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韓副署長,辦公室電話——0952”,陸珊麵無表情的說:“我記下了,不過我們與山城警察署無關,我們是山城防務部的,奉命追查假幣,你還是老實交代吧,這些假幣是你自己印製的,還是有其他的來源”。

“錢善仁,你聽說過山城防務部吧,我們經手的案子,不會是一般普通刑事案件,你一定知道問題的嚴重性”,陸珊口氣平和,隱含著威嚴

山城防務部的,他們是中統還是軍統,錢善仁心想,他們怎麼會負責假幣的追查,一般這種事都是由山城警察署負責,中統和軍統這些人,行事心狠手辣,做事不擇手段,如果被他們盯上了,隻有死路一條,誰也救不了自己。

錢善仁感到問題重大,大禍臨頭了,急忙跪倒在地,換了一副麵孔,哀求道:“長官,我是財迷心竅,私下兌換了一些色子,希望看在韓副署長的麵子上,放過我,我願意出十根金條,三千塊銀元平事,希望幾位長官高抬貴手”。

陸珊冷冷一笑,說道:“錢善仁,你站起來說話,我們對你和那個什麼韓副署長不感興趣,對金條銀元也不敢興趣,我們就想知道這些假幣的來源,如果是你自己印製的,我們還要查封你的作業場地和模板,私自印製假幣,數量幾百萬,你知道是重罪嗎”。

“假幣的來源,這個——”,錢善仁支支吾吾的,不願意回答,魯明疾步上前,狠狠的抓住錢善仁的肩膀,厲聲說道:“長官,不用和他廢話,他願意做英雄好漢,去軍統刑訊室作好漢,把燒的通紅的鐵鉗子,在他身上滾幾圈,他就交代了,走——”。

錢善仁臉色慘白,大汗珠子不停的從額頭上掉下來,知道這夥人說的是真的,聽說在軍統刑訊室,燒的通紅的鐵鉗子還是最輕的刑罰,錢善仁雙手作揖,哀求道:“長官,息怒,息怒,我說,我把我知道的都說出來”。

錢善仁一直作布匹生意,經常往來於金陵,滬江和山城之間,兩年前認識了一個叫何山郎的人,何山郎在生意上給了錢善仁很多幫助,一年前又引誘錢善仁販賣假幣,無償向錢善仁提供假幣,還給了錢善仁幾百銀元作活動經費,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事,錢善仁又以一比五十的價格,賣出假幣,從中又賺了一筆。

“何山郎,是個什麼人”,陸珊有些困惑的問道:“印製假幣,需要人工費,紙張,設備的等等,也是要有成本的,何山郎怎麼會這麼好心,一分錢不要,白送給你”。

“這個——”,錢善仁咬著牙,最後交代,“這個何山郎,是個日本人,真實名字是河野三郎”。

錢善仁交代,河野三郎隸屬於滿州株式會社滬江分社,主要任務是大量印製假幣,在山城,蓉城,漢中等地大量散發,不知道河野三郎這麼做的意圖。

陸珊知道了,日本人大量印製假幣,大量散發,是想擾亂山城金融秩序,引起經濟秩序混亂,用心險惡,“河野三郎,他現在在哪裡,手下有多少人”,錢善仁交代,“河野三郎在津縣,手下人不多,隻有五六個人,冇有重武器”。

這時,赫平走了進來,聽說河野三郎在津縣,覺得事不宜遲,最好馬上行動,因此說:“陸參謀,我們應該馬上行動,去津縣,讓錢善仁帶路,找到河野三郎的住處”,陸珊覺得赫平的建議有理,回答:“好,馬上行動,正好外麵有一輛美式洛克麪包車”。

陸珊嚴厲的對錢善仁下達命令,“錢善仁,你要好好表現,帶我們找到河野三郎,立功贖罪,你現在涉嫌兩項罪名,販賣假幣,還私通日本人”,錢善仁急忙鞠躬回答:“長官放心,我一定立功贖罪,河野三郎的住處去過幾次,就在津縣縣城,南山山腳下,南山路十八號”。

陸珊幾個人押著錢善仁,陸續上了美式洛克麪包車,美式洛克麪包車共有四排座,都是沙發靠背椅,包括駕駛室,坐上去舒適愜意,赫平和魯明坐在駕駛室,赫平開車,高文和和李久福押著錢善仁坐在後排,在後排是陸珊和江嵐,最後排是郝明貴,肖東,章達,整整十個人,美式洛克麪包車還感到很寬敞。

“笛笛——”,赫平按響車笛,啟動美式洛克麪包車,洛克麪包車沿著燕山街緩緩前行,錢善仁提醒道:“這位長官,洛克麪包車我剛剛提回來兩個月,加速特彆快,踩油門要輕一些,當然,刹車也特彆靈敏,車速可以達到五十公裡每小時”,在民國時期汽車速度一般在二三十公裡左右,五十公裡每小時已經是超高速了。

津縣縣城在山城西南方,距離山城有六十多公裡,美式洛克麪包車車速可以達到五十公裡每小時,應該一個多小時到達,但是從山城津縣縣城山巒起伏,基本上都是盤山公路,蜿蜒曲折,有幾段公路實際上就在半山腰,山腳下就是滾滾的長江水,景色優美,但是山勢險峻,赫平車速一直控製在二三十公裡左右每小時,兩個多小時後,中午時分,纔到達津縣縣城。

津縣縣城處於南北兩座山峰之間,一條公路穿城而過,整座縣城位於山腳下,房屋大多是平房,也有幾棟二三層的小樓,群山環抱,景色優美。

津縣縣城地處山城西南山區,可以說是後方的後方,遠離戰火,也冇有日本飛機的騷擾,雖然華夏還處於戰亂時期,津縣縣城確實一片祥和,津縣縣城冇有城牆,也冇有哨卡,馬路上人群絡繹不絕,山區常見的獨輪車,馬車,牛車擠滿道路,還夾雜著小販的叫賣聲。

“喔,喔喔——,駕,駕——”,車老闆的趕車聲;“香菸煙火桂花糖,香菸煙火桂花糖”,“炸年糕,炸年糕——,一塊錢三塊”,小販的叫賣聲。

津縣縣城由東至西,赫平駕駛著美式洛克麪包車,穿過整座縣城,來到津縣縣城最西麵,錢善仁指著前方的不遠處的一個院落說:“長官,那個灰色的院落,就是河野三郎的住處,南山山腳下,南山路十八號,我經常來,他們認識我的洛克麪包車,車停在門前就可以,他們不會懷疑的”。

陸珊順著錢善仁指著前方,果然,在南側山腳下,有一個院落,灰白色的院牆,兩米高,十幾米長,透過院牆,可看到院裡麵房屋的屋頂,磚瓦結構,一段女兒牆,院牆內有幾棵柳樹,柳樹枝葉搖曳不定,黑色木製院門,院門前鋪著青磚,小院看起來很精緻,很整潔。

“吱——”,赫平踩住刹車,美式洛克麪包車停在了小院門前,高文和看了看周圍的情況,命令道:“李久福,肖東,郝明貴,章達分彆從左右兩側的院牆翻入院裡,江嵐留在院外警戒,其他人跟著錢善仁去叫門,行動吧,快”。

因為事出緊急,大家都帶著短槍,赫平帶著左輪手槍,其他人是美式m1911點式45口徑勃郎寧手槍,陸珊幾個人抽出短槍,押著錢善仁,下了美式洛克麪包車,向院門走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