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平和魯明駕駛卡車開走了,金湖灣賓館門前恢複平靜,幾名日軍憲兵在停車場巡邏,三名警察回到警車,在麗灣閣旅館臨街的房間裡,高文和和陸珊緊張的盯著金湖灣賓館門停車場,主要是盯著那輛德國防彈麪包車,還好,一直到早上七點多鐘,日本人冇有發現德國防彈麪包車的異常情況。

將近七點,來了一輛黑色高級福特轎車,車裡人,冇有出來,隻是靜靜的等在轎車裡,陸珊估計是夏陽城一些高級官員,來陪同日本皇家慰問團。

早晨七點三十分,高文和和陸珊結賬離開你麗灣閣旅館,倆人來到金湖灣賓館西側對麵的馬路上,這裡可以清晰的看到金湖灣賓館門前情況,高文和還看到了馬路對麵的一個圓木電線杆中間開裂了,低聲對陸珊說,“看,馬路對麵的圓木電線杆中間裂開了,赫參謀他們很厲害,圓木電線杆中間隻是裂開了,冇有折斷,分寸拿捏得當”。

陸珊也看到了馬路對麵的一個圓木電線杆中間開裂,笑了一下回答:“老赫很厲害,演戲也要演得逼真,一點破綻也不留”。

日本人做事認真,而且守時,將近八點鐘,日本皇家慰問團三名成員陸續從金湖灣賓館出來,一名日軍大佐軍官等候在金湖灣賓館門前,恭敬的打開德國防彈麪包車的車門,請日本皇家慰問團三名成員上車,然後日軍大佐進入德國防彈麪包車,坐在副駕駛的位置,指揮車隊開車。

三輛日軍跨兜摩托車在前麵開道,每一輛跨兜摩托車都架著一挺歪把子機槍,一輛福特牌高級轎車,隨後是德國防彈麪包車,然後是兩輛警車,浩浩蕩蕩,威風凜凜,離開金湖灣賓館,從高文和、陸珊身邊駛過,向西駛去。

陸珊挎著高文和的胳膊,好似一對親密的情侶,沿著定江路慢慢向西走去,跟在日本皇家慰問團車隊後麵,陸珊偷偷的看了看手錶,距離美製dy-i型定時炸彈起爆時間還有十幾秒,陸珊心裡默唸著,一,二,三,————,十,數到“十”時,陸珊心裡停頓了幾秒中。

突然,“轟——”的一聲巨響,美製dy-i型定時炸彈起爆,德國防彈麪包車百炸成幾節,一股濃濃的煙塵直沖天際,然後慢慢散開,在空中形成了一個蘑菇雲,久久不散去,陸珊距離爆炸地點大概有二百多米遠,眼看著德國防彈麪包車的人被炸的飛了出來,“筒,筒”,落在馬路上,還有一個人落在馬路一側的平房房頂上。

成功了,日本皇家慰問團都被炸死了,陸珊感到腳下的馬路一顫,和高文和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,成功來之不易,為了不引起懷疑,引起不必要的麻煩,陸珊和高文和馬上離開定江路,拐進一個小衚衕。

二人拐進小衚衕不久,就聽見馬上響起了警笛聲,“嗚哇,嗚哇——”,陸珊知道,日本皇家慰問團都被炸死了,這件事不小,馬上會轟動全國,日本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,馬上就會開展全城大搜捕。

二人來到箐山街街口,看到很多警察在警戒,盤查過往行人,陸珊和高文和緊緊依偎在一起,一名警察對她們厲聲喊道,“站住,去哪裡,有證件嗎”,高文和穿著灰色夾克,黑色皮褲,帶著花格布式鴨舌帽,衣著樸素,遞上自己的證件,一副害怕的樣子,回答:“長官,我們去震峰樂器行,選幾件樂器”。

“蘇銘,年齡,二十三歲,家庭住址,教堂街信合裡,一百零一號,籍貫,夏陽城西,發證機關,夏陽城警察署第九警察所”,警察看著高文和的證件,冇有發現問題,口氣緩和了一些,“夏陽城發生了一件大事,現在街上戒嚴了,冇事不要亂跑”。

陸珊和高文和回到箐山街震峰樂器行,赫平和魯明已經回來了,因為箐山街距離定江路很遠,聽不到爆炸聲,赫平和魯明不知情況如何,正焦急的等待著,看到陸珊和高文和回來了,赫平急忙問:“文和,情況怎麼樣,定時炸彈爆炸了”。

高文和緊緊地和赫平擁抱在一起,興奮的說:“爆炸了,爆炸了,我看到德國防彈麪包車的人被炸飛,落在馬路上,還有的落在房頂上,除非他們有孫悟空的本事,否則,肯定活不了了,哈哈”。

大家聽說,刺殺日本皇家慰問團成功,一片歡騰,江嵐說:“陸參謀,我馬上發報,把這件大事通報給草堂”,草堂是蘇格的代號,赫平馬上製止,“不能馬上發報,日本皇家慰問團都被炸死了,日本人肯定瘋狂在找我們,現在發報,我們的位置可能會暴露,等幾”。

山城,鄭參議的辦公室,鄭參議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後麵,手裡翻閱著幾份檔案,心神有些不寧,陸珊的蝙蝠行動隊奉命刺殺日本皇家慰問團,一開始就不順利,霞光路軍統聯絡站被破獲,接頭失敗,陸珊的蝙蝠行動隊一直冇有訊息。

林娜推門走進鄭參議的辦公室,蘇格調任宛城警備部隊副司令,林娜就成為了鄭參議的助理,林娜身材高挑,體態優美,緩緩走到鄭參議的辦公桌前,把一份檔案放在鄭參議的辦公桌,“老闆,據軍統最新情報顯示,日本皇家慰問團昨天都被炸死了,地點是夏陽城定江路,這是情報影印件”。

日本皇家慰問團都被炸,地點還是夏陽城定江路,會不會陸珊蝙蝠行動隊所為,但是,但是自己一點訊息也冇有得到,反而是軍統得先到了情報,鄭參議心裡疑慮重重,拿起檔案翻了翻,問:“林娜,軍統情報上說是什麼人所為”。

林娜回答:“軍統隻是從內部得到了日本皇家慰問團都被炸的情報,具體是什麼人所為,他們也不清楚,正在通過內部關係查詢,老闆,我估計是丹鶴她們乾的,丹鶴一直隱藏在夏陽城,尋找機會”,丹鶴是陸珊的代號,林娜和陸珊是同學加閨蜜,林娜一直以陸珊為傲,陸珊是林娜心目中的巾幗英雄。

鄭參議也判斷是陸珊的蝙蝠行動隊所為,心裡還是有些疑慮,“林娜,草堂有訊息嗎,如果是丹鶴她們所為,草堂怎麼會冇有一點訊息”,林娜回答:“老闆,是這樣,我和草堂聯絡了,草堂判斷,日本皇家慰問團都被炸,日本人肯定瘋狂尋找丹鶴,丹鶴不敢開機發報,如果現在發報很容易暴露目標”。

鄭參議覺得蘇格的判斷很有道理,陸珊的蝙蝠行動隊已經和成熟了,這個時候發報,是會暴露目標,“草堂判斷很有道理,林娜,告訴備車,我要去委座官邸”。

幾天以後,蘇格給鄭參議發來了絕密電報:老闆,丹鶴成功刺殺日本皇家慰問團三名成員,還有一名日軍大佐,她們還炸燬了贛湘一號公路七號涵洞,癱瘓了日軍交通線,有利的配合了**長沙會戰,下一步她們的目標是湘河大橋,我已命令夏陽城地下人員配合行動,另,出賣貓頭鷹同誌的人,正在加緊查詢,不久會有訊息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