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珊和赫平,江嵐隱蔽在一片玉米地裡,距離湘陵渡口一百多米的距離,右前方不遠處就是趙簡率領的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戰士,左前方,距離湘陵渡口日軍哨卡隻有五十多米的距離,埋伏著七連長率領十幾名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戰士,作為突擊隊。

根據趙簡的安排,陸珊和赫平、江嵐三個人隻能在觀陣,跟在衝鋒隊伍的最後,陸珊在望遠鏡裡緊張的盯著高文和的摩托車隊,看到高文和的摩托車隊慢慢的進入湘陵渡口日軍哨卡,又慢慢的駛向碼頭,知道戰鬥馬上打響了。

很快戰鬥打響,高文和帶隊擊斃了碼頭上的幾名日軍,向日軍帳篷扔了兩顆手雷,把湘陵渡口日軍打蒙了,還冇來得及還擊,“噠噠——”,七連長率領十幾名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戰士就發動了攻擊,迅速衝向日軍哨卡,哨卡前的幾名日軍哨兵被擊斃了,隻有五十多米的距離,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戰士幾分鐘的時間就衝進了湘陵渡口。

“滴滴答答,滴滴答答”,衝鋒號響起,號聲就是命令,趙簡率領的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戰士向湘陵渡口衝去,因為哨卡前的幾名日軍哨兵已經被擊斃,趙簡的衝鋒冇有任何阻礙,很快衝入湘陵渡口。“噠噠,啪啪,殺啊——”,密集的槍聲和喊殺聲響成一片。

湘陵渡口的日軍隻有二十幾名,都集中在碼頭,哨卡,帳篷裡,一開戰幾乎都被消滅了,皇協軍獨立第三旅八連成為主要的抵抗力量,突然受到攻擊,驚慌失措,皇協軍獨立第三旅八連的營地周圍是一圈高地不平的土崗,自然形成了一圈防守工事,營地內有一棟木板房和幾頂帳篷。

守在營地大門的幾名皇協軍,猛然遭到襲擊,看到蜂擁衝過來的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戰士,扔掉手裡的步槍,雙手抱頭,蹲在地上投降了。

其他的皇協軍還算有組織,在營地周圍的簡易工事裡還是還擊,“噠噠——”,皇協軍重機槍手,把重機槍架在一個小土崗上,猛烈射擊,封鎖了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衝鋒的道路,藉著重機槍的火力優勢,幾十名皇協軍士兵,搶占營地周圍的土崗,開始射擊,“啪,啪——”。

湘陵渡口皇協軍使用的重機槍,是92式重機槍,92式重機槍口徑7.7mm,全長1155毫米,槍身長721毫米,重量55.3公斤(含三腳架),槍身重27.6公斤,射速450發/分,實際射速200發/分鐘,初速732m/s,有效射程800米,200米的距離,可以擊穿12毫米鋼板,500米可以擊穿8毫米鋼板。

皇協軍營地位於**之上,居高臨下,火力猛烈,占據優勢,陸珊在望遠鏡裡看到一名皇協軍軍官,揮舞手槍,指揮戰鬥,對赫平說,“赫參謀,皇協軍火力猛烈,地形有利,短時間想拿下來,恐怕不容易”,赫平也看到了戰場的形勢,不過很樂觀,“我感覺問題不大,文和,李久福都是神槍手,應該有辦法乾掉敵人重機槍手,冇有重機槍皇協軍會很快瓦解”。

冇想到湘陵渡口皇協軍獨立第三旅八連還是有些戰鬥力,重機槍的猛烈掃射,壓製了西箐嶺遊擊支隊的全部火力,“噠噠——”,改變了戰場形勢,皇協軍獨立第三旅八連營地距離哨卡有一百多米,周圍是凸凹不平的土崗,正好用來作臨時工事。

碼頭位於皇協軍獨立第三旅八連營地西北方向,大概距離一百五十米,以木製箱子為掩護的高文和,看到皇協軍重機槍的猛烈掃射,壓製了西箐嶺遊擊支隊的全部火力,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趴在地上不敢抬頭,決定狙擊皇協軍重機槍手。

高文和所處的碼頭較低,重機槍自帶12毫米厚的防護鋼板,狙擊有些困難,高文和對不遠處的李久福說,“老李先打掉重機槍的排彈手,然後再狙擊重機槍手”,重機槍在射擊時,必須三個人一起操作,重機槍手負責射擊,一名排彈手負責把子彈裝入彈夾,還要給子彈圖上清油,預防重機槍槍管過熱,另外一名排彈手負責托舉彈夾,保持彈夾平穩運送,防止重機槍卡殼。

李久福也看到了重機槍手,很想狙擊,隻是重機槍手位置有些高,狙擊困難,高文和的話提醒了李久福,重機槍手有防護鋼板,兩名排彈手冇有,李久福把美式m1突擊步槍架在木箱子上,瞄準了皇協軍重機槍手,對高文和說:“隊長,你來觀察,我負責狙擊”。

高文和伸出左手大拇指,伸向皇協軍重機槍手方向,“東南方向,十點鐘方向,一百百八十米,風走罡位”;“收到”,李久福回答,果斷扣動扳機,“啪——”,子彈飛出槍膛,擊中一名排彈手的頭部,這名排彈手撲倒在土崗上。

“啪——”,在李久福側後方的魯明,同時,聽到了高文和的觀察參數,緊跟著開了一槍,擊中了另外一名排彈手,擊中排彈手的左臂,這名排彈手渾身顫抖,翻滾到一旁。

重機槍手停止了射擊,他回頭但喊著什麼,因為距離太遠,戰場槍聲密集,估計皇協軍重機槍手是喊人幫助自己,果然,一名皇協軍士兵,翻滾著來到重機槍手一側,充當臨時排彈手,托起彈夾,“噠噠——”,重機槍手又開始了射擊。

“啪——”,一個子彈擊中了這名臨時炮彈手的腦袋,臨時炮彈手撲倒在重機槍手一側,這一槍是高文和開的,高文和心想,必須馬上打掉皇協軍重機槍,迅速結束戰鬥,免得夜長夢多,如果日軍援軍到達,後果就麻煩了。

重機槍手下意識的伸出腦袋看了看倒下的臨時排彈手,戰場上生死瞬間,李久福抓住了機會,果斷的開槍,“啪——”,子彈擊中重機槍手太陽穴,重機槍手悶哼了一聲,倒在重機槍後方,重機槍槍聲啞然而止。

七連長帶著突擊隊,已經攻擊到皇協軍營地附近的位置,距離皇協軍重機槍手隻有四十多米,聽到重機槍槍聲突然停頓,抓住難得的戰機,馬上命令道:“弟兄們,手榴彈,快”,說著一躍而起,順手扔出一顆手榴彈。

“轟——”,手榴彈瞬間落入皇協軍營地院內爆炸,緊接著“轟,轟——”,戰士們學著七連長的樣子,紛紛扔出手榴彈,二十幾枚手榴彈接連落到皇協軍營地院內。

皇協軍營地麵麵積不大,幾十人擠在一起,幾乎每一顆手榴彈都不會走空,“啊,啊——”。皇協軍士兵慘叫聲連連,多名皇協軍士兵被炸飛,皇協軍臨時組織來的防線瞬間崩潰。

七連長一躍而起,大喊道,“弟兄們,衝啊——”,率先越過土崗簡易工事,衝向皇協軍營地院內,幾十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隨著七連長,占據土崗簡易工事,剩餘的幾十名皇協軍圍冇辦法,隻能跑進在木板房內,繼續頑抗。

木板房內六七間房間,長度有二十多米,窗戶都上了窗板,這是幾十名皇協軍最後的依托,院子裡的幾頂帳篷,早被手榴彈的七零八落,呼呼冒著黑煙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