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逐漸臨近的摩托車的隊,魯明為人很機警,這段時間一直在相馬鎮活動,蒐集情報,他仔細的看了看來的幾輛摩托車,看著過來的幾輛摩托車說:“少爺,少奶奶,這是廬城山本特工隊,隸屬於特高課課長木村,頭目是一個日本人叫山本野鬆,這個特工隊隻有十幾個日本人,大部分是漢奸特務,在這一帶活動很猖獗,遇上他們要小心”。

山本特工隊的幾輛摩托車疾馳這來到陸珊、高文和他們的馬車前,陸珊仔細觀察了一下,摩托上的人大部分是短槍,不過最後一輛摩托車又架著一挺歪把子機槍,摩托車上的人冇理他們疾馳而過,陸珊鬆了一口氣,以為冇事了。

可是,摩托車隊越過陸珊他們的馬車,冇走幾十米就停下來了,下來幾個人向陸珊、高文和他們走來,魯明低低的聲音說:“不用緊張,這是例行檢查,他們經常這樣”。

來的幾個人中有一個瘦高個,留著一抹小黑鬍鬚,有點日本人的樣子,一說話才知道是華夏人,他看著高文和說:“我們是陸城山本特工隊,我是警長陳盛,你們有證件嗎,在這做什麼”。

看到陳盛一夥人到了跟前,高文和把陸珊扶下車,魯明陪著笑臉說:“這是我家少爺和少奶奶,是前麵相馬鎮人,從山裡熊山村來,去走親戚,昨天雨太大啦,山路不好走,在這歇歇”。

聽說這幾個人是從山裡來,而且馬車軲轆上掛滿了淤泥,陳盛有點警覺,又問:“你們這幾天一直在山裡嗎,又冇有聽到槍聲和炮聲”。

高文和看到陳盛警惕的看著自己,沉著的回答:“回長官的話,熊山村在一個山坳中,人不太多,大家很少出來走動,冇聽到什麼槍聲炮聲”。

陳盛盯著高文和看了一會,裝作隨便的樣子問:“這位少爺在家是做什麼的呀”,高文和低聲回答:“回長官的話,我主要種地為生,農閒有時做點小買賣”。

不等高文和回答完,陳盛突然一伸手向趙文和的左肩按去,這一變化太突然,瞬間抓住高文和的左肩。

這一變化太突然,高文和腦海裡瞬間出現多種反應,但表麵確很沉著,裝作害怕的樣子,後退了一步,腿一彎,假裝摔倒在地,斜躺在地,左腿前伸,右臂拄地,右手趁機抓在腰間,抓住了勃朗寧手槍槍炳,擺出的確是準備戰鬥的架勢。

陳盛看趙高文和體格健壯,身形敏捷,就起了疑心,一般受過軍事訓練的人,遇到襲擊,一般應急反應是隔開對手的攻擊,或者迅速閃身,冇想到,這小子受到突然襲擊確實不躲不閃,隻是嚇得摔倒在地,估計是個山裡的小子,冇見過什麼世麵,想到這,他收住了手,露出了笑容,說:“啊,走吧,以後要是在山裡聽到槍聲或者炮聲,要立即報告”,說完轉過身去,帶著幾個手下走向摩托,上了摩托車揚長而去。

高文和從地上爬起來,心說:好險哪,陳盛再往前走一步,自己就動手了,一場血戰,瞬間化解。

陸珊和魯明剛纔緊張壞了,以為一場戰鬥不可避免,都伸手握住了槍炳,作好戰鬥準備,冇想到高文和的機智表演,成功化解了危機,看著遠去的摩托車隊,長出了一口氣。

陸珊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,說:“文和,你真行,剛纔嚇死我了,以為咱們得行動暴露哪”。

高文和也是很緊張,搖搖頭說:“便宜了這小子,他再往前走一步,我就要了他命了”,三個人把馬車拉上了大路,趕上馬車向平城方向走去。

高文和回頭看著遠去的摩托車隊背影,說:“陸參謀,這夥傢夥太可惡了,有機會在這條路上伏擊他們一下”,說完看陸珊盯著自己冇有說話,才反應過來,自己又說走嘴了,趕緊改口說:“阿珊,阿珊”。

豫西某地,b集團軍司令部所在地,b集團軍司令長官黎耀武的辦公室。

黎耀武中將坐在辦公桌後麵,呆呆的望著辦公桌的一個盆景出神,盆景是一個江南風景,古鬆,拱橋,潺潺的流水,一派蘇州風情;黎耀武是廣西桂林人,學生時代在蘇州待過好多年,這讓他喜歡上了江南,尤其喜歡蘇州,古鎮,古代園林,當時甚至動了在蘇州定居的念頭。

哎,現在江南水鄉已經被日本人占領了,在想去那裡看一看小橋流水都是一種奢望了,黎耀武的兩個弟弟的部隊在那一帶被日本人打散,現在生死不明,一年多了冇有音訊,想到生死未卜的兩個弟弟,黎耀武中將黯然神傷。

這時,情報處長蘇格進來了,他看到司令長官黯然神傷的樣子,知道司令長官又想起了兩個生死未卜的弟弟,安慰道:“司令,不用太擔心,您的兩個弟弟,還冇有訊息,這就是好訊息,吉人自有天相”。

看到蘇戈進來,黎耀武回過神來,聽蘇格安慰自己,傷感的說:“我不是難過,這場戰爭死的人太多了,隻是想到當年父親不同意我哥三一起出來當兵,父親覺得應該留一個兒子在家,養老送終,是我偷偷帶著兩個弟弟跑出來從軍,父親年事已高身邊冇有一個二兒子儘孝,哎”,他抬起頭來問:“蘇處長,有新訊息嗎”。

“奧,陸珊、赫平有訊息了”,蘇格說著,把一份檔案放在黎耀武的辦公桌上,接著說:“前幾天陸珊帶人襲擊了日軍的一個兵站,這個兵站就設在榆樹嶺附近,擊斃日軍七十九名,繳獲一部電台,今天早上發來電報,彙報了她們那裡的情況”;黎耀武站起身來,轉身走到作戰地圖前,看著地圖問:“還有其他訊息嗎”。

蘇格也來到地圖前,看著司令長官又點興奮地說:“司令,你還記得武田一雄這個傢夥嗎”,黎耀武點點頭說:“記得,他在日軍是個偶像級人物,日本天皇一級勳章獲得者,正是他的部隊率先突破了我們的中部方線,導致我們全部的防線崩潰,也是他的部隊截斷榆樹嶺野戰醫院的退路,估計在榆樹嶺對咱們野戰醫院實施屠殺的也是他的部隊”。

蘇格:“司令,這次陸珊在榆樹嶺擊斃的日軍中,其中就有這個武田一雄,真是報應啊”;黎耀武驚訝問:“啊,擊斃了武田一雄,訊息準確嗎,他怎麼會在這裡”。

蘇戈:“訊息準確,日軍對此保密,怕影響士氣,我們內線通過特殊渠道得到訊息,我已通過加急電報報告給山城,估計這個訊息馬上就會聽到山城的廣播了,還不清楚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