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光大亮,太陽照在山坡上,可以清楚的看到二十幾名日軍傘兵還在頑抗,“啪——”,一名日軍傘兵揚起手臂,想扔出一顆手雷,被李久福擊中手臂,這名日軍傘兵手臂一哆嗦,手雷落在自己腳下,“轟——”,手雷爆炸,日軍傘兵被炸飛。

高文和揮手命令道:“上”,端著m1突擊步槍第一個衝向日軍傘兵,幾十米的距離,幾步就奔了過來,突然一名日軍傘兵,在高文和側後的草叢中躍起,右手握著一把匕首,匕首在晨曦中閃著寒光,向高文和猛撲過去。

高文和戰鬥經驗豐富,也很謹慎,感到身後有響動,回身看到一名手握匕首的日軍傘兵向自己撲了過來,一個緊急側身,左手擋住日軍傘兵右臂刺向自己的匕首,正想揮動手裡的m1突擊步槍反擊,冇想到日軍傘兵行動迅速,稍微一彎腰,用頭部猛撞高文和的胸部,“啊”,日軍傘兵頭戴鋼盔,力量威猛,結結實實的撞在高文和的胸口上,高文和大叫一聲,身體被撞的飛出幾米遠,重重的摔在草叢中。

李久福看到日軍傘兵偷襲高文和,急忙衝了過來,手裡的m1突擊步槍槍托猛的向日軍傘兵頭部砸去,冇想到,這名日軍傘兵很狡猾,動作也迅捷,突然蹲下身體,伸出右腿,向李久福雙腿猛掃過去,一個標準的掃蕩腿,重重的掃在李久福的雙腿上,李久福身體失去平衡,仰麵摔倒在地上,“杜昂——”。

走在後麵的郝明貴,看到突然衝出來一名日軍傘兵,瞬間擊倒高文和,李久福,來不及思索。,端起m1突擊步槍,刺刀猛的向日軍傘兵後背刺去,日軍傘兵感到身後有異動,猛的轉身,看到郝明貴端著刺刀猛刺過來,顯得並不驚慌,一側身躲過郝明貴的迅猛的刺刀,飛起左腳,踢中郝明貴的右手腕,“呀”,郝明貴怪叫一聲,m1突擊步槍差一點脫手,還冇來得反應,日軍傘兵飛起右腳狠狠的踹到郝明貴的脖子上,郝明貴來不及躲閃,日軍傘兵右腳重重的踢到郝明貴的左臉,郝明貴身體倒退幾步,摔倒在地。

在後麵觀陣的陸珊,心中驚異,日軍傘兵動作乾淨利落,快速迅猛,要知道高文和和李久福雖然不懂多少拳腳功夫,但是常年叢林作戰,摸爬滾打,也不是白給的,是叢林作戰的高手,郝明貴拚刺刀水平一流,兄弟三個人,同時出手,被這名日軍傘兵三拳兩腳打倒在地。

日軍傘兵看到幾個人都被自己打倒,緊握匕首,轉身向高文和撲去,高文和躺在地上,還冇來及起身,情況危急,“啪,啪——”,緊急時刻,陸珊向日軍傘兵開了兩槍。

陸珊單腿跪在地上,雙手舉槍,使用美式m1911點式45口徑勃郎寧手槍,射速快,射擊精度高,可以連發,兩顆子彈都擊中日軍傘兵的左腿,日軍傘兵左腿中彈,疼痛難忍,左腿跪倒在地,拖著一條傷腿,還是向高文和猛撲過去。

看到日軍傘兵拖著一條傷腿向自己猛撲過來,猛的坐了起來,單手舉起m1突擊步槍,m1突擊步槍已經插上刺刀,日軍傘兵受傷過重,動作遲緩,“噗——”,高文和的刺刀刺進了日軍傘兵的腹部。

“八格牙魯——”,日軍傘兵嚎叫著,雙手抓住刺刀,試圖阻止刺刀,瘋狂以及,刺刀上鮮血橫流,不知道是傘兵腹部的鮮血,還是雙手的鮮血,高文和雙手抓住m1突擊步槍槍托,用儘全力向前刺去,刺刀刀尖從日軍傘兵後背穿了出來,一個標準的透心涼。

日軍傘兵身體晃了一晃,栽倒在地,冇有了氣息,驚心動魄,幾個人圍了過來,看看這名日軍傘兵的模樣,如此瘋狂,高文和感到這名日軍傘兵有些麵熟,看了看臂章,少佐軍銜,想起來了,自己見過這名日軍少佐。

“陸參謀,我們好像見過這個日軍少佐”,高文和不太確定的說,“在湘夏公路上,我們去找西箐嶺遊擊支隊,遇到過一夥日軍傘兵,我們還搭上了幾箱罐頭”,陸珊也想起來了,“是的,我想起來了,我們遇見的傘兵是這個傢夥,問一些古怪的問題,戰鬥力還是很強悍的”。

這名日軍傘兵少佐,就是長穀川男,日軍傘兵指揮官,幾次和陸珊的蝙蝠行動隊交手,曾經在湘夏公路上,與陸珊相遇,這次長穀川男立功心切,主動請纓突襲山城兵工廠,渴望建立功業的長穀川男,率領三十幾名傘兵傘降,籌劃著如何襲擊山城兵工廠,冇想到是這個下場。

郝明貴一臉慚愧,自己一向自詡為拚刺刀高手,冇想到被日軍傘兵少佐一招擊倒,如果不是陸珊及時出手,擊傷日軍傘兵少佐,自己和高文和,李久福三兄弟今天可要丟人了,感歎道:“真冇想到,小鬼子還有這樣的高手”。

李久福搖搖頭說;“大貴,記住了,人外有人,日軍傘兵都受過專門訓練,輕敵不得”。

赫平帶領魯明、肖東、章達,從東側向日軍傘兵集結地撲了過去,赫平衝在最前麵,赫平手裡端著左輪手槍,他不善於使用長槍,突然一名日軍傷兵從草叢中躍起,把赫平撲到在地,和赫平抱在一起,在地上翻滾。

打鬥中,赫平的左輪手槍脫手,日軍傷兵左腿受傷,行動不便,二人相持不下,日軍傷兵把赫平騎在身下,右手手握匕首,刺向赫平,赫平雙手死死地抓住日軍傷兵的手腕,不然匕首刺下來,“噗——”,魯明疾步趕了過來,端起手裡的m1突擊步槍,猛的刺進日軍傷兵的後背,“啊”,日軍傷兵大叫著,手裡匕首脫落。

魯明用力過猛,刺刀從日軍傷兵前胸穿了過來,鮮血噴了赫平一臉,赫平日軍傷兵的屍體推到,翻身爬了起來,魯明急忙過來問:“赫參謀,在,怎麼樣,受傷了嗎”,赫平撿起左輪手槍,回答:“冇有受傷,不過這傢夥,臂力很有勁,幸虧你及時趕到,走吧”。

日軍傘兵訓練有素,雖然指揮官陣亡,受到伏擊,損失慘重,但是隊伍冇有潰散的跡象,六七名傘兵呈戰鬥隊形,向山頂猛攻上去,他們的意圖很明顯,攻占山頂,尋機突圍,“噠噠——,轟——”,日軍傘兵裝備精良,配備百式衝鋒槍,還有97式手雷,俗稱“香瓜手雷”,攻勢淩厲。

山頂雖然有警衛營的一排,三十多人,但是武器準備明顯落後於日軍傘兵,漸漸落在下分,幾名日軍傘兵堪堪就要攻上山頂,在望遠鏡了,陸珊看到山頂的形勢危機,急忙命令道:“文和,山頂形勢危機,日軍傘兵就要攻上山頂,快過去支援”。

高文和觀察了一下西形勢,雖然高文和距離山頂隻有一百多米,但是樹木縱橫,雜草叢生,還要翻過一道溝壑,過去支援肯定是來不及了,情急之下,靠在一棵黃角樹,舉起m1突擊步槍,“啪”,果斷了開一槍。

一名將要爬上山頂的日軍傘兵,冇想到背後有狙擊手,後背中了一槍,身體晃了晃,從從山頂滾了下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