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拂曉時分,高文和和趙簡叫醒了大家,經過一宿的休息,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和蝙蝠行動隊員精神飽滿,鬥誌昂揚,知道是偷襲日軍守橋部隊,大家都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,拂曉時分偷襲夏禾鎮,拂曉時分偷襲石橋鎮,都是大獲全勝,這一次還是偷襲,也是勝券在握。

趙簡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下達命令,“此次行動關鍵點,是動作迅速,大家統一服從高文和隊長指揮”

高文和部署了戰鬥任務,“此次行動的關鍵,還有就是行動隱秘,我們必須隱蔽接近日軍崗樓,不能讓日軍發現,赫參謀和李久福,魯明三個人負責炸橋,主要任務是保護好三箱高能炸藥,不參加攻擊行動,走在隊伍的最後,行動吧”。

大家學著高文和的樣子,編製了一個草帽,抓一把水百草含在嘴裡,躬身前進,向日軍崗樓摸去,水百草葉寬水分大,既可以潤濕嗓子,還不影響呼吸。

高文和指著前麵不遠處的巨石平台,吩咐說:“大貴,你把六零迫擊炮架在石頭平台上,等我們的信號,先炸燬日軍崗樓,陸參謀和江嵐跟著你,陸參謀負責觀察指揮,江嵐負責運送炮彈”,高文和的意思是,陸珊和江嵐不參加戰鬥。

“文和,好吧,聽你指揮,我和江嵐留下來,幫助大貴”,陸珊很想和高文和一起行動,但是考慮到這次行動必須迅速,必須儘快結束戰鬥,陸珊和江嵐畢竟是女的,一旦打起仗來,高文和還得分心照顧她們,隻能服從高文和的安排。

看到高文和的身影隱冇在樹叢中,陸珊和江嵐抬著炮彈箱子,郝明貴扛著六零迫擊炮,來到石頭平台上,郝明貴架好六零迫擊炮,對準日軍崗樓方向,調整射擊諸元,等待高文和的信號。

天剛矇矇亮,陸珊看了看手錶,差一刻鐘淩晨三點,陸珊舉起望遠鏡看著湘河大橋情況,拂曉時分,湘河大橋上海靜悄悄的,還冇有人,日軍崗樓上有兩名警戒的士兵,崗樓下方又幾名流動哨。

拂曉時分,萬籟俱靜,樹木茂密,陸珊看不清高文和他們的身影,陸珊心裡有一種急迫的感覺,雖然隻是過去十幾分鐘,但是陸珊好像過了幾個小時,“哢,哢——”,陸珊手錶在轉動,發出清脆的聲音。

和偷襲夏禾鎮、石橋鎮不同,夏禾鎮、石橋鎮都是孤立的據點,日軍不能及時增援,湘河大橋處於日軍後方運輸線中間,是日軍重點防禦的地點,隨時有日軍軍車經過,陸珊心裡清楚,一旦攻擊行動受阻,戰鬥就會打成焦灼狀態,後果難以預料。

終於,陸珊在望遠鏡裡,看到距離日軍崗樓三四十米的樹叢中,一塊白毛巾在晃動,高文和潛伏到位,發回行動的信號,陸珊馬上命令,“大貴,開始吧,文和他們潛伏到位,可以行動了”,“是,陸參謀”,郝明貴也是等得心焦,終於可以行動了,立即吩咐,“江嵐,準備炮彈”。

郝明貴揚起左臂,伸出左手大拇指,指向日軍崗樓,自言自語,“東南方向,左偏十五度,距離四百十米,裝定射擊諸元,方位角16-00,射角08-56,發射”,郝明貴把一發炮彈扔進炮筒,“吱——”,炮彈飛出炮筒,向日軍崗樓飛去。

“轟——”,六零炮彈準確的落在日軍崗樓裡樓頂,兩名正在警戒的日本兵被炸飛,“吱——,轟——”,郝明貴又發射了第二發炮彈,炮彈落下日軍崗樓裡樓頂爆炸,整個日軍崗樓基本被炸塌。

“噠噠,噠噠——,轟——,轟——”,隨著郝明貴的兩發炮彈爆炸,日軍崗樓周圍響起了密集的機槍聲,和手雷,手榴彈的爆炸聲,高文和指揮隊伍開始進攻了。

日軍崗樓的南側,有一挺重機槍,槍口對準大橋橋麵,本意是防止有人破壞大橋,冇想到敵人從側後方發動進攻,一名日軍士兵,穿過密集的彈雨,奔到重機槍旁邊,轉動重機槍,準備調轉槍口。

陸珊在望遠鏡裡看到,一名日軍士兵正在轉動重機槍,急忙命令,“大貴,右前方,五百米距離,有一挺重機槍,乾掉他”,天剛矇矇亮,能見度不是很好,但是在陸珊的提醒下,郝明貴還是看到了日軍士兵轉動重機槍的身影,如果這名日軍本兵用重機槍掃射,會給高文和的衝鋒隊伍帶來很大的傷害,還有可能讓戰鬥焦灼狀態,日軍援兵隨時趕過來。

郝明貴調轉炮口方位,重新設定炮擊角度,“東南方向,左偏十五度,距離四百十米,裝定射擊諸元,方位角16-00,射角08-56,發射”,“吱——,轟——”,槍炮聲響成一片,日軍士兵冇有注意到飛過來的炮彈,他自己連同那挺重機槍,瞬間被炸飛,掃除了高文和進攻的障礙。

拂曉三點,高文和帶隊來到距離日軍崗樓四十多米遠的樹叢中,崗樓頂上警戒的日本兵睏倦得很,靠在樓頂的矮牆上睡著了,崗樓下幾名負責巡邏的日本兵也是一副懶懶洋洋的模樣,高文和命令赫平,魯明,李久福三人保護裝有高能炸藥的木箱子,與攻擊隊伍來開一定的距離,放著流彈引爆高能炸藥。

高文和與趙簡低聲商量了幾句,二人分工,各帶一部分隊伍,分左右兩個方向衝鋒,事情安排完畢,高文和命令肖東向陸珊和郝明貴發出攻擊信號,肖東瘦高個,站在一個樺樹後麵,揚起手中的白毛巾,使勁的搖動,雖然有四百米的距離,但是陸珊在望遠鏡裡還是看到很清楚。

等了不到三分鐘,高文和就聽到炮彈飛行的聲音,“吱——”,高文和心想,陸參謀和大貴行動迅速,“轟——”,炮彈落在日軍崗樓樓頂,樓頂的警戒日本兵被炸飛,崗樓樓頂左側被炸塌,接著又是一發炮彈飛了過來,落在日軍崗樓樓頂爆炸,崗樓樓頂右側也被炸塌,濃煙滾滾,直上天際,飛起的碎磚和塵土落在高文和這些潛伏人的身上。

高文和一躍而起,大喊道:“弟兄們,開火”,率先開槍,“啪”,子彈擊中一名正在巡邏的日本兵的後腦海,“噠噠——”,章達端著勃朗寧輕機槍對著幾名日軍巡邏兵猛烈開火,幾名日軍巡邏兵瞬間就倒在彈雨中。

“轟,轟——”,趙簡扔出兩顆手榴彈,提著一支三八大蓋,刺刀閃亮,帶領幾名西箐嶺遊擊支隊向日軍發起衝鋒。

崗樓幾乎塌陷,裡的日本兵大部分被炸死,或者炸傷,十幾名冇有受傷的日本兵,推開崗樓門口的碎石亂瓦,從崗樓裡跑了出來,一名日本兵光著膀子,隻穿著一個褲頭,端著一支三八大蓋和高文和走了一個對麵。

高文和看到一名光著膀子,穿著一個褲頭的日本兵迎麵撲了過來,端起手裡的美式m1突擊步槍,向日本兵的前胸猛刺過去,日本兵訓練有素,雖然有些驚恐,但是危急時刻保命是本能,用三八大蓋步槍槍托隔開高文和的刺刀,反手端起三八大蓋步槍向高文和小腹刺了過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