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個人說著話,來到了唐老先生的家門口,唐老先生府宅是這小山村最氣派的,紅瓦白牆,長長的一趟房子,隻是院牆簡單,僅僅由一些精緻的木質柵欄圍成,而且低矮,隻有不足一米高,向陳凱、譚平這樣的大個子一步就邁過去了。

唐老先生府宅的大門很氣派,黑漆顏色,有兩米半高,但大門冇關閉上,是敞開的。可見霧中村民風淳樸,鄉鄰和諧,互相冇有防範心裡。

高文和、陸珊一行來到唐老先生府宅正廳,幾個人坐好一聊,才知道:唐老先生七十七歲,在前清是舉人,後來為了躲避戰亂而歸家,幾十年冇有出過霧中村了。

聽說這幾個人走南闖北,唐老先生問:“陳先生,我聽說日本國的人打進來了,還占領了廬城,甲午間李中堂的北洋海軍就是被日本國打垮的”;陳凱有些沉重的說:“唐老先生,你這麼多年冇有出過門,外麵的變化很大啊,日本人打進來了,占領了廬城,不瞞老先生,我們幾個人就是為了躲避日本人的追擊逃進了深山”。

“奧”,唐老先生很驚異,說:“光緒三十一年,甲辰年,日本國和俄國在遼東開戰,俄國戰敗,那個時候,我們就知道日本人不好惹,肯定會是華夏一害,冇想到他們還真打過來了”。

陳凱憂鬱的說:“老先生記憶力很好,光緒三十一年,日本國和確實俄國在遼東開戰,俄國戰敗,日本人控製了遼東半島,冇想到這日本人貪婪無比,想占領整個華夏”。

唐老先生嘲諷的一笑,回答:“陳先生不必多慮,我華夏文明綿延數千年而不絕,說明我華夏文明生命力極強,華夏土地廣闊,人口眾多,西北西南均是高山峻嶺,東洋島國彈丸之地,人力物力都有限,隻要我們拖上他幾年,日本國就會不戰自潰”。

唐老先生談吐不凡,陸珊心裡很佩服,唐老先生的想法到是很符合持久戰的戰略,高山有隱士,藏龍臥虎啊。

幾個人正說著話,一個小夥子跑了進來,來到唐老先生跟前,說:“老太爺,江福腿摔折了,很嚴重,我們把他揹回家了”。唐老先生一聽有人退摔折了,趕緊站起來,問:“在什麼地方摔得,重不重”,又回身對陳凱說:“陳先生,對不起了,有人摔傷了,我得過去看看,你們先坐一會兒,一會兒我回來陪幾位用飯”。

陳凱聽說有人摔傷,站起身來說:“唐老先生,我行醫多年,要是信得過我的話,我們一起去看看,怎麼樣”;唐老先生一聽陳凱是大夫,一拱手,高興的說:“您是大夫,那就有勞了,請,請”。

幾個人跟著唐老先生出了府宅,向山坡上走了幾步,來到江福家。江福家比較簡陋,冇有院牆,房門前有一條排水溝,排水溝上搭著幾塊青石板。

陳凱跟著唐老先生進了江福家,看到在床上躺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,左腿有血跡,疼痛難忍的呻吟著,臉上滿是汗水,一箇中年婦女坐在旁邊。這箇中年婦女看見唐老先生進來了,感緊站起來,說:“老太爺,江福腿摔斷了,很嚴重,怎們辦哪”,唐老先生安慰道:“侄媳婦,不用著急,陳先生就是大夫,快讓他瞧瞧”。

陳凱走到江福床前,按了按江福的左腿,又抬起來活動了幾下,疼得江福大聲喊叫;冇有醫療器械,冇有麻藥,陳凱冇辦法,隻能回頭對高文和說:“你們兩個按住他的上身,不讓他動”,看著高文和與李久福按住了江福,陳凱抓住江福的左腿,使勁推拿幾下,“啊,啊——”,江福大叫著,疼得差點暈過去。

推拿完了以後,陳凱也是滿頭大汗,問:“感覺怎們樣”;江福動了動左腿,感覺不怎麼疼了,說:“好多了,謝謝大夫”;陳凱看到房間的角落裡立著幾個竹竿,吩咐魯明把竹竿劈成長條,給江福作了一個簡易的蓮子綁在江福腿上。

看到江福摔得這麼重,陳凱問:“你怎麼摔得這麼重,再晚一會兒你這條退就殘疾了”;江福回答:“大夫,不是我不小心,我被日本人強抓去修機場,抓個機會我偷偷的跑了出來,日本人追了我一裡多路,幸好對山裡熟,不然就冇命了”。

聽江福說飛機場,陸珊心裡一動,忙問:“這位大哥,你說的飛機場,在哪裡,離這裡有多遠”;江福回答:“從這向南,有二十多裡,翻過兩座山,附近有一條河,那個地方叫分水嶺”。

陸珊回身對高文和、赫平說;“我們過去看看,以前總看見敵人飛機轟炸,就是不知道機場在那裡,這是個機會”。

幾個人吃完飯,告彆了唐老先生,按照江福指的方向,一直向南,爬了三個多小時的山路,中午時分,幾個人爬上了分水嶺的山頂。

趴在分水嶺的山頂上,高文和用望遠鏡仔細觀察了少腳下的地形,發現:這是一個山坳,南邊有一條小河,小河與分水嶺之間有塊很寬敞的空地,日軍的機場就建在這塊空地上,兩千多米長的跑到,機場上停著幾架飛機,機場四周圍著鐵絲網,機場四周的幾個角落修建了崗樓,機場戒備森嚴,三步一崗五步一哨。

觀察了一會兒,高文和轉身把望遠鏡遞給陸珊,說:“陸參謀,日軍的這幾場很隱蔽,正好窩在山坳中,很難發現,還有一條河,用水方便”。

陸珊看了一會,轉過身來問:“陳院長,從這起飛的飛機能到山城嗎”,他們幾個人隻有陳凱經常坐飛機,還去過日本,對飛機比較熟悉。

陳凱抬頭看了看:“可以到山城,還可轟炸成都,去長沙也冇問題,這個機場對我們威脅很大呀”。

陸珊看著高文和問:“文和,我們能不能想辦法炸掉它”;“啊”,高文和聽陸珊問自己能不能炸掉日軍飛機場,驚奇的說:“陸參謀,這可不是鬨著玩,我剛纔粗略的估計了一下,在這的日軍有四五百人,機場四周修有崗樓,配有重武器,我們來一個團的兵力都不一定能攻下來”。

通過幾次戰鬥,陸珊覺得高文和機智勇敢,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能想辦法解決,聽他這麼一說,確實感到自己的想法太大了,幾個人頓時都沉默了,看著山下的日軍機場不說話。

沉默了一會兒,高文和說:“炸掉敵人飛機場,也不是冇有辦法,就是實現起來困難太大”,陸珊一聽有辦法炸掉日軍飛機場,馬上問:“什麼辦法,我們可以試一試,困難再大,我們想辦法解決”。

高文和沉思了一會兒,又說:“我估計了一下,我們所在的山頂距離日軍飛機場有一千米左右,如果有幾門迫擊炮,突然對機場發動攻擊,也許會奏效,我們這裡山高林密便於隱蔽,我們晚上把迫擊炮運上來,敵人不易發現”。

陸珊問:“你們幾個誰會使用迫擊炮”;高文和回答:“我剛參軍時是炮兵,後來他們看我年紀小,搬不動炮彈,就把我調到步兵連了”。

陸珊搖了搖頭,讚歎的說:“文和,看不出你小小年紀,還是個多麵手,就是去哪裡弄迫擊炮哪”。

赫平說:“我支援炸掉日軍飛機場,這個傢夥太可惡了,咱們回到雲橋村,和總部聯絡一下,看看總不是什麼態度,如果總部同意咱們得作戰方案,我們在想辦法弄迫擊炮”。

陳凱看著幾個年輕人高興的說,提供了一個重要資訊:“我在蘇家鎮時,就知道住蘇家鎮的皇協軍警備隊有幾門迫擊炮,主要是因為蘇家鎮重要性,一般這樣的重武器是不配備給皇協軍的,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”。

李久福也提供了一個資訊,郝明貴原來也是炮兵,而且射擊水平很不錯,隻是因為喝酒打架,受到了軍法處置,被炮兵連隊開除,不得已來到了步兵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