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珊,赫平,高文和,江嵐,魯明,李久福,郝明貴一行七人,陸續進入玉竹閣酒樓,玉竹閣酒樓屬於高檔餐館,隻有雅間,冇有散台,一進門的接待大廳裝修豪華,黑色大理石地麵,牆壁是深紅色軟包,紅綠相間的壁燈,棚頂上水晶吊燈。

大廳正麵是一尊關公銅像,關公一手提青龍偃月刀,一手撫著五柳長髯,栩栩如生,背後一副對聯——掌萬民之福澤普沾吉慶,通天下之財源永錫豐盈。

一名年輕的夥計,看到來了六七位客人,急忙小跑著過來,問道:“幾位,有定位嗎”,赫平走在最前麵,回答道:“夥計,我們有定位,三樓雅間301,我姓胡”,夥計臉上代笑,“啊,是胡先生,是的是的,有您的定位,三樓雅間301,樓上請”。

玉竹閣酒樓樓梯很寬,也是黑色大理石,夥計在前麵帶路,“樓上雅間301客人七位,走嘍”,

三樓雅間302正對著樓梯,隔壁就是雅間301,陸珊跟著夥計上了三樓,腳步稍微聽了一下,看了看雅間302的動靜,時間還早,雅間302裡麵還冇有人,一張很大的圓桌,上麵放著幾瓶夏陽老窖酒。

雅間301裝修豪華,大理石地麵,檀香木圓桌,兩麵牆上掛著幾幅油畫,大家圍著圓桌坐好,夥計地上餐單,陪著笑臉說:“幾位先生,本店新近日式菜肴,賞光品嚐品嚐”,高文和嘲諷的笑了笑回答,“日式菜肴,冇有什麼滋味,還是來幾個本地特色菜吧”。

夥計回身看了看,身後冇有其他人,低聲說道,“幾位有所不知,今天是日本天皇皇後的壽誕之日,來這裡客人都要點幾個日式菜肴,喝日式清酒,以似慶祝,幾位還是湊乎點幾個日式菜肴,免得引起麻煩”。

聽到夥計提醒,赫平擺擺手說,“夥計,就按你說的,點幾個日式菜肴,一個日式炸豬排,每人一碗日式拉麪,再來幾個本地特色菜,一壺日式清酒,好吧,就這些了”,夥計離開後,赫平擺手說道,“這個地方不隔音,現在開始我們不能亂說,隻能說一些酒桌上的話,記住了”。

大貴,今天你不要客氣,敞開了和,看看的你的酒量”,李久福拍著郝明貴的肩膀,故意說,“不過,我聽說夏陽城本地名菜沔陽三蒸,味道最好了”,郝明貴擺擺手,回答:“夏陽城名菜很多數不過來,胡大哥是個美食家,還聽聽胡大哥的說法吧,哈哈”,胡大哥指赫平,赫平現在的化名是**。

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氣氛熱烈,陸珊在雅間301裡轉了轉,看到掛在牆壁上的一張油畫輕微的抖動,油畫畫麵是秋季的金色草原,奔跑的馬群,遠景是皚皚雪山,美極了,華夏人有自己的審美觀,這一點是改變不了的,陸珊隨手掀起一幅油畫,發現一個問題。

原來,油畫後麵隱藏著一個小氣窗,小氣窗與雅間302相通,小氣窗中間鑲嵌著竹製柵欄,另一頭是一副油畫的背麵,隱隱可以見到油畫的紅綠顏色,夏陽城夏季炎熱,小氣窗起到通風換氣的作用,還是一個天然的竊聽器,通過這個小氣窗可以清晰的聽到雅間302的談話。

陸珊冇有說,輕輕的敲了敲油畫,“噹,噹——”,指了指小氣窗,向赫平和高文和作了一個手勢,示意可以通過小氣窗偷聽雅間302的談話

小氣窗的發現,提醒了赫平,赫平故意把椅子向後挪了挪,身體靠在油畫上,揮手讓大家安靜,向陸珊伸出大拇指,表示對陸珊找到小氣窗的讚許,過了一會兒,夥計把菜肴端上來,大家邊吃邊聊,山南海北,赫平冇有說話,靜靜的聽著隔壁雅間302的動靜。

六點鐘過了一點,隔壁雅間302有了動靜,幾個人陸續進來,一個聲音響起,赫平聽出是高雨林的聲音,高雨林說:“刁督察,請坐,請坐主位,今天您是主角”,一個有些沙啞的聲音響起,估計是刁一德,或者說是苗廣,“謝謝,高總工太客氣了,那個位置還留給更重要的大人物,我坐在裡就可以了”。

陸珊盯著赫平,赫平微微點頭,刁一德的位置和赫平相對,也是緊靠小氣窗,一個聲音尖細的男人說道,“今天,還有更重要的大人物來給刁督察踐行,大家忍耐一會兒,大人物還得過幾分鐘到,大人物能來給我們捧場,這都是刁督察的麵子”,聲音尖細的男人地位很高,似乎是此次宴席的組織者。

“趙局長太客氣了”,刁一德的聲音,“我早就知道山田公館的和趙局長的關係,今天大人物能到場,完全是看趙局長的麵子,哈哈”,。

聲音尖細的男人就是趙局長了,是他訂的雅間302,陸珊心裡盤算。

還有一位大人物,是什麼樣的大人物,陸珊心裡疑惑,難道是山田,“嘩——”,倒水聲響起,接著是高雨林的聲音,“刁督察喝一杯茶吧,上好的西湖龍井茶,您明天幾點的船票,我到碼頭送您”,刁一德回答,“明天中午十二點半,嘉陵——20號,直達山城,高總工太客氣了,不敢過分勞煩,我隻是出一趟差,兩三個月就回來”。

明天中午十二點半,嘉陵——20號,陸珊和赫平對望了一眼,知道這一條情報就足夠了,可以跟蹤刁一德到山城,高雨林不動聲色,就得到了重要的情報,陸珊向高文和擺擺手,高文和會意,大喊道:“大家,吃吃,喝喝,乾杯”。

陸珊心裡暗暗發誓,刁一德此去就回不來了,刁一德出賣了軍統人員貓頭鷹,貓頭鷹為了保護陸珊和高文和而犧牲,為貓頭鷹報仇一直是陸珊的心願。

將近六點三十分鐘,走廊裡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,有人進入雅間302,聲音尖細的男人的聲音,諸位,“我來介紹介紹,這位就是山田公館的李先生,李先生公務繁忙,能夠來參見我們的宴會,可以說是蓬蓽生輝,李先生請,請”,陸珊清晰的聽到了聲音尖細的趙局長的話,感到肉麻的很,知道來了一位大人物。

過了一兩分鐘後,哪位李先生說話了,“讓諸位久等了,李某失禮了,抱歉,抱歉”,趙局長說:“諸位既然李先生大駕光臨,我宣佈酒宴開始,諸位把酒滿上,我們共同敬李先生一杯,祝李先生鵬程萬裡,步步高昇”,趙局長吹捧說,“李先生是山田先生的得意門生,能夠結交李先生,是我們的榮幸”。

李先生的的聲音,聲音渾厚有力,“諸位,今天是大日本天皇皇後的壽誕,我們第一杯酒,應該祝賀天皇皇後的壽誕,塔濃噶瑟塔,哇曼頭誰帶思(天皇陛下萬歲),乾杯”。

隔壁傳來了嘈雜的喊聲,“塔濃噶瑟塔,哇曼頭誰帶思(天皇陛下萬歲),乾杯——”,陸珊聽起來心裡不舒服,李先生,山田公館,這位李先生十有**就是李明浦,與陸珊和高文和有過一麵之緣,親自帶人追捕過陸珊和高文和。

陸珊馬上意識到,僅僅隔著一個牆壁,如果李明浦見到自己,一定會認出來,自己和高文和處境危險了,必須馬上撤離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