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光大亮,山林中能見度很好,高文和狙擊成功,回身對李久福說,“老李,目標,西北方向,十一點中方向,一百六十米,乾掉他”,李久福也是靠在一棵黃角樹上,m1突擊步槍架在樹枝上,看到一名日軍傘兵時隱時現的身影,向山頂猛衝。

“目標,西北方向,十一點中方向,一百六十米,風走朕位”,李久福重複著,扣動扳機,“啪——”,子彈飛出槍膛,遠遠看見日軍傘兵中彈,身體撲倒在山坡上。

“老李,還有一個”,高文和舉著望遠鏡,大喊道:“目標,西北方向,十點中方向,一百八十米”,“收到”,李久福回答,“啪——”,子彈飛出槍膛,幾秒中後,又有一名日軍傘兵中彈。

向山頂攻擊的日軍傘兵,共有六七個人,受到高文和和李久福的狙擊,損失了一半,剩餘幾名日軍傘兵放棄進攻,向山腳下跑去,幾十名警衛排的戰士,躍出山頂的工事,大喊著向日軍猛追過去,“殺啊——,啪啪——”。

僅存的幾名日軍傘兵也被消滅,警衛排的士兵一直處於後方,很少有機會參加戰鬥,難得有一個機會,都想好好表現表現。

“噠噠——”,幾顆子彈從高文和身邊飛過,“噗,噗——”,幾顆子彈穿進了黃角樹樹乾,好在高文和躲在黃角樹樹乾後,否則就被打成篩子了,一個日軍傘兵趴在地上,架著一挺歪把子機槍,向著高文和的方向猛烈射擊。

“臥倒,隱蔽”,高文和大喊道,同時觀察了一下形勢,這名日軍傘兵隱身在一堆灌木叢中,角度很刁,隻能看到歪把子機槍槍身,看不清日軍傘兵的位置,“啪,啪——”,李久福開了兩槍,冇有效果。

高文和略一猶豫,想起了自己的絕技,喊道,“老李,壓製他,掩護我”,李久福和高文和長期一起作戰,配合默契,“啪,啪——”,連開了幾槍,目的是吸引日軍傘兵的注意力,藉著這個空擋,高文和躍起身來,“嗖——”,一揚手扔出一顆手雷,“轟——”,手雷準確的落入灌木叢,日軍傘兵和歪把子機槍瞬間被炸飛。

山穀裡的槍聲漸漸停歇下來,陸珊知道戰鬥結束了,看了看手錶,拂曉四點半鐘,日軍傘兵還是很頑強,消滅這三十多名傘兵,足足用了兩個小時,傅江跑了過來,向陸珊敬禮,興奮的報告:“陸參謀,一共殲滅日軍三十七名,一名少佐,三個大尉,有幾名傷兵,不願意投降,負隅頑抗,也被弟兄們解決了,還有那些事,請陸參謀下命令”。

傅江心裡佩服陸珊,一個弱女子,領導蝙蝠行動隊,回到山城馬上破獲了日本人的地下聯絡站,還獲得準確的情報,伏擊日軍傘兵隊,傅江雖然畢業於英國皇家陸軍學院,但是一直在後方從事警衛,很少有機會上前線。

陸珊客氣的回答:“傅少校,太客氣了,什麼命令不命令的,有事大家商量,今天晚上的行動不還需要傅少校配合,一個排的兵力足夠了,今天晚上七點到菜家壩碼頭”,“是,我親自帶隊,一切聽從陸參謀指揮”,傅江回答。

最後,陸珊命令說:“傅少校,讓弟兄們把日軍屍體就地掩埋,以後就會腐爛,這些日軍作惡多端,讓他們的屍體變成肥料,滋養這片山林”。

菜家壩碼頭處於山腳下,有一條盤山公路與外界相連,還有一條鐵路,距離碼頭幾十米的地方,有一個幾十米高的信號塔,為夜間行船導航,碼頭上還有幾棟二層樓房,是候船室和航運人員工作室。

黃昏十分陸珊帶著蝙蝠行動隊,乘坐一輛軍用敞篷吉普車,來到菜家壩碼頭,軍用敞篷吉普車冇有開進菜家壩碼頭,在北側山腳下停了下來,陸珊幾個人身穿便裝,不願意打擾菜家壩碼頭警戒人員。

菜家壩碼頭北側山峰山勢平緩,樹木茂密,軍用敞篷吉普車一用勁,“哼——”,開上了山坡,隱藏在樹叢中,站在山坡上,陸珊舉起望遠鏡觀察菜家壩碼頭,碼頭上還有一些航運人員,忙忙碌碌,警戒線附近站著十幾名士兵,碼頭上堆滿了貨物,貨物上蓋著土黃色的帆布距離碼頭二百多米是警戒線,一名士兵牽著一隻警犬,氣氛緊張。

“笛笛——”,一輛大卡車沿著盤山公路開了過來,大卡車上貨物堆放點很高,蓋著土黃色帆布,晃晃悠悠的,大卡車在警戒線停了一會兒,司機和警戒士兵說了一些什麼,然後,大卡車駛入碼頭。

看到眼前的七情景,陸珊知道鄭參議已經按照自己的建議,對菜家壩碼頭進行了偽裝,碼頭上的貨物,都是廢舊的木箱子和一些雜物,大卡車上的貨物也一定是一些廢舊的東西,“赫參謀,碼頭偽裝的不錯吧,日本人不會發現什麼吧”。

赫平看著菜家壩碼頭,回答:“不會的,我們是先入為主,知道碼頭上的貨物隻是一些,木箱子,看看碼頭戒備森嚴,外人看起來,肯定認為有重要物資存放在碼頭上,哎,冇有看到高射炮呀,如果冇有高射炮,一切準備都是白搭”。

“高射炮,在哪裡”,江嵐眼睛尖,指著西麵山坡上說,“在哪裡,隱藏的很好,我們這麼近,隻能看到炮筒”,陸珊順著江嵐指引的方向看去,果然在兩百多米遠的山坡上,隱隱可以看到幾隻高射炮筒,炮口指向天空,炮筒上纏滿綠色樹枝。

陸珊疑慮的看著山腳下的菜家壩碼頭,周圍很安靜,幾乎冇有其他閒雜人,對赫平說,“赫參謀,你看哪,日本人會在哪裡發送信號,指引日軍轟炸機扔炸彈”,赫平胸有成竹的回答;“我估計就在那裡,那一片居民區,還記得當年,我們協助空軍炸燬坪山縣碼頭的事嗎,也是利用居民區木板房,點燃木板房給轟炸機指路”。

在菜家壩碼頭東側,有一片居民區,其中還有酒樓客棧,距離菜家壩碼頭大概有五六百米,居民房屋散散落落,因為山城夏季炎熱,很多民宅都有閣樓,用來通風。

菜家壩碼頭原來是水旱碼頭,溝通長江兩岸,還是貨物的集散地,繁華熱鬨,在菜家壩碼頭周圍密集居民和商鋪,近幾年菜家壩碼頭征用為軍用碼頭,商鋪數量大為減少,隻有稀稀落落的幾家商鋪。

赫平的話提醒了陸珊,點頭說:“老赫,你說的有道理,哎,可惜我們對這一帶不熟悉,如果能夠提前找到日軍地下聯絡站就好了,可以減少居民百姓的損失,時間緊迫啊”。

高文和舉著望遠鏡看著不遠處的居民區,搖搖頭說:“這裡的居民住宅,都差不多,還都帶著閣樓,家家都有木板房,真不好確定日本人一會兒在哪裡放火”。

晚間七點多鐘,傅江帶著一個排的兵力來和陸珊彙合,傅江向陸珊敬禮,“陸參謀,傅江奉命來到,有作戰任務,請吩咐”,陸珊笑了笑,回答:“傅營長,不用太緊張,告訴弟兄們暫時休息,一會有熱鬨看,今天炮兵是主角,我們配合行動,目的是破獲菜家壩碼頭周圍的日軍地下聯絡站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