來了,一邊追一邊大喊:“停下來,停下啦,我們要檢查”,聽見後麵的喊聲,陸珊命令道:“文和,停下了,準備戰鬥”,高文和勒住馬車,停下來,做好了戰鬥準備,看著從後麵追上來的山本特工隊。

陳盛戰鬥經驗豐富,在摩托車距離馬車還有十幾米的地方命令停車,他從摩托車上下來,快步走到馬車一側,問:“幾位,這是去哪裡,你們是那部分的,有證件嗎”。

赫平跳下馬車,陪著笑臉說:“長官您好,我們是蘇家鎮警察所的,到前麵五柳鎮辦點貨,這是我們的證件”,和平說著把證件遞給陳盛。

陳盛仔細的看了看赫平的證件,冇發現有問題,又問:“五柳鎮距離蘇家鎮這麼遠,怎麼跑那麼遠買東西”;赫平回答:“廬城的物價太高了,我們所經費有限,聽說五柳鎮東西便宜,所以跑遠了點”。

陳盛點點頭,把證件還給赫平,轉身正要離去,突然感覺有點問題,有兩個人的麵孔有點熟悉,自己一時想不起來,急忙轉過身盯著高文和,想起來了,這個小子和自己有過一麵之緣,偽裝成一個膽小怕事的山民,用手指著高文和說:“你,你你”;說著陳盛身手要掏槍,還冇等他掏出手槍,高文和的槍響了,“啪”,子彈從陳盛的腦門穿過,陳盛的屍體栽倒在路中間。

剛纔,陳盛一過來,高文和立即認出了他,心說要壞事,估計瞞不過去了,馬上握住勃朗寧手槍的槍炳,準備隨時出手;看到陳盛突然轉過身來盯著自己,知道他認出了自己,先下手為強,抽出手搶,搶先開了槍。

幾個人一看趙文和開了槍,打死了陳盛,也都跳下車,以馬車為掩護,向摩托車上的山本特工隊隊員開槍射擊,那幾個山本特工隊員也迅速跳下摩托車,以摩托車為掩護,與高文和幾個人形成對射,“啪,啪啪”,雙方一時形成膠著狀態。

高文和一看這樣不行,必須儘快解決戰鬥,也許用不了幾分鐘,附近的日軍馬上就會趕到,他摸出一顆手雷,用眼睛的餘光掃了掃對方的摩托車,“嗖”,扔出了一顆手雷,手雷正好落在摩托車邊,隻聽“轟”的一聲,幾個山本特工隊員被炸倒一片。

隨著手雷的爆炸聲,高文和喊道:“快撤,敵人就在附近”;幾個人拋下馬車,來不及看看那幾個山本特工隊員是死是活,一起向南邊的叢林跑去,跑了一會,高文和說:“我們現在還不能回雲橋寨,不能把敵人帶回去,應該奔野豬嶺,把敵人引到哪裡去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