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午夜時分,陸珊帶著蝙蝠行動隊和警備旅二營來到歌樂山五號地區,這一帶距離長江不遠,一條盤山公路由東至西,蜿蜒前行,高山峽穀,溪流密林,交織在一起,地勢果然險要,根據陸珊的安排,留下一個連的兵力保護兵工廠,兩個連的兵力,再加上蝙蝠行動隊,二百四十人左右,伏擊日軍傘兵。

日軍的l2d運輸機,一次性運送兵力最高四十人,去掉機組人員,實際運送傘兵三十七人,伏擊日軍的兵力達到二百四十人,相當於日軍傘兵兵力的八倍,而且是突然襲擊,兵力足夠了。

望著漫天的星鬥,陸珊對傅江下達命令:“傅營長,我們隱身的地點,是一處山坡,讓弟兄們分散開來,隱秘待命,由高到低,山頂上也要安排一個排的兵力,我們在這裡堆一對篝火,拂曉兩點,準時點燃篝火,以我的槍聲為號,開始進攻”。

傅江對這次指揮安排心裡有些不舒服,自己好不容易打上一仗,還要聽一個女人的指揮,但是陸珊雖然是個女子,卻是一個成熟的指揮官,在敵後作戰多年,屢立戰功,很得鄭參議器重,傅江還得聽從陸珊的指揮,答應一聲,離開去佈置兵力,“是,陸參謀,山頂上安排一個排的兵力”。

陸珊的計劃,實際上都是高文和的主意,高文和年紀輕,隻有二十三歲,在傅江麵前說話冇有分量,因此由陸珊說出來,傅江不得不聽命令。

這一帶雖然是山坡,但是坡度平緩,山腳下是峽穀,樹木茂密,麵積很大,寬度足有六七百米,山峰高都七百多米以上,是個傘兵跳傘的好地方,山高林密,伸手不見五指,陸珊說:“哎,日本人還是很專業,夜間跳傘,看不清地貌,很容易掉到峽穀裡,文和,你還有什麼安排”。

高文和揮揮手,低聲命令道:“大家散開,保持五米左右的距離,安靜的休息,我和李久福負責點火,等傘兵落地,日軍運輸機飛走了再開槍”,幾個人七手八腳把樹枝堆在一起,山林中到處都是枯樹枝,一會兒的功夫,堆起的樹枝堆。高高的,像個小山峰。

陸珊看著天空,對高文和說:“文和,一會兒打起來,要小心,日軍傘兵戰鬥力還是很強的,我們領教過了”,“冇問題”,高文和信心滿滿的回答:“日軍傘兵戰鬥力還是很強,就是腦袋一根筋,不會轉彎”。

“哈哈”,李久福笑著插話,“日本人腦袋不會轉彎,一條道跑到黑,上次在夾山河,還不是中了隊長的調虎離山之計”。

赫平嚴肅的說:“決不能掉以輕心,日軍傘兵受過專業訓練,心理素質很好,我們雖然是伏擊,也不能輕敵”。

天光漸漸放亮,東方的天空出現了一點魚肚白,陸珊看著手錶,錶針指向拂曉兩點鐘,命令道:“文和,時間到,點火”,高文和和李久福聽到陸珊的命令,提著事先準備好的兩桶汽油,澆在樹枝堆上。

高文和拿出一盒金陵牌火柴,劃著一根火柴,扔在樹枝堆上,“呼——”,有汽油的助燃,瞬間燃起大火,一分多鐘的時間,風助火勢,火借風威,樹枝堆燃起熊熊大火,滾滾的濃煙直上天際,高文和和李久福接連不斷的向火堆加入樹枝枯木,火勢越來越旺。

“哼,哼——”,天空傳來了飛機的鳴叫聲,日本人很守時,時間是拂曉兩點過五分鐘,一架日軍運輸機飛臨歌樂山五號地區上空,盤旋了幾分鐘,有向北飛去,看著空蕩蕩的天空,高文和疑惑的說,“在,怎麼飛走了,難道日軍飛機發現我們了”。

大家正疑惑之間,日軍運輸機又飛了回來,這一次是低空飛行,幾乎貼著山頂,一瞬間機翼下出現了幾個,十幾個,幾十個小白點,赫平馬上說:“大家注意,日軍傘兵跳傘了”,傘兵跳傘的高度,一般是八百米左右,日軍運輸機飛行高度三千米,必須來一次俯衝,高度降到八百米的高度。

“哼,哼——”,飛機飛走了,郝明貴看著頭頂上的日軍運輸機,幾乎貼著樹尖飛向,惋惜的說:“哎,可惜冇有120加農炮,不然,我就把日軍運輸機打下來”,“大貴呀,你又吹牛,你那個120加農炮最高能打兩百米,和日軍運輸機飛行高度差遠了”。

幾十個小白點,漸漸變成幾十個白色小傘,晃晃悠悠的落了下來,紛紛落在山坡上,範圍大概在兩三百多米,郝明貴握著m1突擊步槍,向高文和請示,“隊長,開火吧”,高文和揮揮手說,“日軍傘兵太分散,現在開火,容易把他們打散,等他們集合後,再開火”。

拂曉時分,山林中能見度還是很低的,這一代山坡上長滿了黃角樹,黃角樹是山城最常見的數,枝徑粗壯,樹乾不高,一般在三四米高,樹冠茂密,更加限製了人的視野,好在降落傘是白色的,在拂曉的朦朦微光中,還是很顯眼的,幾十名日軍傘兵隨著白色降落傘奔跑,給人的感覺滿山遍野。

肖東,章達架起勃朗寧輕機槍,李久福,郝明貴,魯明給美式m1突擊步槍插上刺刀,架在樹枝上,等待高文和的命令。

日軍傘兵訓練有素,很快解開傘衣,聚攏在一起,“吊帶,豈有此開袋,(兄弟,小心了)”,拂曉時分山林靜靜,雙方相聚不過六七十米,可以清晰的聽到日軍傘兵對話。

時機到了,“啪——”高文和躲在一棵黃角樹後,向著一名日軍傘兵開了第一槍,雙方距離在六七十米,子彈準確的穿進日軍傘兵後背,“嗯——”,日軍傘兵悶哼了一聲,撲到在草叢中。

“啪,啪——”,李久福,魯明相繼開槍,兩名日軍傘兵中彈,緊接著,“啪,噠噠——,噠噠——”,步槍,機槍聲響徹山穀,傅江的警衛營也開火了,十幾名日軍傘兵瞬間中彈倒地,日軍傘兵戰鬥力強悍,心理素質極高,受到伏擊,冇有驚慌失措,就地臥倒,以戰鬥隊形散開,瘋狂的反擊。

“噠噠——”,一排子彈落在前麵的草叢中,高文和聽出日軍傘兵配備的武器是百式衝鋒槍,百式衝鋒槍是日軍陸軍最好的衝鋒槍,也是二戰時期著名的衝鋒槍,彈夾裝彈量五十發,火力想當於歪把子機槍,一般隻配備給傘兵和特種部隊,但是,百式衝鋒槍射擊精度很低,在山林中作戰並不占優勢。

幾名傘兵浦浦在地上,向著高文和隱身的地方猛撲過來。

突然一個黑黑東西,向著高文和埋伏的地方飛了過來,高文和附近還有陸珊,赫平,李久福,魯明幾個人,不明飛行物,事出緊急,高文和來不及細想,猛的躍起,舉起槍托,砸向飛過來的黑黑東西,“哢——”,槍托和黑黑東西相撞,濺出一絲火花。

黑黑東西遭到撞擊,改變了方向,落在左側十幾米遠的樹叢中,“轟——”,爆炸聲響起,原來是一個手雷,陸珊在高文和身後,看到一個手雷被高文和撞飛了,大聲喊道,“好,文和,好險哪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