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意外的短兵相接,除掉了三名作惡的日本兵,江嵐過去扶起倒在地上的女孩子,看到女孩子外衣被撕破了,江嵐急忙把自己的外衣脫下來,披在女孩子身上,女孩子十五六歲的年紀,中等身材,皮膚白皙,身穿米花色旗袍,頭髮散亂,受到驚嚇,渾身直打哆嗦,說不出話來,江嵐把女孩摟在懷裡,安慰道:“小妹妹,不用害怕了,都過去了,都過去了”。

肖東給綁在公路旁的一棵樹上中年男子解開繩索,中年男子體態微胖,黑色短髮,身穿灰色長衫,三十多歲的年紀,戴著一副近視眼鏡,很文雅的樣子,看到赫平和高文和走了過來,一躬到地,“謝謝,謝謝,幾位壯士的救命之恩,救了我們父女”。

赫平過去扶住中年男子,知道中年男子和女孩子是一對父女,急忙客氣的說:“這位先生,不用客氣,也是我們有緣,正好路過此地,哪有見死不救之理,何況我們都是華夏人,不知先生尊姓大名,如何稱呼”。

中年男子看到女兒安然無恙,彎腰撿起灰色男士禮帽,作了簡單的自我介紹,中年男子叫高雨林,女孩子是他的女兒,高雨林原來在滬市濟同大學教員,日本人占領了滬市,為了躲避戰亂,領著妻子女兒來到夏陽城,冇成想到日本人又占領了夏陽城,高雨林為了謀生,不得已在夏陽城工部局謀了一個差事,日本人聽說他滬市濟同大學教員,於是委任他作了夏陽城工部局總工程師。

禍不單行,一年前,高雨林妻子因病故去,隻剩下高雨林父女相依為命,今年春天,山塘峰發現了石墨礦,石墨礦由山田公館負責開采,夏陽城工部局局長為了巴結山田,就命令高雨林協助山田公館開采石墨礦,並擔任主管工程師,因此高雨林長期住在山塘鎮,女兒太小,一個人在夏陽城高雨林不放心,就一直把女兒帶在身邊。

今天家裡有事需要處理,高雨林帶著女兒,騎著摩托車回夏陽,冇想到半路上遇到了幾個日本兵,截住了高雨林的摩托車,多虧遇到了赫平幾位好漢,“幾位好漢,你們打死了三名日本兵,這可是重罪,趕快逃走吧,我暫時也不回夏陽城了,青山不改,綠水長流,如果有機會,我一定報答諸位的恩情”,高雨林抱拳拱手說。

夏陽城工部局,開采石墨礦,赫平記起了謝光民的話,山塘鎮長山實業公司負責開采石墨礦,長山實業公司有高能炸藥,自己幾個人在山塘鎮冇有一個關係,兩眼一抹黑,不知道如何獲得高能炸藥。

這個高雨林是開采石墨礦的主管工程師,一定知道哪裡有高能炸藥,好人有好報,自己一方見義勇為,仗義出手,解救了高雨林父女,這是個機會,赫平心想,於是對高雨林客氣的說:“原來是高先生,礦業專家,失敬了,不瞞高先生,我們是山城**特工隊,打擊日本人是我們的本分,談不上謝不謝的,我叫赫平,有一件事請高先生幫忙”。

“幾位**長官,我擔任夏陽城工部局總工程師,也是為了謀生,平時隻是管一管工程上的事,冇有作過什麼傷害華夏人的事”,高雨林替自己辯解。

看到來的幾個人動作乾淨利落,不像普通人,高雨林心裡就有些疑惑,聽到赫平的介紹,這些人是山城**特工隊,高雨林心裡有了底,一陣激動,眼圈發紅的說:“冇想到我高雨林大難不死,還能見到自己人的隊伍,赫長官,說吧,是什麼事,隻要我能辦到的,一定肝腦塗地,可惜我隻是一介書生,不能拿槍殺日本人”。

看到高雨林激動的態度,赫平心裡知道高能炸藥有了著落,赫平接著說:“高先生,是這樣,我們因為執行一項任務,需要一些高能炸藥,我們聽說長山實業公司有高能炸藥,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忙,弄一些高能炸藥”。

高能炸藥,高雨林思索了一會兒,馬上明白了赫平的意思,立即回答:“高能炸藥,就是hn——a型炸藥,我是主管工程師,這些炸藥如何使用和管理都由我負責,冇問題,我們一起回山塘鎮,山塘鎮長山實業公司存有幾百公斤hn——a型炸藥,你們需要多少”。

具體需要多少炸藥,赫平自己也不清楚,回答說:“需要多少,我們自己也不清楚,還要向您請教,我們不太瞭解n——a型炸藥的效能”。

赫平和高雨林說話期間,高文和已經帶人清理了現場,幾名日本兵屍體和跨兜摩托車被拖到山丘後,扔到一個土坑裡,上麵蓋上樹枝雜草,估計日本人即使發現了的這些,也得七八天以後,地麵上的血跡擦拭乾淨,不給日本人留下可追蹤的痕跡。

“吐吐”,赫平啟動敞篷吉普車,向山塘鎮駛去,高雨林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帶路,陸珊和江嵐陪著高雨林女兒坐在後排,高文和幾個人,連同高雨林的摩托車一起在後車廂裡,赫平問:“高先生,山塘鎮有日本人嗎”。

高雨林回答:“有幾名日本的勘探人員,現在都在山塘峰采礦現場,山塘鎮裡冇有日本人,隻有二十幾名警察,不管事的,我和他們很熟悉,很好糊弄,不用擔心”。

山塘鎮處於一個山坳中,也算是一個人口大鎮,有幾千人,鄂夏公路從山塘鎮西北部穿城而過,把山塘鎮分成兩半,在進入山塘鎮路口處,有一個崗亭,還有兩名警察值守,兩名警察對高雨林很熟悉,客氣的問道:“是高先生啊,我記得您上午剛剛出去,不是要回夏陽城嗎,怎麼回來了”。

高雨林口氣很親切,回答道:“是尚兄弟啊,我是想回夏陽城,走到半路摩托車車胎癟了,幸好遇到我的幾個朋友,不然,真得會很麻煩”,被稱為尚兄弟警察揮揮手說:“既然是高先生的朋友,那就進去吧”。

高雨林客氣的說道,“謝謝尚兄弟了,那天聚一聚,還是老地方”,轉身對赫平說,“尚兄弟幾個人,都是我的好朋友,有需要的地方,儘管吩咐”,山高皇帝遠,日本人也是鞭長莫及,回到山塘鎮,高雨林一副主人的派頭。

“笛笛”,赫平按了按車笛,算是和值日的警察打招呼,啟動敞篷吉普車進入山塘鎮,山塘鎮看起來很整潔,大部分房屋是磚瓦結構,白牆灰瓦,有一種古樸的感覺,街路上鋪著青磚,因為冇有日本人,街上行人很多,是一個繁華的小鎮。

高雨林指了指西南方的一個院落說,“赫長官,那個院子就是長山實業公司後勤倉庫,高能炸藥的倉庫在東側,一會兒你們把吉普車開到東側高能炸藥的倉庫後麵,我從倉庫裡把高能炸藥拿出來,遞給你們,長山實業公司門崗是山田公館的人,你們進去不方便”。

赫平章轉動方向盤,敞篷吉普車離開鄂夏公路,沿著青磚小路,向西南行駛,赫平用請教的口吻說:“高先生,不瞞您說,我們拿到高能炸藥的目的是炸斷湘河大橋,湘河大橋您知道嗎,估計得需要多少炸藥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