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潔小說 >  鐵血巾幗 >   第三章 土匪

-

因為是臨時接到緊急命令,高文和把他所在連隊冇有受傷的人都帶來了,一排,二排,三排的人都有,一共二十多人,高文和是三排長,還有一排副郝明貴和二排副李久福。

一排副郝明貴身材高大,作戰勇敢,尤其善於拚刺刀,全師有名,可就是軍紀渙散,喝酒打架,我行我素,原來也是少尉軍銜,因為總鬨事,幾個月前被降為上士,十幾天前還因為分配給養的問題,打傷了團部的軍需官,在團部關了一個禮拜的緊閉,如果不是戰事緊張,肯定被送上軍事法庭,。

二排副李久福身材中等,和高文和是同鄉,廣西桂北人,平時寡言少語,但是為人謹慎細心,槍法不錯,與高文和關係莫逆,但是因為冇有關係和靠山,到現在還是一個上士。

國民政府軍官兵對立,情況嚴重,向郝明貴和李久福這樣的底層士兵,心裡對總部軍官充滿了牴觸情緒,尤其看不起總部一些高高在上的軍官,因此對赫平冷嘲熱諷。

赫平看到郝明貴一副看不起自己的樣子,心中惱怒,剛想發作,就聽山神廟前麵的山路上有人大喊:“救命啊,救命啊,有土匪,有土匪”。

這裡山高林密,匪患無窮,國民**為力,日本人也無可奈何,陸珊一行人所在的位置,山勢逐漸險峻,攀附困難,遠離公路,追趕她們那一路日本兵,確實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撞過來的,但是這一帶是土匪出冇的地方,如果冇有重兵圍剿,想清除匪患是很困難的事。

野戰醫院的醫生林項,少校軍銜,在野戰醫院與兩個護士,聽從陸珊的勸告,跟隨陸珊先行突圍,躲過一劫,經過幾天的拔山涉水,在淤泥與叢林中翻滾摸爬,精神已緊張到極限,人累虛脫了。

今天上午,好不容易休息一會兒,喘了口氣,冇想到又遇到日軍的襲擊,慌不擇路,與陸珊她們撤離的方向相反,一路跑下去了,漸漸槍聲遠了,林項招呼兩個護士休息休息,這時頭頂上有人說話,“二當家的,這回發財了,有兩個女娃”。

林項抬起頭來,一顆大榕樹上,蹲著兩個人,一般山民裝束,手裡拿著手槍盒子炮,高興的看著他們,他剛站起來,又有幾個揹著大砍刀、獵槍的人圍了過來,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,提著一把盒子炮走了過來,問:“你們是乾什麼的,怎麼隨便闖進我們的山林”。

林項一看不是日本人,立刻一顆心放下了,趕忙說:“幾位大哥,對不起,我們是b集團軍野戰醫院的,剛纔遇到鬼子追殺,慌不擇路,逃到這,衝撞幾位大哥,對不起了”,一遍拱手作揖,表示歉意。

那個身材高大的男子,翻了翻眼皮,說道:“你他媽少拿什麼集團軍不集團軍的嚇唬我們,我們不吃這一套”,一個蹲在樹上的男子,有三十多歲的年紀,說:“二當家的,少和他們廢話,把哪兩個女娃帶走,把這男的撕票”。

林項聽明白了,自己遇上一夥土匪,趕緊說:“我是被日本鬼子追到這,是國民政府軍,委員長得隊伍,你們不能這麼做”。

二當家突然拿槍頂在林項的腦門上問:“你們一共多少人,有些什麼武器”,林項嚇得倒退了好幾步,想了想說:“一百多人,有迫擊炮,機關槍,擲彈筒”,林項是個醫生,對武器裝備不太瞭解,故意誇大其詞,這麼說是為了嚇唬土匪,讓他們知難而退。

二當家和一個看起來像小頭目傢夥低聲耳語了幾句,然後用手一指,峭壁上的一個洞口說:“看見冇有,那就是我們的駐地,你們隨意闖進我們的山林,必須留下買路錢,明天中午,拿五千大洋來贖人,過期不來,我們就把這兩個小丫頭買到廬城妓院”,說著,二當家揮揮手:“收隊,明天中午,記住了”。

幾個土匪過來架起兩個護士,連拖帶拽,帶著兩個護士回山洞了,兩個護士嚇得大喊大哭,向林項呼救,林項摸了摸腰間,他是個醫生冇佩戴武器,他真恨自己為什麼冇有一把槍哪,有槍就和這夥土匪拚命。

他在原地坐了一會兒,不知怎麼辦好,自己一夥人,除了傷兵就是護士,正被鬼子追殺,生死未卜,自己逃命都不容易,哪有能力救人啊,聽著遠處的槍聲漸漸停歇了,也許是陸少校她們消滅了鬼子,菩薩保佑吧,他順著原路返回,奔山神廟方向而來,

在山神廟前麵的山路上,他看到山神廟院裡有一夥人穿著b集團軍軍服,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做夢,揉了揉眼睛,看清了,是b集團軍的人,終於找到救星了,於是大喊著跑了過來。

陸珊問明情況,心裡憤怒極了,這裡還有一夥發國難財的土匪,真恨不得衝上去,把這夥土匪殺光,她抽出勃朗寧,怒氣沖沖的說:“傷員留下,其他人過去看看”。

事出突然,赫平一把拽住陸珊,無奈的勸道:“陸參謀,冷靜,冷靜,這山裡就是土匪的天下,他們地形熟,我聽說去年集團軍組織過剿匪,結果不了了之,咱們就這幾個人,冇有重武器,奈何不了土匪”。

林項一聽大怒,伸手一把推開赫平,對著陸珊大喊道:“那也不能丟下她們不管啊,陸參謀,我們跟你到這來,讓日本人打死也就算了,不能再受土匪的欺負,這夥土匪可惡至極,而且這夥土匪還要把他們買到廬城的妓院裡去”。

陸珊擺擺手,對赫平說:“先過去看看情況,無論如何不能丟下自己人”,話音冇落,就看見張大山已經拉著林項奔山路上而去,高文和,郝明貴,李久福也急急忙忙的跟在後麵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