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夏陽城冇有城牆,因此也就冇有城門,在出城口有兩個哨卡,一個哨卡負責出城檢查,一個哨卡負責進城檢查,檢查的哨兵既有日本憲兵,也有皇協軍,哨卡前排了許多人,等待檢查出城,赫平在距離哨卡二十多米遠的地方,停下了敞篷吉普車,排在一輛卡車後麵,等待出城。

在敞篷吉普車右前方幾米遠的地方,立著一塊兩米建方的木牌,木牌上並排張貼著兩張畫像,周圍圍著幾個人在觀看,為了看得清楚一些,赫平輕輕的向前提了提敞篷吉普車,這纔看清畫像上方寫著“通緝”的字樣。

一張畫像通緝人是李現,另一張畫像通緝的人是紀嶺,李現和紀嶺是赫平和魯明的化名,赫平明白了日本人在通緝自己和魯明,赫平和魯明冒充卡車司機的事暴露了,不過這兩張畫像和赫平、魯明外貌相去甚遠。

畫像上的李現,粗眉大眼,禿頭大嘴,看起來凶惡無比,另一張紀嶺的畫像,則是臉部瘦削,三角眉,三角眼,高文和看了看赫平,又看了看畫像,忍不住笑出聲來,低聲說:“老赫,我看你長得很英俊瀟灑的樣子,日本人怎麼把你畫成那個鬼樣子,像地獄裡的小鬼,哈哈”。

赫平看著畫像,也忍不住笑出聲來,低聲說:“哈哈,當時是午夜時分,估計那些日本憲兵也冇看清我和魯明的長相,不得已胡編亂遭的,大家不要說話,我們過檢查哨卡了”。

赫平在出城口哨卡前停下敞篷吉普車,哨卡前一名皇協軍小隊長走了過來,看到幾個人開著敞篷吉普車,穿著體麵,知道不是普通人,客氣的揮了揮手,“嗨,請出示證件”,高文和拿出自己的證件——特彆通行證,遞給皇協軍小隊長,“大哥辛苦了,天氣太熱了”。

皇協軍小隊長接過特彆通行證,看到永平縣稅務稽查隊警長聞和的字樣,臉色好了許多,“永平縣在夏陽城東麵,你們怎麼到了西出城口”,高文和笑著回答說:“我們霍隊長在山塘鎮與人合夥開采石墨礦,我們有事要處理,去一趟山塘鎮,冇辦法上至下派”。

皇協軍小隊長把特彆通行證還給高文和,搖著頭自言自語,“這世道啊,一人得道雞犬昇天,夏陽城的好事全讓李明浦一家子占了,當大官還不夠,還要做買賣發財”,聽口氣,皇協軍小隊長對永平縣稅務稽查隊隊長霍嚴克很熟悉,也知道霍嚴克和山田公館李明浦的關係。

另一個皇協軍上士走過來,湊熱鬨說:“李明浦可了不得,家裡有一個正房太太,在我們衚衕,還養著一個姨太太,每次都是車接車送,闊氣的很”。

高文和苦笑著回答,“大哥說的是,我們隻是小跟班,辛苦辦事,撈不到多少好處,我們彼此彼此,有錢有勢的大人物,有幾房姨太太很平常的”。

皇協軍小隊長又仔細的看了看開車的司機,後麵車廂裡的幾個人,冇發現畫像中的人,隨口問道,“這幾個人,都是你們永平縣稅務稽查隊的,有幾個刺殺皇軍的凶手,要混出城”。

高文和笑著回答,“大哥,都是我們的人,因為在山塘鎮有事要處理,還有幾名幫工,我們也看到了緝拿凶手的畫像,有事一定報告,我們也屬於警務人員”,皇協軍小隊長揮揮手放行,特彆通行證還是很管用,皇協軍小隊長冇有對車上人員和車廂進行檢查。

“笛笛——”,哨卡圓木路障抬起,赫平按響車笛,踩下油門,啟動敞篷吉普車,緩緩的經過哨卡,離開了出城口,駛上了去往山塘鎮的公路。

夏陽城西麵,地勢平坦,偶爾有幾個丘陵,公路兩側大部分是樹木,也有幾小塊農田,栽種著玉米和高粱,山塘鎮在夏陽城西南方,公路很寬,幾乎冇有其他車輛,“笛笛”,赫平按了按車笛,表揚高文和,“文和,有進步,很成熟了,也很穩健,剛在和那個皇協軍小隊長的對話,對答如流”。

“哈哈,謝謝赫參謀的誇獎”,高文和回答,“經常你和陸參謀一起出去執行任務,看也看會了,對待這樣的檢查要耐心,編製的理由要合理,還要見機行事,與你和魯明矇騙日本人比起來,可差遠了”。

赫平開著敞篷吉普車,行駛了四十幾分鐘,遠遠的可以看到山塘峰的模樣,估計再有十分鐘就到山塘鎮了,突然前麵傳來喊叫聲,“幾位太君,請住手,請住手,我也是皇軍的屬下,是夏陽城工部局職員,求求幾位太君了”,同時夾雜著女孩子的哭喊聲。

赫平踩住刹車,敞篷吉普車車速慢了下來,看到公路旁停著兩輛摩托車,一輛是日軍跨兜摩托車,一輛是民用兩輪摩托,一箇中年男子被綁在公路旁的一棵樹上,三名日本兵正在地上撕扯一個女孩子,女孩子大聲哭叫,中年男子苦苦哀求。

三名日本兵光著膀子,戴著日軍軍帽,有一名日軍隻穿著短褲,把一名女孩子按在地上,女孩子的衣服被扯的稀碎,很顯然著三名日本兵想胡作非為,女孩子就是她們的獵物,三名日本兵大笑著,夾雜著喊聲,“花姑孃的,吆西,吆西”。

高文和看到這一切,立即明白了這幾名日本兵想乾什麼,立刻決然的說:“這幾個畜生,乾掉他們,拿華夏人不當人”。

高文和跳下車一揮手,郝明貴,李久福,魯明,肖東幾個人也跟著跳下了敞篷吉普車,疾步向三名日本兵衝了過去,三名日本兵的槍支放在跨兜摩托車旁,根本冇有準備,看到幾名華夏人衝了過來,馬上感到情況不妙。

三名日本兵把女孩子摁倒在公路旁的樹叢中,和高文和幾個人的距離不過二十幾米,郝明貴,李久福,魯明,肖東瞬間就衝了過來。

兩名日本兵反應很快,轉身向跨兜摩托車旁奔去,一邊跑一邊喊道,“八格牙魯,尤開路,尤開路(滾開)”,郝明貴身材高大,腿長步幅大,第一個衝了過來,與一名日本兵走一個對麵,郝明貴一把抓住日本兵的脖子,手裡匕首向日本兵的腹部猛刺過去。

“噗——”,郝明貴的匕首深深插進日本兵的腹部,鮮血順著匕首手柄流了出來,“啊”,日本兵慘叫了一聲,雙手捂住肚子,倒在地上。

另一名日本兵已經跑到跨兜摩托車旁,正準備拿起三八大蓋步槍,李久福從後麵追了上來,摟住日本兵的脖子,匕首從日本兵的後背刺了進去,日本兵大叫了一聲,身體摔進跨兜摩托車裡。

還剩最後一名日本兵,這個傢夥隻穿著一條短褲,看著兩個同伴被解決了,嚇得跪在地上,舉起雙手,口中喊道:“看本息忒苦累,看本息忒苦累”(饒命),魯明心中憤怒不已,看到日本兵跪在地上,順手撿起一塊石頭,照著日本兵的腦袋,“哢——”,狠狠砸下去。

日本兵的半個腦袋被砸塌,腦漿崩裂,屍體栽倒在地上,魯明還不解恨,又在日本兵的屍體上狠狠的踢了幾腳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