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陳凱夫人著急的樣子,陸珊隻能如實相告,“陳夫人,陳凱院長確實失蹤了,現在全城各個路口已經戒嚴,查詢陳凱院長,通過對馮嫂的盤問,現在可以確定陳凱院長被人綁架了,這夥人綁架陳凱院長的目的還不清楚,馮嫂是他們的內應。”

“冇想到這個馮嫂是個臥底,枉費了我和先生可憐她,我們一直把她當成一家人”陳凱夫人氣憤地說:“赫老弟,你們趕快想想辦法,救救陳凱,陳凱隻是一個書生,安安穩穩的做人,也冇有仇家,是什麼人處心積慮的對付他。”

赫平經常到陳凱家來,和陳凱夫人很熟悉,看到陳凱夫人著急的樣子,安慰說:“大嫂,你不要著急,我們會儘力的,那些人既然是綁架,一定另有圖謀,暫時就不會傷害陳院長,這位是陸參謀,負責營救陳院長,我們聽陸參謀下一步的安排。”

陸珊思索了一會兒,對陳凱夫人說:“陳夫人,你要相信我們,一定會把陳院長營救回來,我們會安排人保護這裡的,現在你上樓去吧,休息休息,有事我們會叫你的。”陳凱夫人點點頭,知道自己在這裡幫不上忙,起身上樓去了。

因為出來參加宴會,陸珊等人都穿著便裝,所以陸珊決定:“赫參謀,我想今晚我們就住在這裡,等到明天,看看那個貨郎唐叔來不來,我們留在陳院長家客廳,文和帶著魯明幾個人留在洛克麪包車裡,不過洛克麪包車不能停在陳院長家門口,一直向東,距離陳院長家門口三四百米的地方停車,監視陳院長家門口的情況。”

赫平同意陸珊的計劃,對高文和說:“文和,你和魯明幾個人,開車到距離陳院長家門口三四百米的地方停車,輪流監視監視陳院長家門口的情況,預防突發情發生,我和陸參謀,江嵐幾個人就待在這個客廳裡,讓那個王槐善回家,暫時待在家裡,那也不要動。”

高文和離開陳凱家客廳,出了院門,吩咐王槐善開著福特轎車回家,高文和打開洛克麪包車車門,簡要的介紹了一下情況,命令道:“大貴,你和章達進小樓,裡麵隻有赫參謀,陸參謀,江嵐三個人,力量單薄,我們幾個留在車裡,快去吧。”

郝明貴,章達下車,進入院門,高文和上車,車裡還有魯明,李久福,肖東,高文和命令魯明:“魯明,一直向東,開出去三百多米的地方停下來。”

“吐吐——”魯明啟動洛克麪包車,夜深人靜,不敢按響車笛,沿著蓉城路,緩慢的向東駛去,開出去三百多米,在幾棵茂密的榕樹下停了下來,這一帶也是和陳凱家一樣的建築,灰色的院牆,為了行動迅速,魯明掉轉車頭,車頭向著陳凱家院門的方向。

高文和舉起望遠鏡,蓉城路燈很少,恰巧在陳凱家院門口有一盞路燈,光線明亮,可以清晰的看到陳凱家院門口的情況,“好,就是這裡了,我們幾個輪流觀察,一定要謹慎,不能有任何疏漏。”

魯明看著不遠處陳凱家的院門,問:“隊長,我們就這樣待著,還要做點什麼?”高文和回答:“不是待著,而是監視,監視陳凱家的院門的情況,根據我們掌握的情報,明天早上會有一個接頭人,我們的任務是迅速控製這個接頭人,通過他找到陳凱院長。”

“磨剪子鏘菜刀幺,磨剪子鏘菜刀幺——”一個男子粗豪喊聲,驚醒了高文和,高文和從座位上側身觀看車外,一個男子挑著一對貨郎攤從洛克麪包車旁走過,向陳凱家院門口走去,這名男子中等個頭,體態偏瘦,灰色粗布短袖外衣,帶著黑色瓜皮帽,走路有一點八字腿,因為背對著洛克麪包車,看不清麵容。

李久福看著走向陳凱家的院門的貨郎,輕聲的說:“來了來了,一個貨郎,看樣子是去陳凱家的。”

看了一下手錶,早晨五點半,高文和猛然想起來,昨天晚上馮嫂交代,和馮嫂聯絡的人,就是一個貨郎,接頭暗號也是磨剪子鏘菜刀,看樣子獵物上鉤了,高文和輕輕地拍了拍司機位置上的魯明,輕聲說道:“魯明,看到冇有,前麵那個貨郎,跟上他。”

魯明啟動洛克麪包車,緩慢行駛,靜靜的跟在貨郎後麵,洛克麪包車車窗是茶色玻璃,看不清裡麵的人,因此冇有引起貨郎的注意,貨郎走到陳凱家院門口,停了下來,賣力的吆喝:“磨剪子鏘菜刀幺,磨剪子鏘菜刀幺——”

過個幾分鐘,馮嫂從院裡出來,看了看左右冇有其他人,笑著對貨郎說:“原來是唐叔啊,家裡有幾把菜刀生鏽了,請您進來,磨一磨,就在樓下。”唐叔回答:“原來是馮嫂啊,起的這門早!”

唐叔看著馮嫂,馮嫂讓自己進院,馬上產生一些疑慮,按照地下接頭規矩,唐叔是不能進入陳凱家院門,難到情況有變,唐叔看著馮嫂,馮嫂麵色平靜自如,看不出有任何問題,也許真有幾把菜刀需要磨,但還是謹慎一些好,唐叔笑了一下,回答:“大姐,我們貨郎到處走,身上有一股怪味,一看這家就是大戶人家,主人家會煩的,你還是把菜刀拿出來吧,我就在這裡磨磨。”

唐叔不肯進入院門,出乎馮嫂意外,馮嫂有些不知如何應對,高文和看準這個空擋,命令魯明:“魯明,快一點開過去,拿下這個貨郎!”

“嗚——”車輪和地麵劇烈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,魯明得到高文和的命令,猛踩油門,洛克麪包車猛然加速,向貨郎衝去,隻有一百多米的距離,瞬間就到了貨郎背後,“吱——”魯明狠狠的踩住刹車,洛克麪包車驟然停在貨郎身後,高文和,郝明貴,肖東衝下洛克麪包車,架起貨郎的胳膊,貨郎連同一對一對貨郎攤,一起拽進院門。

聽到背後的汽車聲,貨郎就感到不妙,但是這裡街道狹窄,清早時分,家家戶戶的院門都關閉,冇有躲藏的地方,再說人的兩條腿怎麼能夠快的過汽車輪子。

根據馮嫂的交代,貨郎每天早上五點多鐘過來,陸珊和赫平幾個人早早起來,等著貨郎的喊聲,果然五點半左右,外麵傳來了貨郎的喊聲,陸珊幾個人隱蔽在院門後麵,讓馮嫂按照計劃,開門把貨郎引進來。

冇想到貨郎極為謹慎,不肯進入院內,陸珊正猶豫要不要采取行動,高文和已經行動了,把貨郎唐叔拽進院門,反手把唐叔捆了起來,“你們乾什麼,你們是什麼人,放開我!”唐叔大聲的嚷嚷著。

赫平看到高文和幾個人控製了唐叔,冷笑了一聲說:“彆裝了,我們是什麼人你應該清楚,你是什麼人我們也清楚,肖東搜搜他!”

肖東和章達過來,推倒貨郎攤,貨郎攤就是摞在一起的三個小木匣,在最底層的小木匣內,搜出一把日式十四式手槍,還有一顆手雷,赫平看了看這個所謂的唐叔,說道:“閣下,這還有什麼可說的,交代了吧,你是什麼人,你們綁架陳凱院長的目的是什麼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