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簡帶領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去南山口阻擊日軍,陸珊,赫平,江嵐穿過玉米地,來到湘陵渡口,南部密集的槍聲,已經引起了高文和的注意,看到陸珊幾個人跑了過來,急忙問:“陸參謀,有情況,日軍援兵到了”。

珊喘了幾口氣,回答:“文和,日軍援軍已經到達南山口,人數不詳,趙參謀長已經帶人阻擊,趙參謀長讓你炮火支援”,高文和看了南山口方向,看到西箐嶺遊擊支隊占據山坡,阻擊日軍,槍聲越來越密集,“轟——”,幾發六零炮彈落在山坡上,煙塵滾滾,西箐嶺遊擊支隊阻擊陣地瞬間籠罩的煙霧中。

因為是山區,山嶺相連,九二步兵炮距離阻擊陣地還有五百多米,判斷日軍炮兵位置很困難,高文和略微思考了一會兒,馬上命令道:“魯明,你帶上兩麵指揮旗,馬上趕到阻擊陣地,查明日軍攻擊隊伍的位置,用旗語報告”。

魯明答應一聲,帶著繳獲的兩麵三角小黃旗,奔向西箐嶺遊擊支隊阻擊陣地,情況緊急,必須馬上支援西箐嶺遊擊支隊,高文和命令道:“大貴,馬上打幾炮,震懾日軍”,大家一起動手,七手八腳的幫助郝明貴調轉九二步兵炮,“嘩——”,郝明貴搖動九二步兵炮手輪,轉動炮身,炮口指向南山口。

根據日軍迫擊炮的射擊曲線,高文和揚起左臂,伸出大拇指,對著炮擊的方向,停了十幾秒中,喊道:“裝定射擊諸元!方位角06-00,射角07-55,距離六百五十碼,高低減四,開炮”,“嘩——”,郝明貴搖動九二步兵炮手輪,調整方位角和射角,根據高文和的判斷,九二步兵炮幾乎是平射。

“砼——,吱——,轟——”,郝明貴發射一發炮彈,落在西箐嶺遊擊支隊阻擊陣前方一百多米的地方爆炸,因為看不到日軍的位置,這一發炮彈相當於盲射,不知道效果如何。

李久福喊道,“快看,魯明在打旗語”,魯明站在一棵樺樹下,揮舞手裡的三角小黃旗,左手的三角小黃旗垂直高高舉起,右手的小黃旗平直伸向前方,李久福高興地一跺腳,“魯明的意思是,炮擊效果有效”。

“老李,讓魯明馬上報告日軍位置”,高文和命令道;李久福也拿起兩麵三角小黃旗,右手的三角小黃旗,向右側平直伸出,左手的三角小黃旗上下晃動。

魯明爬到山坡上,觀察了一會兒,翻身回到樺樹下,魯明右手左右晃動三角小黃旗三次,左手三角小黃旗斜著指向地下,李久福高高舉起手裡的三角小黃旗,左右晃動,表示收到,李久福對高文和說,“魯明指出日軍方位,阻擊陣地左前方,九點鐘方向,三百碼處有日軍目標”。

高文和舉起望遠鏡看著西箐嶺遊擊支隊阻擊陣地,下達命令,“大貴,裝定射擊諸元!方位角09-00,射角07-95,距離八百一十碼,高低減四,三發炮彈連射,開炮”。

“砼——,吱——,轟——”,郝明貴連發三發炮彈,可以看到遠處濃煙滾滾,“好,好——”,西箐嶺遊擊支隊阻擊陣地爆發出一陣喝彩聲,魯明站在一棵樺樹下,揮舞手裡的三角小黃旗報告戰果,李久福翻譯了魯明旗語的意思,“炮擊效果良好,再向前延伸二百米,射擊”。

按照魯明的指引,郝明貴又連發三發炮彈,再一次發揮炮擊的威力,“砼——,吱——,轟——”;魯明的旗語,“正前方,二百米處,有日軍目標”,郝明貴連兩發發炮彈,炮彈接連給出炮口,飛向日軍陣地,“砼——,吱——,轟——”。

炮擊過後,魯明爬到山坡上,冇有彙報日軍方位,陸珊心裡有些著急,“文和,不會出什麼問題吧,魯明冇有回答旗語”,高文和笑了笑,回答:“不會有問題的,這股日軍來的充忙,冇有帶重武器,隻帶了幾門六零炮,隻有捱打的份,哈哈”。

西箐嶺遊擊支隊阻擊陣地槍聲漸漸的停了下來,魯明回到樺樹下,左手的三角小黃旗,向左側平直伸出,右手的三角小黃旗垂直向下,緊緊貼在右腿上,李久福揮動手裡的小黃旗,大聲說:“陸參謀,隊長,魯明說日軍撤退了,趙參謀長命令,馬上撤離”。

突襲湘陵渡口,擊沉日軍駁船,擊退日軍增援部隊,戰果輝煌,趙簡命令馬上撤離,看樣子日軍增援部隊也撤了,陸珊命令道:“文和,快,馬上撤離湘陵渡口,什麼也不要帶了,儘快追上趙參謀長”。

高文和點了一下名,蝙蝠行動隊和跟著自己的幾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一個不少,“撤,跟上隊伍”,高文和揮手說。

十幾個人,離開湘陵渡口,穿過玉米地,爬上了山坡,追上了趙簡,趙簡過來摟住高文和的肩膀,興奮的說:“文和,你們真是神炮,擊垮了日軍炮兵陣地,炸燬三輛日軍卡車,日軍狼狽逃串,哈哈”。

赫平問,“老趙,日軍增援部隊來了多少人,怎麼會輕易撤退哪”,趙簡回答,“日軍來了三輛大卡車,人數有兩百多,山路狹窄,不利於兵力展開,文和炸燬了三輛卡車,把山路堵得死死地,日軍死傷慘重,又冇有重裝部隊,隻能暫時撤退,等待支援”。

黃昏時分,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,趙簡,陸珊帶著隊伍回到德龍嶺的山坡上,西箐嶺遊擊支隊三連長已經把糧食和藥品碼放在山坡上的樹叢中,等待過河的命令,“嘩,嘩——”,山腳下的湘河水一如既往的流個不停,好像什麼事也冇有發生過。

趙簡命令部隊,“跑了一天了,大家一定累壞了,抓緊時間休息,午夜時分過河”,陸珊走了過來,看著紛紛躺倒在樹叢中的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,“大家辛苦了,好好休息,今天我們辛苦是值得的,襲擊湘陵渡口,突襲日軍野戰醫院,擊沉日軍貨船,擊退日軍增援部隊,還繳獲了大量物資”。

栓子大聲說道:“陸參謀,這次真過癮,以後這樣的仗應該多打幾次”,“是啊,這樣的仗應該多打幾次——”,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紛紛喊道,情緒熱烈。

三連長走過來報告,“陸參謀,參謀長,有個問題,這個——”,趙簡看到三連長吞吞吐吐的,嚴厲的說,“三連長,有事快說,吞吞吐吐的,陸參謀也是支隊領導,冇什麼可以隱瞞的”。

三連長報告:“陸參謀,參謀長,那個叫樹田次郎的日軍醫生,說什麼也不離開,一定要跟著我們,說是要尋找他失蹤的妻子,一個日本人,要跟著我們行動,確實有些彆扭”。

趙簡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,征求陸珊的意見,“陸參謀,你看如何處理好一些”,陸珊想了想,建議說:“三連長,把樹田次郎醫生帶上吧,告訴弟兄們客氣一下,我學過一點醫學,知道日本醫生醫術高明,暫時留在西箐嶺遊擊支隊作醫生,至於尋找他的妻子,隻能以後找機會了”。

趙簡支援陸珊的想法,命令道:“三連長,樹田次郎醫生跟隨三連行動,回到石橋鎮,有張司令員安排工作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