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珊帶領蝙蝠行動隊突襲,抓到了苗廣,據苗廣交代,苗廣和藤田木都是老相識了,藤田木都的華夏名字是田平倉,多年前苗廣在金陵求學時認識了田平倉,而且成為好朋友,也是田平倉策反了苗廣,苗廣出賣了貓頭鷹,藤田木都是個華夏通,民國二十年來到華夏,到過金陵,滬江,夏陽等許多大城市。

苗廣因為生意經常需要藤田木都的關係,在生意方麵,藤田木都給了苗廣很多幫助,因此有機會策反苗廣,苗廣無奈之下,提供了貓頭鷹的身份情報,也因此和山田會館取得了聯絡。

苗廣這次來山城的任務有兩項,一是送來一部大功率電台,可以和金陵附近的日軍機場聯絡,快速傳遞情報,二是帶來了一本新的密碼本。

“新的密碼本”,陸珊問苗廣,“在哪裡,馬上交出來”,苗廣指著江嵐手邊的竹箱子回答:“新的密碼本在箱子裡,是一張地圖,也是日本人最新的聯絡密碼”,江嵐打開竹箱子,裡麵都是一些衣物,還有一些美元和銀元,一把左輪手槍,在箱子底部,找到一張地圖。

陸珊接過地圖,在方桌上展開,發現是一張山城彩色地圖,比例尺五萬分之一,很詳儘,馬路,小巷,商場,醫院,學校,政府機關都詳細的表明,有幾個地方,用藍色鉛筆標註了幾個數字,赫平看了也是一頭霧水。

山城彩色地圖,就是新的密碼本,赫平覺得苗廣還有些用途,有些事情還要苗廣幫忙,因此態度和緩的說:“苗廣,你出賣貓途鷹,致使貓頭鷹被日本人殺害,我們去接頭的同誌也差一點被日本人所害,罪大惡極,我們給你一次機會,你必須老老實實的配合我們解鎖日軍新的密碼,我們會向上峰報告,減輕你的罪責,你還有何家人團聚的一天,你個人的財物會還給你的”。

苗廣向著陸珊和赫平接連鞠躬,“謝謝二位長官,放心,我一定儘我所能,把我知道的全說出來,我為日本人做事,也是混口飯吃,不是死心塌地的漢奸,出賣貓頭鷹也是被逼無奈,不是主動的,是被日本人逼迫的”。

陸珊收起地圖,命令高文和,“文和,我和赫參謀,帶著苗廣回去,馬上進行審問,還要審問藤田木都,你留下繼續搜查,看看有冇有其他的情報”,“是,陸參謀”,高文和回答。

在山城防務部鄭參議的辦公室裡,陸珊把繳獲的山城彩色地圖攤開在鄭參議的辦公桌上,向鄭參議報告:“高參,這是日本人新的密碼本,據苗廣交代,地圖標註非常詳細,他們隻要在目標區域標註數字,把數字發到日軍金陵空軍指揮部,日軍飛機就可以根據數字找到目標,這樣發電報時間很短,隻有一兩分鐘,我們的監視設備根本來不及捕捉他們發出的信號”。

鄭參議看著山城彩色地圖,果然在兩個地點已經標註了數字,0032155,0032166,感歎的說,“日本人越來越狡猾,居然用數字代替目標,這樣即使我們截獲了電台資訊,也無法破譯,要馬上把這個發現通令各地,引起注意”。

陸珊繼續彙報,“高參,0032155,這組數字,代表一個地方,就是歌樂山五號地區,那裡是我們的零號兵工廠,兵工廠的位置資訊是徐山強提供給日本人的,徐山強是內務部軍械司規劃科科長,參與過兵工廠策劃工作,徐山強已經被我們抓獲,據苗廣交代,這組數字昨天已經發送日軍金陵空軍指揮部,日軍準備派傘兵在歌樂山五號地區實施空降,突襲零號兵工廠”。

“空降,突襲兵工廠”,鄭參議重複了一遍,問道:“時間確定了嗎”,陸珊回答:“時間是明天拂曉,因為歌樂山五號地區地勢險要,地形複雜,需要地麵目標指引,平倉糧棧藤田木都的任務,是在歌樂山地區點燃一堆篝火,引導傘兵跳傘,我們可以派人埋伏在這一帶,依照聯絡信號,點上一對篝火,伏擊日軍傘兵”。

“那一帶地形複雜,山勢陡峭,不利於傘兵空降”,陸珊很有信心的說:“在歌樂山五號地區埋伏一個營的兵力,完全有把握消滅這夥日軍傘兵,日軍傘兵最多不過一個排的兵力”。

“好”,鄭參議有些興奮的對站在一旁的林娜下達命令:“林娜記錄,警備旅馬上派一個營的兵力,埋伏在歌樂山五號地區,伏擊日軍傘兵,具體行動由陸珊統一指揮”,“是,高參”,林娜作好記錄,轉身離開,去傳達鄭參議命令。

“0032166,這組數字代表菜立壩碼頭”,陸珊彙報說:“高參,日軍準備在明天午夜時分,轟炸菜立壩碼頭,菜立壩碼頭是軍需物資的集散地,大部分軍需物資都要通過菜立壩碼頭,沿著長江水路分發各地,因此日軍把菜立壩碼頭作為重要轟炸目標”。

“轟炸菜立壩碼頭”,鄭參議思索一會兒,接著說:“馬上在菜立壩碼頭設置高射炮,我馬上通知防控指揮部,佈置高射炮不過,轟炸機夜間轟炸,幾乎看不見地麵目標,還應該有地麵目標指引,那個藤田木都交代菜立壩碼頭作地麵引導的潛伏分子嗎”。

陸珊有些遺憾的回答:“我們審訊了藤田木都,據他交待,菜立壩碼頭的潛伏分子屬於另外一個地下諜報係統,藤田木都不知道,他的任務就是把這組數據0032166發出去,我有個想法,我們可以在菜立壩碼頭做一些偽裝,引誘日軍轟炸機轟炸,日軍轟炸機目標暴露,我們用高射炮把日軍轟炸機打下來”。

“夜晚,高射炮也看不清目標,日軍轟炸機轟炸時,必須作低空俯衝,我們高射炮就有機會了”,鄭參議看著地圖說,“在菜立壩碼頭擺上一些廢舊的木箱子,蓋上帆布,日本人一定看不出來,這件事必須作的隱秘一些,不能讓潛伏在菜立壩碼頭的日本諜報分子發現”。

“是的”,陸珊回答,“可以在碼頭做一些假目標,這樣我們不但可以擊落日軍轟炸機,還能夠抓獲潛伏在菜立壩碼頭的日本諜報分子,午夜時分,哪裡著火,哪裡就是日本人地下聯絡站,我們可以一網打儘”。

“好”,鄭參議站了起來,雙手緊緊握在一起,興奮的說,“我馬上通知菜立壩碼頭警備部隊,疏散碼頭上的物資,設置假目標,你們爭取解決了日軍傘兵,馬上趕到碼頭,抓獲日本諜報分子”。

陸珊回到駐地,看到防務部警備旅二營營長傅江來報道,二營營長傅江二十六歲,少校軍銜,中等身材,精明乾練,畢業於英國皇家陸軍學院,是**中少有的留學英美的軍官,回國後一直在防務部警備旅任職,很少有機會上前線作戰,聽說伏擊日軍傘兵,精神高漲。

傅江向陸珊立正敬禮,“陸參謀,防務部警備旅二營營長傅江前來報到,請指示”,陸珊還禮,“傅營長,不用這麼拘謹,我們軍銜一般,談不上指示,有事大家商量,日軍傘兵很難對付,我還聽聽你的建議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