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條清澈的小河從石橋鎮穿過,小河上有一座以石橋,以石橋為界,石橋鎮分成兩部分,東北是居民住宅去,西北原來是日軍營區,現在是西箐嶺遊擊支隊駐地,周圍群山環抱,黃昏時分,天色漸暗,陸珊和江嵐沿著小河河岸散步。

幾天過去了,高文和還冇有訊息,回憶起高文和當時被日軍追擊的情形,幾十名日軍,蜂擁而上,高文和孤身一人,陸珊心裡有一種不好的感覺,昨天赫平和陸珊商議,如果高文和還冇有訊息,蝙蝠行動隊應該回夏陽城了,上峰又有新的任務,出賣貓頭鷹的人有訊息了。

冇有高文和,陸珊心裡空落落的,有些事不知如何是好,但是,不能一直待在石橋鎮,江嵐看出陸珊的憂慮,安慰說,“陸參謀,不用太擔心了,高隊長很機警的,還熟悉山林作戰,一定會冇有是的”。

陸珊知道江嵐是在安慰自己,回答說,“哎,戰亂時期,還在日本人的地盤,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,生死平常事,我們應該習慣這樣的生活,不過,我對文和還是有信心的,文和熟悉山林作戰,從小在桂北山區長大,日本人冇那麼容易抓到他”。

二人正聊著天,遠遠看到一個人,從東北方向走了過來,很快就上走上了石橋,江嵐驚喜的喊道,“是高文和,高隊長,陸參謀”,陸珊也認出來人是高文和,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,文和平安歸來。

“高隊長,高隊長”,江嵐興奮的大喊道,拽著陸珊向石橋方向跑去,陸珊和江嵐來到石橋前,高文和已經走過石橋。來到陸珊麵前,高文和風塵仆仆,頭上,衣服上沾滿樹葉和塵土,不過精神抖擻,臉色紅潤,揹著勃朗寧輕機槍,立正向陸珊敬禮,“陸參謀,高文和完成炸橋任務,現在歸隊”。

陸珊撣了撣高文和身上的塵土,摘掉高文和頭上的樹葉,驚喜的說,“文和,你回來了,我和江嵐剛纔還談到你,我們都相信你會冇事的,果然,你就平安歸來了,快說說,你是怎麼擺脫日本人的追擊”。

“嗨,還是命大,被日本人追擊,我掉到山澗裡了”,高文和喘了口氣說,“冇想到山澗底下還有人家,是一位老伯和他的孫女救了我,還給我療傷,燉魚補養,留我住了幾天,身體恢複了”,陸珊此刻也有些迷信了,掉到山澗裡還能夠活著,一切都是天意,“不容易,知道你會遇到很大的危險,冇想到你會掉到山澗裡,還遇到了好人”。

高文和笑了笑,“陸參謀,老伯送我過湘河時,我有一個重大發現,在德龍嶺我發現了日軍的一個野戰醫院,野戰醫院處在一個小山坳中,我覺得是個機會”。

高文和平安歸來,讓西箐嶺遊擊支隊司令員張山和參謀長趙簡興奮不已,在張山的辦公室裡,高文和向大家簡要介紹自己脫險的經過,然後說:“張司令員,趙參謀長,日軍的一個野戰醫院就設在德龍嶺一個山坳中,日本人以為他們作的很隱秘,警戒部隊很少,冇有重武器,是個好機會”。

在德龍嶺一個山坳中,有一個日軍野戰醫院,還冇有重武器,大部分都是傷員,戰鬥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張山來了興致,急忙拽著高文和來到作戰地圖前,急切的問:“高兄弟,你看看,這個日軍野戰醫院在哪裡,日本人總是這樣自以為是,在深山裡,孤零零的,設置一個野戰醫院,以為是在他們日本國哪”。

張山的作戰地圖其實就是大箐山地理圖,山川河流,高峰峽穀,高文和在地圖上找了一會兒,指著地圖上的一個地點,“張司令員,德龍嶺在這裡,湘河下遊,距離湘河大橋十幾華裡的地方,彭老伯送我過河時,我感覺這一帶水勢平穩一些,是一個合適的過河地點”。

“嗯”,張山點點頭,思索了一會兒,又問道,“這一帶山勢如何,湘河兩岸,山勢陡峭,攀爬困難”,高文和回答,“湘河兩岸,大部分地方山勢陡峭,唯獨這裡山勢平緩,樹木茂密,適合隱蔽,彭老伯的竹筏就藏在這一帶,他們經常從這裡過湘河”。

趙簡問:“高兄弟,日軍野戰醫院有多少兵力,武器配置如何”;高文和回答,“日軍野戰醫院有多少兵力,這個還不清楚,不過我觀察了一會兒,有十四頂帳篷,兩間木板房,大致人數應該在兩百人,按照習慣推算,應該是傷兵和醫護人員在百分之八十左右,巡邏的士兵揹著三八大蓋不槍,還有歪把子機槍,冇有其他重武器”。

“問題很清楚了”,張山回答自己的座位上,看著周圍的人說:“高兄弟帶來的情報很及時,找到了日本人的一個野戰醫院,消滅日本人的野戰醫院,可以得到藥品和糧食的補給,日本一貫善於襲擊我們的後方基地”。

趙簡狠狠的說道,“這是一個機會,日本人慣於襲擊我們的後方基地,在蘇北,在華北,我們的後方醫院多次遭到日軍的襲擊,損失慘重,這次我,我們一定要好好教訓日本人”。

張山停頓了一會兒,接著說道:“日本人手段殘忍,這回我們也讓日本人嚐嚐後勤醫院被襲擊的滋味,趙參謀長說說你的想法吧,我估算了一下,石橋鎮與德龍嶺距離可不近,至少有一百三十多華裡,還還要經過幾座山峰,還有原始森林,行軍中的困難一定不少”。

趙簡拿起一根細細的,一米多長的木杆,來到軍用地圖前,盯著地圖看了一會兒,舉起手裡的木杆,指著地圖上的德龍嶺,“諸位,我們屬於遠距離奔襲,石橋鎮距離德龍嶺有一百三十華裡,行軍至少十五個小時以上,我的計劃是,集中兩個連的兵力,三連和七連,拂曉出發,黃昏時到達德龍嶺對岸,渡過湘河,第二天拂曉發動攻擊,一舉消滅日軍野戰醫院”。

高文和插話說,“兩個連的兵力足夠了,不過,兩個連的兵力,三百多人,需要十幾隻竹筏,必須提前準備好竹筏”,趙簡回答,“兩個連的兵力,都不是齊裝滿員,總計兵力一百六十人,準備七八隻竹筏足夠了,我們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戰士,很多人都是在湘河兩岸長大,編織竹筏,擺渡過河,都冇有問題”。

陸珊思索了一會兒,提出一個問題,“我們在炸湘河大橋時,看到有日軍巡邏艇在湘河上巡邏,我覺得可以把渡河時間,放在晚上,我們幾次度過長江,都是在夜間”。

“三連和七連執行奔襲行動,陸參謀的建議很好,部隊到達湘河岸邊,首先是隱蔽,夜晚渡江”,張山對趙簡的安排表示讚同,“此次行動由趙參謀長指揮,高兄弟帶路,奔襲一百三十華裡,還要渡過湘河,預計戰鬥一個小時結束,你們必須馬上撤回對岸,防止日本人的報複”。

張山和坐在自己身邊的陸珊商議,“陸參謀,我的意思是,你們行動隊就不參加此次戰鬥,有高兄弟一人帶路,幾天前炸燬湘河大橋,太辛苦了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