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珊站在郝明貴的側後方,位置稍微高一些,便於觀察大橋的情況,多年的戰場經驗,陸珊對於炮彈的飛行聲音也很熟悉,隨著郝明貴的喊聲,陸珊急忙就地臥倒,“轟——”,爆炸掀起塵土和樹枝把陸珊埋在下麵。

郝明貴爬起來,急忙奔過去,扶起陸珊,陸珊來不及拍掉身上的樹枝和塵土,急忙問:“大貴,你和江嵐冇事吧”,郝明貴回答,“我們冇事,這裡山勢陡峭,敵人的炮彈殺傷力不大”。

江嵐也過來,幫著陸珊拍掉身上的樹枝和塵土,遺憾的回答,“我和大貴冇有事,可惜啊,六零炮掉到湘河裡去了,我們冇有辦法支援高隊長了,河南岸隻剩高隊長一人了”。

正在這時,“轟隆——”的的一聲巨響,赫平安放的炸藥準時爆炸,湘河大橋上方濃煙滾,陸珊在望遠鏡裡看到,湘河大橋子二號橋墩向北,巨大的橋體飛了起來,長長的橋麵被炸開了一個十餘米長的缺口,湘河大橋爆炸成功,可惜,高文和一個人被隔在南岸。

原來郝明貴架設六零迫擊炮的巨石平台,被炸的出現了一個大坑,陸珊心裡涼了下來,高文化和過不來了,也冇有迫擊炮支援他,一切隻能靠高文和自己了。

湘河大橋兩岸地勢差不多,都是陡峭的山峰,高文和所處的山坡山勢陡峭,攀爬困難,高文和是山區長大的孩子,反而具有了優勢,高文和的身影在茂密的樹叢中時隱時現,逐漸向山頂爬去,上百名日軍蜂擁而至,向山頂撲去。

在望遠鏡裡,陸珊把一切看得很清楚,湘河大橋雖然爆炸成功,可是,高文和一個人被隔在南岸,看樣子是凶多吉少,陸珊揪心不已,有無可奈何,郝明貴急的直跺腳,“哎,可惜,冇有六零炮了,不然可以幫隊長解圍”。

幾分鐘過後,赫平,趙簡帶人回來與陸珊彙合,赫平尷尬的說,“陸參謀,是我考慮不周,把文和一個人扔在南岸了,我有責任,是我阻止李久福和魯明要衝回南岸的行動,那樣於事無補,還要白白增加傷亡”,赫平知道陸珊和高文和的感情,隻是大家心照不宣,高文和生死未卜,陸珊心裡一定很難過。

陸珊情感幾乎失控,此時,陸珊心裡才知道高文和在自己心裡的分量,但是自己是最高指揮官,任何情況下都必須控製自己的情緒,不能讓感情外露,要保持冷靜。

陸珊沉默了一回兒,知道赫平也一定很難過,寬慰的說:“赫參謀,你做的對,處理的很冷靜,不能讓李久福和魯明要衝回南岸,文和不顧個人安危,獨自衝回南岸,阻擊日軍,保證了我們順利炸燬大橋,事出突然,也是冇有辦法的事,不能在白白的犧牲弟兄們的性命”。

趙簡走過來,看到陸珊和赫平都很難過,安慰說:“陸參謀,赫參謀,我看高兄弟很機智,也很有謀略,熟悉叢林作站,這一帶山高林密,地勢險要,日本人雖然人數眾多,未必能把高兄弟如何,我們還是馬上撤離這裡吧,北岸的日軍說不好馬上也會到達”。

“笛笛——,笛笛——”,從大橋方向傳來了汽車笛聲,陸珊舉起望遠鏡,看到幾輛日軍卡車,栽滿了日本兵,沿著公路向湘河大橋北橋頭駛了過來,日本人的援軍來的好快呀,陸珊放下望遠鏡,咬咬牙說,“趙參謀長說的有道理,日本人的援軍果然來了,奔湘河大橋北橋頭,我們這裡很不安全,馬上撤離”。

高文和在湘河大橋南岸阻擊日軍,與日軍卡車相聚隻有幾十米的距離,高文和的猛烈射擊,把日軍打蒙了,幾輛卡車上的日軍,大概有一百多日本兵,抬著幾門六零炮,匆忙的從卡車上下來,就地展開戰鬥隊形,發現隻有高文和一個人,而且目的阻止日軍占領湘河大橋。

日軍指揮官立刻把隊伍分成兩路,一路向高文和猛衝過來,一路向湘河大橋橋麵衝過去,決不能讓日軍占領大橋橋麵,高文和向北翻動了一下身體,調轉槍口,向著衝到湘河大橋橋頭的幾名日軍猛烈開火,“噠噠,噠噠——”。

高文和手裡是一挺美式勃朗寧輕機槍,火力威猛,幾個日本兵中彈栽倒在地,其他日軍被壓製在湘河大橋南橋頭一側的山腳下,“噠噠——”,日軍幾挺歪把子機槍火力全開,打得高文和抬不起頭來,另一個方向的日軍向高文和藏身的地方猛撲過來。

正在危急時刻,從遠處飛過來一發炮彈,落在湘河大橋南橋頭附近,“轟——”,掀起一片煙塵和樹的枝葉,日軍的幾挺歪把子機槍瞬間啞了火,是郝明貴發射的炮彈,支援自己,高文和心想,大貴,這一發炮彈很及時,時間差不多了,日軍即使衝上了大橋,時間也來不及了。

藉著六零炮彈爆炸的煙霧,高文和向山頂爬去,過了有一分多鐘的時間,“轟隆——”,一聲巨響,高能炸藥爆炸,湘河大橋北端橋麵飛上了天,突如其來的爆炸,炸蒙了追擊高文和的日軍,日軍暫時停止了對高文和的追擊。

聽到爆炸聲,高文和稍微停頓了一下,回身看了看山腳下的湘河大橋,湘河大橋二號橋墩北側被炸斷,斷口有十多米,高文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,終於炸斷了湘河大橋,高文和對於自己的安慰到是不再在意。

十幾名日本兵,衝上了大橋橋麵,可惜,已經晚了,隻能對著炸斷的橋麵歎息不已,幾名日軍炮兵,架設六零迫擊炮,向著河對岸發射了幾發炮彈,落在湘河大橋北側橋頭附近。

這一帶山勢陡峭,樹木茂密,攀爬困難,但是對於高文和來說確實一件好事,作為從小在山區長大的孩子,回到山裡,就是回到了家,高文和彷彿又回到了少年時代,湘河大橋被炸斷,完成了炸橋任務,高文和心裡輕鬆,很快就爬到了山頂。

爬上山頂高文和才發現,左側山坡山勢陡峭,下麵是滔滔的湘河水,山頂樹木稀疏,不利於隱蔽,而且山頂位置高,容易暴露自己,右側山峰山勢比較高,有一片竹林,竹子橫七豎八的生長,是一個好的隱身場所,高文和奮力向竹林跑去。

“啪,啪——”,十幾名日本兵爬上了山頂,發現高文和向右側山峰爬去,馬上開槍射擊,緊跟在後,追擊過來,雙方距離不過幾十米,子彈從高文和的身邊飛過,打在竹杆上發出“哢,哢”的聲音。

樹木茂密,灌木叢生,十幾名日本兵距離高文和隻有幾十米的距離,但就是這幾十米的距離,追上也是很困難的,為了阻止日軍的追擊,利用幾棵竹子做掩護,“噠噠——”,高文和端起美式勃朗寧輕機槍,回身向日軍射擊,射擊冇有給追擊的日軍造成傷亡,但是追擊的日軍也嚇得趴在地上,暫時停止了追擊,為高文和爭取了時間。

奮力爬上山頂,高文和傻了眼,腳下是一個懸崖,深不見底,隻能聽見流水聲,懸崖峭壁上,怪石凸起,在怪石縫隙裡,偶爾長出稀疏的雜草,對麵也是懸崖峭壁,是一個標準的山澗,寬度五十多米,自己無論如何是過不去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