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平城矢村司令官的辦公室,一封絕密電報擺在矢村的辦公桌上。

矢村看著站在自己辦公桌前的木村和川島,說道:“這次飛機場受到襲擊,損失慘重,大本營震怒,要嚴厲追查責任,敵人是如何發動襲擊的,弄清楚了嗎,那些發動襲擊的華夏軍有訊息嗎”。

川島站在矢村辦公桌前,緊張的滿臉汗水,深感責任重大,聽到司令長官問自己,馬上回答:“將軍,華夏軍是在山頂發動攻擊,使用的攻擊武器是60迫擊炮,一共發射了二十四發,我們在山穀中找到了迫擊炮和彈殼”。

川島看到司令長官的臉色很難看,就為自己辯解道:“將軍,幾發60迫擊炮彈的殺傷力有限,本來不會對飛機場造成這麼大的損害,主要原因是這些飛行員違反飛行原則,轟炸機返回機場應該把機箱的汽油放出來,可是這些人懶惰懈怠,冇有及時把機箱的汽油放出來,迫擊炮爆炸引燃了機箱裡的汽油,飛機自身發生爆炸,損失才如此巨大”。

矢村嚴厲的問:“這些迫擊炮來自哪裡,華夏軍是如何得到的,這些可惡的華夏軍抓到了嗎”;

川島回答:“昨天早上,在一個山坡上,有幾個士兵與這些華夏軍發生了搏鬥,四個士兵死難,不過這些華夏軍還冇抓到,我正組織部隊儘全力搜山,迫擊炮已經移交給木村君”。

木村:“將軍,這些迫擊炮原來儲存在廬城南關彈藥庫,後來配給皇協軍聯隊,這些華夏人,根本冇有嚴格管理製度,也冇有準確的記錄台賬,隨意發放這些迫擊炮,中間幾移其手,現在查詢起來很困難,我已經逮捕了皇協軍聯隊的軍需官,正在進一步追查中”。

川島有些無奈的說:“皖北是個山區,山高林密,方圓幾百裡,這夥華夏軍隱藏在山區,確實很難找到他們,最好從敵人內部找到線索,發揮我們諜報人員的作用”

矢村拿起桌子上的電報說:“這是一封絕密電報,是我們潛伏在華夏軍b集團軍內部的諜報人員冒著生命危險搞到的,目前在皖北山區活動的華夏軍的指揮官,是一個女人,山城政府b集團軍情報參謀,名字叫陸珊”。

木村急切的問:“將軍閣下,這隻部隊的指揮官是一個叫陸珊的女人,這隻隊伍住在哪裡,有具體位置嗎”。

矢村:“目前還冇有這隻隊伍的具體位置,這隻隊伍的警惕性極高,與總部的往來電報中,從不泄露自己的駐地,就連他們總部指揮官也未必知道他們的具體位置,隻是通過電報向他們釋出命令”。

“不過還有一件事”,矢村看著自己不知所措的兩位部下,又補充說:“近期,上海駐屯軍特高課破獲一個山城軍統的諜報站,秘密逮捕了這個諜報站的負責人,諜報站負責人的名字叫蔣裕光,這個蔣裕光還有一個身份,他就是陸珊的未婚夫”。

“啊,這是個好訊息”,川島和木村一起說:“將軍,這個蔣裕光現在在哪裡,他被逮捕的事山城政府知情嗎”。

矢村:“我們是秘密逮捕,目前蔣裕光的身份還冇有暴露,我已向上海方麵提出要求,這個蔣裕光過幾天就會到廬城,你們要充分利用蔣裕光的特殊身份,一網打儘陸珊的部隊,消除對廬城地區的威脅”。

木村立正回答:“將軍閣下,請放心,這次有了這個蔣裕光的幫助,陸珊的部隊一定會被一網打儘,我們回充分利用蔣裕光的關係,摸清華夏軍咋皖北的情況”。

蘇家鎮警察所所長王山貴,這幾天累壞了,聽說飛機場受到襲擊,損失不詳,川島隻是命令他一起協防,封鎖進山的道路,嚴查過往行人,冇辦法,隻能組織三十幾個警察進山搜查,折騰了一天一宿,也冇什麼結果,早上八點多鐘,纔回到蘇家鎮。

看著累的精疲力儘的三十幾個弟兄,王山貴安排了幾個人對過往行人進行盤查,其他人馬上回所裡休息,他自己也已累壞了,想馬上回家休息。

王山貴來到家門口,發現有點異常,家門口看門的家人不在那,王山貴心想肯定是看我搜山去了,趁這個機會偷懶了,看我一會怎麼收拾他們。

王山貴進了家裡院門,回身把院門關上,發現有兩個陌生人站在自己身後,他剛想大喊,卻發現一把冰涼的軍刺抵在自己的左肋下,一個陌生人說:“王所長,最好少說話,客廳裡請”;王山貴知道出事了,冇辦法隻能乖乖的進入客廳。

王山貴進入客廳,看到自己的父親,妻子、兩個孩子都在客廳裡,幾個家人也蹲在牆角,又看到了那天找自己買迫擊炮的兩個人,一男一女,心想這下完了。

來的這幾個人是陸珊、高文和幾個人。陸珊、高文和幾個人在山頂上隱蔽到第二天拂曉,看看山下冇什麼動靜了,日本人撤回去了,開始商量下一步怎麼辦。

陸珊提出方案:“去蘇家鎮,去找王山貴,爭取在他的幫助下,混過敵人的封鎖線”;赫平表示懷疑地問:“上次已經找王山貴買了迫擊炮,這次他有了警惕,還能配合我們嗎”。

陸珊回答:“這次去,我們明說用他賣給我們的迫擊炮襲擊了日軍機場,這個事要是被日軍發現,他就是有一百顆腦袋也不夠砍的,他肯定會配合我們的”。

高文和也表達了自己的意見:“我同意陸參謀的意見,敵人以為他們搜山,我們肯定會跑的遠遠的,做夢也不會想到我們會到蘇家鎮,會到他們的眼皮底下,這個王山貴投鼠忌器,上了我們的船,想下也下不去了”。

就這樣幾個人,辨彆了一下方向,悄悄地從山上下來,到蘇家鎮一看,鎮上負責盤查過往行人的警察不在,鎮南端的路口敞開通行,他們大搖大擺的進了蘇家鎮,來到王山貴家迅速控製了他的家人。

在王山貴的書房裡,陸珊看著一臉沮喪的王山貴,笑著說;“王所長,你彆緊張,隻要你配合我們,我們不會傷害你和你的家人,何況你還幫過我們,也可以說是立了大功,我們會記得的”。

王山貴有點發矇,問:“女長官,我立過什麼功,我怎麼幫助你們了”;陸珊看著王山貴發矇的樣子,微笑著說:“王所長貴人多忘事哦,前段時間你賣給了我們兩門迫擊炮,難道你忘了嗎,我們前天就是用這兩門迫擊炮炸燬了日軍飛機場,日軍在飛機場的十幾架轟炸機都報銷了,這事現在震動全國,有你一份功勞啊”。

王山貴聽陸珊說,用自己提供的迫擊炮襲擊了飛機場,炸燬了十幾架飛機,原來炸飛機場的事是這幾個人乾的,後脊梁直冒冷汗,臉色發白,腿直軟,帶著哭腔說:“女長官,你行行好,這要是讓日本人知道了,我們一家就全完了,就是有一百顆腦袋也不夠日本人砍得”。

陸珊嚴肅的說:“王所長,你放心吧,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了,日本人是不會知道的,我們會保護你的,現在我們需要你的幫助”,陸珊看到王山貴情緒穩定了一些,接著說道:“王所長,現在日本人搜查得很嚴,我們需要你提供幾套警察服裝和證件”。

投鼠忌器,王山貴也冇有其他辦法,隻能按照陸珊的吩咐,給陸珊、高文和幾個人每人一套警察服,還有證件,陸珊、高文和幾個人偽裝成蘇家鎮的警察,趕著一輛馬車,離開了蘇家鎮。

山區的路迤邐彎曲,路兩側是翠翠的青山,炎炎的夏日,天空的雲彩多姿多彩,陽光穿過層,散發著朦朧光芒,似夢幻一般。馬車輕快的跑在山路上,馬蹄踏在山路上發出“嚓,嚓嚓”清脆的聲音,驚得小鳥飛飛。

陸珊、高文和幾個人趕著馬車大搖大擺離開蘇家鎮,帶著輕鬆勝利的喜悅走在山路上,幾個人都是一身警察服裝,若有人問起就說是蘇家鎮警察所的,去廬城辦事。

這次蘇家鎮之行,收穫頗豐,不但躲過敵人的搜查,而且威脅與利用並施,迫使蘇家鎮警察所所長王山貴就範,同意以後合作,為他們的行動提供方便,還為他們提供了警察服裝和證件,幾個人有了合法的身份,以後行動更方便了。

陸珊看著對麵的郝明貴,好奇的額問:“二排副,你的迫擊炮射擊技術不錯,炮兵待遇比步兵好多了,你怎們改成步兵了”;郝明貴還冇來得及回答,李久福在旁邊哈哈大笑,說:“陸參謀,你不知道啊,他是個逃兵,當了二年炮兵,逃跑又被抓回來了,不好意思回去做炮兵,就來我們連了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