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山田三木已死,韓永旭向陸珊鞠躬,“謝謝長官,山田三木和他的幾個手下已經死了,我和他們是單線聯絡,在山城的日本人冇有認識我的,長官說話算數,我可以回家了吧,回冀東去,山田三木一共十三個人,都在這裡了”。

陸珊點點頭,口氣溫和的對韓永旭說,“韓永旭,我們能夠順利消滅山田三木和他的幾個手下,解除百市驛機場的危險,你確實立了一大功,可以將功折罪,你的罪行可以不追究了,回冀東不行,那樣還是有些危險,我看你還是開你的客棧,換一個地方,暗中為我們服務”。

“暗中為長官服務”,韓永旭疑惑得看著陸珊,“長官我有些不明白,在山城都是長官的天下,我怎麼為長官服務”;在一旁的赫平拍了拍韓永旭的肩旁,替陸珊解釋,“韓永旭,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們的秘密情報員,你受過專門訓練,對日本行事風格很熟悉,暗中為我們蒐集情報”。

聽了赫平的解釋,韓永旭才明白過來,自己已經是編外秘密情報員,急忙鞠躬致謝:“謝謝長官,韓某一定竭心儘力為長官服務”。

傅江帶人打掃戰場,對幾個房間進行搜查,房間裡的大部分物品都炸爛了,或者燒焦了,麵目全非,基本冇有情報價值,還好,最東側裝有彈藥的房間完好,傅江領著陸珊進入裝滿彈藥的房間,兩箱手雷,四箱子彈,十幾隻美式m1突擊步槍,還有陸珊冇想到的,彈藥的房間居然有二門九二步兵炮,整整五箱子炮彈。

傅江看著九二步兵炮和整整五箱子炮彈,感歎的說:“陸參謀,真是僥倖啊,幸虧我們早來了一步,看來日本人要使用步兵炮攻擊百市驛機場,如果得逞,我們損失一定巨大,步兵炮轟擊飛機場,我在英國皇家陸軍學院學習時,冇有聽說過”。

赫平笑了笑,插話說:“這冇有什麼大驚小怪的,我們在皖北山區時,使用六零迫擊炮攻擊日軍機場,炸燬了跑道上的十幾架日軍飛機,九二步兵炮威力更大,以後有機會我們也要試一試九二步兵炮的威力”。

陸珊吩咐說:“傅營長,要馬上通知百市驛機場的警衛部隊,不能隻注意天空,也要防範日軍在地麵搞鬼,百市驛機場周圍的山上都要放置警戒哨,至少要在一千米的範圍”。

陸珊帶人襲擊國日軍飛機場,這是傅江冇有想到的,心裡對陸珊更加敬佩,馬上回答:“是,陸參謀,我們馬上通知百市驛機場的警衛部隊,還要通報警備旅長官”。

陸珊和傅江帶人從山田三木住處出來,來到街上,看到石板路上擠滿了人,大家七嘴八舌議論紛紛,雖然華夏戰火連綿,但是山城相對穩定,尤其是偏僻的山村,百姓很少見到戰場,冇有躲開,反而紛紛向前,想探個究竟。

陸珊看著擁擠在石板路上的人群,揮手說:“諸位鄉親,受驚了,安靜一回兒,我們是山城防務部的,奉命在此捉拿日本諜報分子,大家有誰知道,這棟房屋是誰家的”。

一個老者上前幾步,拱手說:“長官,這棟房屋是我家的,我兒子媳婦在城裡做小生意,這棟房屋一直空著,他們給的價錢公道,我就把房屋出租了”。

老者有七十多歲,中等身材,鬚髮皆白,有些駝背,黑色長衫,手裡拿著一根檀香木柺棍,看到自家房屋還冒著一絲絲黑煙,還有十幾具屍體從院子裡抬了出來,不知道出了什麼事,聲音顫抖,心裡充滿恐懼。

陸珊聲音儘量溫和,“老人家,你不要驚慌,這事和你沒關係,這些人是什麼時間租了你的房子”,老者回答:“幾個月前,這些人說話和氣,不像壞人,價錢也合理”。

陸珊說:“老人家,這些人是日本地下諜報分子,還好我們已經把他們解決了,以後遇到這樣的事,要多留意一些,把你的房子炸壞了,我會和地方區公所協商,幫助你修繕房屋”。

黃昏時分,在防務部鄭參議的辦公室,陸珊彙報了一天的戰況,伏擊日軍傘兵隊,抓獲潛伏在菜家壩碼頭的韓永旭,根據韓永旭提供的情報,突襲了龍坡村,剿滅了準備炮擊百市驛機場的山田三木,解除百市驛機場的危險。

陸珊彙報:“高參,我們順利剿滅山田三木,全靠韓永旭提供的情報,我的計劃是不再追究的韓永旭投靠日本人的罪責,恢複他的身份,在山城做生意,暗中做我們的眼線,韓永旭對日本人的行事方式很熟悉,應該對我們會有所幫助”。

鄭參議很滿意,肯定的說:“陸珊,你作的很好,一氣嗬成,連續作戰,還順手剿滅了山田三木,那個韓永旭就按你的安排,作為你們的眼線,山城日本人地下諜報人員,潛伏很深,我們應該建立暗中情報網”。

鄭參議站起身來,有些歉意的說:“你們蝙蝠行動隊一直的敵後作戰,很辛苦,回到山城也是連續作戰,冇有休息過,我決定了,給你們放幾天假,休息休息,讓大家逛逛山城”,陸珊立正回答:“謝謝參議官,我們休息幾天,大家確實累壞了,如果有事,請參議官隨時下達命令”。

陸珊回到住處,傳達了鄭參議的指示,“鄭參議知道我們一直很辛苦,決定給我們放幾天假,放鬆放鬆,大家從現在起自由了”。

難得有時間休息,赫平想帶著郝明貴,肖東,章達回赫平的原單位——山城獄正署,會會老同事,找一個地方好好喝一頓,江嵐想去國民警察學校會會好閨蜜,本來江嵐要一個人回國民警察學校,陸珊不放心,山城還是不太平,命令魯明陪著江嵐一起回國民警察學校。

陸珊父母不在山城,陸珊的父親現在是駐美利堅國大使,陸珊的父親母親都在美利堅國,陸珊心裡很是惆悵,陸珊不願意逛街,幾天休息還真不知道去哪裡。

高文和,李久福兩個人不愛熱鬨,二人決定在防務部駐地,看看報紙,睡睡懶覺,陸珊不允許,“好不容易休息幾天,不能待在臥室睡懶覺,我們去逛逛燕山街”,燕山街是山城一條繁華的商業街,戲院影院,商場酒樓林立,陸珊決定:“文和,久福,我帶著你們品嚐品嚐山城小吃”。

第二天,天氣晴朗,早飯後,赫平帶人去山城獄正署,江嵐和魯明去國民警察學校,陸珊帶著高文和,李久福準備去燕山街,冇想到,林娜從樓上下來,林娜穿著米色旗袍,波浪捲髮,金絲眼鏡,提著米色女士包,靚麗迷人。

林娜過來緊緊挽住陸珊的胳膊,笑著說:“陸珊,鄭參議知道你們難得有時間休息,也給我放了假,要我好好陪陪你,說吧,大小姐,我們去哪裡”。

看到林娜來陪自己,陸珊喜出望外,高興地說:“娜娜,冇想到你能來,我們想去燕山街,品嚐山城小吃,你再陪我逛逛商場”,林娜爽快的回答:“好啊。,我們就去燕山街,有一家新開業的酒館,哪裡的辣子雞是一絕,我們去享受口服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