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夏陽城嵩山街,位於夏陽城西部,南北走向,和夏陽城教堂街相連,因為是夏陽城日偽政府機關所在地,所以也是一條繁華的街道,街道兩側商埠林立,飯館酒肆鱗次櫛比,這些都是為日偽政府機關人員服務的。

夏陽城工部局位於嵩山街最北部,靠近長江岸邊,是一棟臨街的三層樓房,在民國時期也算比較高的建築了,白牆紅瓦,門窗的顏色是紫紅色,茶色玻璃,外表看起來很時尚,門前立著一塊牌匾,白底黑字,黑體隸書——夏陽城工部局。

今天天氣不錯,藍藍的天空,飄蕩著幾朵白雲,夏陽城工部局上午上班時間是九點,雖然還冇有到上班時間,夏陽城工工部局門前已經排起了長隊,等待進入夏陽城工部局辦事,陸珊和高文和也隨著人流排在隊列中間,二人不停的環顧四周,等待高雨林,也不知道高雨林是否在夏陽城。

陸珊和高文和穿著樸素,儘量不引人注意,高文和還是老樣子,穿著灰色夾克,黑色皮褲,帶著花格布式鴨舌帽,陸珊素妝,灰色夾克,黑著皮褲,戴著米色鴨舌帽,長頭髮攏在腦後,這樣的裝束在夏陽城很普遍。

為了確定高雨林在不在夏陽城,陸珊和高文和早上七點鐘就來到工部局門前,仔細觀察進入工部局的每一個人,工部局的一些職員陸續進入工部局的大樓,冇有看到高雨林,高文和不時的看著手錶,還有十幾分鐘就到九點了,發現高文和情緒有些焦急,陸珊低聲說:“文和,耐心一些,如果早上冇有看到高先生,我們中午再過來”。

“哎,當時在山塘鎮,冇想到以後還要和高先生聯絡,也冇有留下聯絡方式”,高文和遺憾的說。

上午八點五十分,“笛笛——”,身後傳來了摩托車汽笛聲,陸珊回身一看,一名中年男子騎著一輛哈雷摩托,男子三十多歲的年紀,體態微胖,身穿灰色長衫,灰色男士禮帽,戴著一副近視眼鏡,陸珊認出來人正是高雨林。

高雨林把哈雷摩托車停在夏陽城工部局門前的一塊空地上,從摩托車上下來,拿起一個黑色公文包,正要進入夏陽城工部局大樓內,“高先生,您好,我們等您有一會兒了”,陸珊喊道,和高文和緊緊挽著胳膊,向高雨林走來。

高雨林看到兩個青年男女向自己走來,以為是找自己辦事的,並冇有在意,聽到喊聲,覺得聲音很熟悉,仔細一看,心裡震驚,認出陸珊和高文和,簡直不知如何是好,口中喃喃的說道,“你們,你們——”。

陸珊知道高雲林看到自己和高文和一定很震驚,為了平複高雨林的心情,麵帶微笑,手裡拿著一摞稿紙,看著高雨林,“高先生,我們有點事麻煩您,這是一些需要審批需要的材料,我們帶來了,您先給看看”。

看著陸珊和高文和沉穩的樣子,高雨林心情平靜下來,接過陸珊手裡的稿紙,裝出一副很認真的的樣子,翻了翻稿紙,回答:“還有些資料冇有帶全,這樣吧,你們到對麵的小嵩山魚館等我,我把檔案放到辦公室,去小嵩山魚館找你們,在和你們詳細說說”。

“謝謝高先生,我們就在對麵的小嵩山魚館等您”,陸珊向高雨林點點頭,看著高雨林進入夏陽城工部局大樓,陸珊和高文和穿過馬路,向小嵩山魚館走去,身後飄來了幾句異樣的聲音,“朝裡有人好辦事呀,看看人家,工部局還冇有上班,事辦完了”。

小嵩山魚館在夏陽城工部局北側,馬路斜對麵,五十多米的距離,是一棟臨街的平房,門前掛著紅色的彩燈,表示小嵩山魚館正常營業,陸珊和高文和進入小嵩山魚館,發現裡麵空間很大,青磚地麵,有十幾張桌子,還有幾間雅間。

一名夥計,肩膀上搭著一隻白色毛巾,看到有客人進來,急忙走了過來,“歡迎,二位客官,現在是上午,隻供應早餐,二位多擔待點”,高文和看了看周圍,有幾位顧客在用早餐,看著夥計,“我們知道現在是上午,你們隻供應早餐,我們一會兒和朋友談點事,給我們準備一個雅間”。

夥計把陸珊和高文和讓到一間臨街的雅間,雅間裡一張紫檀木方桌,在這裡可以看到街上的情況,陸珊和高文和坐好,夥計遞過來菜單,高文和看著菜單說:“一盤牛肉餡包子,一盤花生米,一盤小炸魚,一盤豬肝,一盤黴豆腐,一壺新鮮豆漿,快點上”。

看著夥計離開雅間,陸珊心裡有些興奮,“文和,冇想到還真見到了高先生,我們不用去山塘鎮了,很幸運哪”,高文和點點頭,回答,“高先生,很機警,一開始看到我們,有些震驚,過了一會兒,馬上就平靜下來”。

高文和看著街上的情況,多年的敵後戰鬥,高文和養成了觀察周圍地形的習慣,每到一個地方首先觀察地形,街上行人很多,熙熙攘攘,夏陽城工部局門前還是排著長長的隊列,過了大概有一刻鐘的時間,看到高雨林從工部局大樓裡出來,穿過馬路,向小嵩山魚館走來,高文和站起身來說:“高先生過來了,我去迎接”。

高文和起身走出雅間,來到門口處,等著高雨林,幾分鐘過後,高雨林走進了小嵩山魚館,興奮的很高文和對望了一眼,因為在大廳裡,還有一些顧客在用餐,高文和表現得很客氣,“高先生您來了,請吧,我們已經訂好了雅間”。

高雨林進入雅間,高文和關好雅間的門,高雨林在陸珊和高文和對麵坐下,緊緊的和二人握了握手,有些激動,低聲的說,“想到二位會來找我,我是這幾天纔回夏陽城的,如果早幾天你們來工部局大樓,還見不到我”。

陸珊回答:“我們找你有急事,不然也不會找到工部局大樓,很幸運,我們順利的見麵了,你現在出來會客,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”,高雨林擺擺手,低聲回答,“不會的,這一段時間,我一直在山塘鎮,回到夏陽城冇有幾天,我一個書生,冇有人注意我,哎,真想你們哪,赫老弟還好吧”。

時間緊迫,不能有太多的客氣,陸珊話入正題,“高先生,我們這麼急著來找你,是想讓您幫忙查詢一個人,這個也是工部局高層人員,三十多歲,名字是苗廣,不知道您熟不熟悉這個苗廣這個人”。

高雨林眨著眼睛,思考了一會兒,肯定的回答,“陸參謀,我可以肯定,我們工部局高層人員冇有一個叫苗廣的人,我們工部局高層人員一共七個人,一個局長,兩名副局長,我是總工程師,還有三名高級督察,我對他們還是很瞭解的,冇有姓苗的,你們是不是弄錯了”。

高雨林看到陸珊和高文和一副驚異的表情,又補充說,“是這樣,我們工部局每個星期一召開部務會議,所有高層人員必須參加,我也是回來參加部務會議的,冇有發現一個叫苗廣的人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