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八大蓋步槍槍身比美式m1突擊步槍長了一塊,一寸長,一寸強,日本兵訓練有素,雙臂有力,“哢”,猛的磕開高文和手裡的美式m1突擊步槍,反守為攻,刺刀刺向高文和小腹,人無完人,高文和槍法準,手雷扔得準,非常有指揮頭腦,但是拚刺刀的功夫就弱一些。

“噗”,突然,從左側衝過一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,刺刀搶先一步,刺進日本兵的左肋下,化解了高文和的危險,日本兵大喊一聲,“啊——”,一頭栽倒在地,高文和轉身一看,刺刀日本兵的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就是趙簡。

趙簡平時看起來文質彬彬,冇想到在戰場上也有凶狠的一麵,趙簡手裡大三八大嘎刺刀還滴著鮮血,西箐嶺遊擊支隊經常缺少彈藥,拚刺刀是必備的技能,趙簡關心的問到,“文和,怎麼樣,冇事吧”,高文和感激的回答:“冇事,幸虧你來的及時”。

高文和和趙簡指揮戰士們清理殘餘日本兵,高文和這次多了一個心眼,覺得還是發揮自己的強行,出槍快,槍法準,抽出美式m1911點式45口徑勃郎寧手槍,搜尋著戰場的情況。

m1911手槍采用槍管短後坐自動方式,7發彈匣供彈,是一款半自動手槍,該槍結構簡單,結實耐用,效能可靠,射擊精度高成為世界最為著名的軍用手槍之一,是高文和從日本人手中繳獲的。

右後方傳來了廝殺喊聲,高文和回身看到栓子正和一名日本兵搏鬥,栓子步槍脫手,被日本兵踹倒在地,日本兵端著三八大蓋就要向栓子衝過去,形勢危急,“啪”,高文和揚手就是一槍,子彈擊中日本兵的右太陽穴。

一名日本兵爬上了被炸燬的崗樓頂上,端起一挺歪把子機槍就要掃射,“啪——”,後麵傳來了一聲槍響,飛來一顆子彈擊中日本兵的前額,日本兵身體晃了晃,從崗樓上栽了下來,是李久福看到大家衝鋒與日本人拚殺,手癢癢了,從一百多米遠的地方,狙擊日本兵。

一名日本兵動作迅捷,三滾兩滾,來到一挺重機槍旁,轉動重機槍,調轉槍口,準備向衝鋒的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射擊,非常危險,高文和大喊道:“臥倒,臥倒——”,這時飛過來一發炮彈,“吱——,轟——”,落在重機槍附近爆炸,日本兵連同那挺重機槍,瞬間被炸飛,郝明貴遠距離開炮,一發中的。

戰鬥結束,用時不到二十分鐘,高文和大喊道,“大家注意打掃戰場,注意鬼子傷兵打黑槍”,赫平看到戰鬥結束,扛著木箱子跑了過來,“文和,不錯,不到二十分鐘,馬上占領大橋,我們安放炸藥”。

一個突情況來臨,一隊日本兵開著幾輛摩托車來得到湘河大橋南端,一看就知道是來支援守橋日軍的,這隊日本兵有十幾個人,迅速占領湘河大橋南部,趴在橋麵上,架起兩挺歪把子機槍,向大橋北側瘋狂的掃射,“噠噠,噠噠——”。

高文和等人趴在湘河大橋北側的橋麵上,被日本兵的兩挺歪把子機槍壓製,不敢抬頭,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高文和心急如焚,如果耽擱時間太長,日軍援軍一到,不但大橋炸不了,自己這些人想脫身都困難了,“大貴,大貴,生死關頭就看你的了”,高文和心裡默唸著。

在遠處上的陸珊,看到高文和帶人二十多分鐘就消滅了守橋的日本兵,進展順利,剛剛鬆了一口氣,看到日軍摩托車隊趕到,十幾日本兵占領了湘河大橋南部,歪把子機槍,向大橋北側瘋狂的掃射,壓得高文和等人趴在橋麵上不敢抬頭,急忙命令道:“大貴,日本兵占領了湘河大橋南部,還有歪把子機槍,打掉他們”。

郝明貴也看到了趴在大橋橋麵上的日本兵,心想這回該我露臉了,這幾個日本兵來的正是時候,他馬上調轉炮口方位,重新設定炮擊角度,“東南方向,左偏二度,距離四百酒肆米,裝定射擊諸元,方位角16-00,射角08-56,發射”。

“吱——,轟——”,炮彈準確的落在湘河大橋南部橋麵上,湘河大橋南部橋麵隻有十幾米寬,很平整,一覽無餘,冇有可以遮蔽的東西,炮彈炮炸殺傷力巨大,隨著爆炸聲,日軍的兩挺歪把子機槍卡殼了,幾名日本兵被炸飛,屍體落入湘河,濺起了高高的水花。

“大貴,好樣的”,陸珊舉著望遠鏡,讚歎的喊道,“吱——,轟——”,郝明貴又發射了第二發炮彈,炮彈準確的落在湘河大橋南部橋麵上,又有幾名幾名日本兵被炸飛,屍體落入湘河。

趴伏在大橋北側的高文和,看到郝明貴炮擊效果好,炸飛了日本兵的兩挺歪把子機槍,馬上起身,奪過肖東手裡的勃朗寧輕機槍,命令道:“肖東,你留下,配合赫參謀炸橋”,說完,高文和大喊道,“弟兄們,衝啊”,端著勃朗寧輕機槍一邊跑,一邊射擊,“噠噠,噠噠——”。

湘河大橋長度隻有八十多米,高文和帶人幾秒鐘就衝了過來,日本兵大部分被炸到湘河裡,還有幾個傷兵躺在地上聲音哀嚎,被衝過來的幾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飛起一腳,踢入河裡,“噗通,噗通——”,這些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與日本兵仇深似海,絕不容情。

高文和看到戰鬥結束,高文和來到湘河大橋南端,看了看手錶,拂曉三點半鐘,戰鬥基本上按計劃進行,對趙簡說,“趙參謀長,我看你過去幫助赫參謀,我帶幾名弟兄負責警戒,要儘快安放炸藥,我估計敵人援軍馬上會到達”。

趙簡覺得高文和說的有道理,必須儘快安放好高能炸藥,多耽擱一分鐘,就多一分危險,吩咐兩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,“栓子,你們兩個,跟著高隊長在這裡負責警戒,其他人過去幫助安放炸藥”。

安放高能炸藥過程,不是一個簡單的事,甚至可以說是一個複雜的技術過程,赫平帶著李久福,魯明扛著裝著炸藥的木箱子來到湘河大橋橋麵上,按照高雨林的吩咐,找到二號橋墩北側十五米的地方,這裡是湘河大橋的接縫處,也就是湘河大橋最薄弱的地方。

赫平和李久福,魯明小心翼翼的把竹筒展開,用銅線把裝著高能炸藥的竹筒串接起來,牢牢的係在一起,赫平和魯明腰間繫上大母手指粗細的繩子,麻繩的另一頭抓在李久福和肖東,章達的手裡,趙簡和幾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也過來幫忙。

作好安全防護,赫平和魯明抓著大橋西側的護欄,下到大橋橋麵下,然後魯明抱著繫好竹筒從大橋橋麵下橫穿過去,把這一大捆裝著高能炸藥的竹筒安放在大橋橋麵下,然後再從大橋的東側翻上橋麵。

hn——a型炸藥,活性很強,極易爆炸,赫平和魯明動作不敢太大,隻能小心翼翼的進行,等到魯明滿頭大汗爬上了橋麵,半個多鐘頭過去了,已經拂曉四點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