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秋季的夏陽城,天氣涼爽了一些,但是雨水多了起來,淅淅瀝瀝的小雨,從早晨一直下到中午,在祁山酒館門前形成了一條小溪,“嘩,嘩——”,流個不停。

祁山酒館位於箐山街中間的位置,距離箐山街警察所有三四華裡,是箐山街一帶最大的酒館,二層樓房,紅油漆的門窗,門前還有兩根紅油漆的圓柱,古香古色,菜品以驢肉菜品為主,箐山街地處偏僻,祁山酒館顧客很少,中午十一點半鐘左右,赫平和高文和走進了祁山酒館。

赫平身穿米色長衫,米色男士禮帽,帶著一副金絲眼鏡,看起來很有身份,高文和灰色粗布衣服,帶著黑色鴨舌帽,外人看起來就是赫平的跟班,祁山酒館內部裝修古樸簡單,褐色地板,灰白色牆壁,深紅色餐桌餐椅,一位夥計看到顧客進門,急忙迎了上去,“歡迎二位先生,要定位置嗎”。

赫平摘下米色男士禮帽放在胸前,這是民國時期的禮節,表示對對方的尊重,看了看周圍,一樓大廳,隻有幾個顧客,客氣的問:“有一位李先生,在祁山酒館定了位置,他來了嗎”,夥計愣了一會兒,恍然大悟,“李先生,就是李所長吧,來了來了,樓上二號雅間”。

“樓上二號雅間客人到”,夥計向樓上喊道,陪著笑臉,打著手勢,對赫平說:“先生,請上樓,二號雅間就在樓梯對麵”。

高文和看著赫平,故意說:“掌櫃的,我在樓下等您,我就不上去了”,赫平點點頭,回答:“好吧,你在樓下等我”,又對夥計說:“給我的小兄弟,來幾個小菜,幾個驢肉火燒”。

赫平上樓接頭,高文和在樓下警戒,這是來接頭前,陸珊定下的程式,因為幾次接頭,都出現了問題,陸珊不得不謹慎行事。

陸珊,赫平,高文和和西箐嶺遊擊支隊,突襲湘陵渡口,擊沉日軍運送大炮的駁船,擊退日軍增援部隊後,勝利回到石橋鎮,接到宛城蘇格的電報,說已經鎖定出賣貓頭鷹同誌的人,命令陸珊馬上回夏陽城,和夏陽城軍統地下組織取得聯絡,爭取找到出賣貓頭鷹同誌的人,今天中午,赫平和高文和奉陸珊命令,來到祁山酒館,和夏陽城軍統地下組織人員接頭。

一上到二樓,赫平看到二號雅間裡的謝光民,謝光民是夏陽城軍統地下組織人員,化名李克,公開身份是箐山街警察所副所長,赫平和謝光民少年好友,從小一起長大,十幾天前二人匆匆見過一麵,冇來得及深談,這次見麵,兩個人都有些激動,赫平轉身把二號雅間房門關好,和謝光民緊緊擁抱在一起,“阿光,三平”,阿光,三平是謝光民和赫平的乳名。

二號雅間幾乎冇有裝修,原色地板,原色桌椅,幾個驢肉菜肴已經上桌,紅燒驢頭,驢肉排骨,驢肉蒸餃,還有幾個小菜,一壺夏陽老酒,二人坐好,赫平給自己和謝光民各倒了一杯酒,端起酒杯,感慨地說:“阿光,亂世之間,我們弟兄還能相聚,哎,多少好兄弟倒在日本人的炮火之下,第一杯敬死去的弟兄”。

謝光民眼裡淚光閃閃,“三平,第一杯敬死去的弟兄”,二人輕輕地碰了碰酒杯,把酒杯裡的酒灑在地板上。

話入正題,謝光民拿出一張照片,遞給赫平,“三平,這個人是苗廣,三十八歲,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,就是這個人出賣了貓頭鷹同誌”,赫平接過照片,自己看了看,照片上的人麵帶笑意,圓臉型,大眼睛,細眉毛,略有謝頂,“阿光,還有其他的情報嗎,苗廣做什麼職業”。

謝光民遞給赫平一直哈德門香菸,回答赫平的問話,這個苗廣很神秘,原來是作建材生意的的,現在我們隻知道他在夏陽城工部局高管人員,具體做什麼不得而知,而且這個人反偵察能力很強,神龍見首不見尾,具體事情還要靠你們自己想辦法偵查”。

“苗廣和貓頭鷹同誌是好朋友,騙取了貓頭鷹同誌的信任,為了生意上的事,出賣了貓頭鷹同誌,太可惡了”,謝光民感歎的說,“貓頭鷹同誌太大意了,冇有識破苗廣的真麵目,在苗廣麵前暴露了身份”。

夏陽城工部局,赫平腦海裡上過一個人,高雨林,湘河大橋的設計師,夏陽城工部局總工程師,苗廣既然是夏陽城工部局的人,高雨林一定瞭解一些苗廣的情況,找到高雨林就會有辦法了。

不過,按照地下工作紀律,這些話是不能和謝光民說的,赫平收好苗廣的照片,“阿光,你們已經儘力了,接下來的工作我們來做,我們會有辦法的”,謝光民笑了笑,羨慕的說;“真是羨慕你們啊,天南海北,自由自在,你們能夠順利的炸燬湘河大橋,一定也能找到苗廣”。

難得相聚,兩人喝了幾杯酒,赫平囑咐道:“阿光,你一定要謹慎,我聽說夏陽城山田公館很不一般,破獲過多個軍統中統地下聯絡站,還有一個叫李明浦的傢夥,也很狡猾”,謝光民回答,“是的,山田左衛門是外交官出身,見識廣,眼界開闊,他的山田公館特務分佈很廣,在山城,西安,蓉城等地都有他們的而地下組織,李明浦這個傢夥善於籠絡人,對我們威脅很大,我已經建議上峰找機會除掉李明浦”。

除掉李明浦,赫平心裡真想過這個問題,但是難度很大,李明浦很狡猾,住所經常變換,“阿光,如果有李明浦的訊息你仔細留意留意,也許以後用得上”。

回到鎮鋒樂器行,赫平向陸珊彙報了接頭的情況,“陸參謀,出賣貓頭鷹同誌的人,叫苗廣,原來是貓頭鷹同誌是好朋友,贏得了了貓頭鷹同誌的信任,苗廣在夏陽城工部局任職,具體情況不詳,下一步的行動,要我們自己”。

“夏陽城工部局,高雨林高先生不是在夏陽城工部局任職嗎,他會不會瞭解一些苗廣的情況”,陸珊提醒赫平,赫平回答:“高先生在夏陽城工部局任職,我也想到了這一點,不過,高先生是個學者,偏重於技術方麵,苗廣身份複雜,和山田公館有很多聯絡,不知道高先生和苗廣能有多少聯絡”。

高文和笑著插話,“赫參謀,你可不要小瞧高先生,我看高先生很精明,不像一般的迂腐讀書人,在夏陽城這個虎穴狼窩能夠生存下來,一定有自己的生存之道,我們應該找到高先生,通過他探聽苗廣的情況,不過,高先生大部分時間在山塘鎮,我們怎麼能找到他,還真是個問題”。

赫平點頭同意高文和的說法,“文和說的有些道理,上次在山塘鎮,高先生給我們高能炸藥,我看出高先生行事謹慎,不像一般的讀書人,迂腐不諳世事”。

陸珊最後決定,“這些事爭論無益,需要馬上行動,我和文和明天早上去夏陽城工部局門前蹲守,如果高先生回夏陽城,我們一定能夠江見到他,如果他不在夏陽城,我們再想辦法去山塘鎮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