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名日本皇家慰問團成員一下防彈車,立即被日軍憲兵隊和便衣特務圍了起來,很快在這些人的護衛下,進入金湖灣賓館,防彈車停在金湖灣賓館門前的停車場上,其他兩輛警車停在金湖灣賓館西側的街口,停車場周圍有幾個日軍憲兵隊的憲兵來回巡邏。

日本皇家慰問團成員進入金湖灣賓館,街上負責警戒的日軍士兵也撤了,定江路恢複了原來的樣子,人群開始走動,人群熙熙攘攘,“笛,笛笛——”,一輛卡車從陸珊和高文和房間窗戶前經過,按響了車笛。

高文和對陸珊說:“陸參謀,我觀察了,金湖灣賓館進出的人,都是日本憲兵,還有一些便衣人員,冇有看到賓館裡的服務生,估計賓館裡的人允許出入”。

陸珊憂慮的回答:“接下來,我們盯緊金湖灣賓館大門,不放過一個機會,爭取在日本皇家慰問團出行的路上動手”。

整整一天過去了,日本皇家慰問團成員待在金湖灣賓館裡冇有動作,下午,不斷有高級轎車來到金湖灣賓館,車裡的人都是衣冠楚楚,有穿西裝的,有穿和服的,估計是夏陽城的上層人士來拜會日本皇家慰問團成員。

陸珊和高文和,赫平和魯明分彆待在兩個房間裡,監視金湖灣賓館門前的情況,等待是漫長而寂寞的,看到日本皇家慰問團成員一直待在金湖灣賓館,四個人決定,耐心等待,繼續監視。

第二天早晨,七點多鐘的時間,金湖灣賓館附近的街上開始戒嚴,一隊隊荷槍實彈的日軍士兵在馬路兩側排列開來,“陸參謀,看來日本皇家慰問團要出來了”,在房間裡,高文和對陸珊說。

陸珊點點頭,“估計是這樣的,日本皇家慰問團應該有一些行動,不能一直待在金湖灣賓館裡,那也不去”。

早晨七點五十分鐘,日本皇家慰問團成員從金湖灣賓館裡出來,三個人年紀都在五十上下,在周圍日軍憲兵隊和便衣特務的護衛下,進入防彈麪包車,接著幾輛摩托車在前麵開路,接著是防彈麪包車,在後麵是兩輛警車,車隊浩浩蕩蕩離開金湖灣賓館向東駛去。

陸珊心裡憂慮,問:“文和,你看有機會狙擊日本皇家慰問團成員嗎”,高文和思索了一會兒,搖搖頭回答:“目前看來,冇有機會,日本皇家慰問團乘坐的是德國防彈麪包車,上車下車都有很多人護衛,而且我們不知道日本皇家慰問團每天去哪裡,他們每天去的地方肯定不同,冇有辦法確定狙擊地點”。

黃昏時分,日本皇家慰問團車隊回到金湖灣賓館,第二天早晨,七點五十分鐘,日本皇家慰問團車隊準時離開金湖灣賓館,開始一天的行程。

陸珊對於刺殺日本皇家慰問團的任務,有些絕望,日本人防範太嚴,根本冇有機會下手,找赫平商量下一步對策,“赫參謀,日本人防範太嚴,冇有機會動手,乘坐的汽車還是德國防彈麪包車,說不好,我們隻能放棄刺殺計劃了”,陸珊憂慮的說。

赫平笑了笑,回答:“日本人是防範很嚴,但是還是有漏洞的,我們可以抓住這個漏洞試一試”,赫平找到了日本人的防衛漏洞,陸珊,高文和,魯明一起盯著赫平,“赫參謀,日本人這麼嚴密的防衛,還有漏洞,快說說看”。

赫平從自己的揹包裡拿出一枚美式dy-i型定時炸彈,這種定時炸彈外形像一個鐘錶,自帶吸鐵石,赫平神秘的說:“這種美式dy-i型定時炸彈,爆炸威力巨大,我們在七號涵洞試過,我們想辦法把這枚定時炸彈放在德國防彈麪包車底盤上,肯定能都把幾名日本皇家慰問團炸飛,不死也得重傷”。

陸珊,高文和,魯明看著赫平,陸珊疑惑地問,“日本人防範的這麼嚴,我們有機會把這枚定時炸彈放在德國防彈麪包車底盤上,這要冒很大風險的”。

赫平說出了自己的計劃,日本人晚上防衛比較鬆懈,在停車場隻有幾名日本憲兵守衛,金湖灣賓館西側還有一輛警車,午夜時分,赫平和魯明開著一輛卡車,故意撞在金湖灣賓館西側的一根電線杆子上,肯定會吸引停車場日本憲兵的注意,警車上的警察也會過去盤問,這個時間,停車場警衛空虛,高文和利用這個機會把美式dy-i型定時炸彈放在德國防彈麪包車底盤上,調虎離山之計,可以冒險一試。

陸珊覺得赫平的計劃太冒險了,成功和失敗各占百分之五十,如果——,冇有如果了,目前也冇有其他的方法,因此決定一試,“赫參謀的計劃,是目前唯一的可行計劃,美式dy-i型定時炸彈炸燬德國防彈麪包車冇問題,隻是,赫參謀和魯明有些危險,要麵對日本人的盤查”。

高文和擔心的說:“你們撞擊電線杆子,日本人可定會對你們盤查,這樣就要直接麵對日本人樂,太冒險了”。

赫平說:“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,我和魯明扮成卡車司機,準備好身份證明,身上不帶任何武器,這次行動的關鍵是文和動作要快,神不知鬼不覺,安放好定時炸彈,我和魯明會為你爭取三分鐘的時間,然後,陸參謀和文和在房間裡觀察日本人的反應,如果他們發現了定時炸彈,你們必須馬上撤離”。

赫平計劃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,但是還有成功的一線希望,陸珊決定馬上行動,赫參謀和魯明馬上離開麗灣閣旅館,找李振峰想辦法弄一輛卡車,還有就是赫平和魯明的身份證明。

午夜時分,定江路上路燈熄滅,但是月光明亮,能見度還不錯,金湖灣賓館整棟大樓燈光基本熄滅,隻有偶爾的幾個房間還亮著燈光,金湖灣賓館大門上方吊著一盞白熾燈,帶著綠色燈罩。

門前停車場光線很暗,停著德國防彈麪包車,還有兩輛福特高級轎車,一輛警車,高文和一直盯著金湖灣賓館門前的情況,知道警車裡麵冇有人,警車裡的人進入賓館內部警戒。

還有一輛警車停在金湖灣賓館西側的馬路上,警車熄火,警車大燈亮著,把前方路麵照得雪亮,“陸參謀,警車裡有三個便衣警察,停車場有五名日本兵巡邏,我們這裡距離停車場有五十米”,高文和透過房間的窗簾縫隙觀察停車場情況。

“五十米的距離,來回一百米,文和你必須在一分鐘內完成定時炸彈的安放”,陸珊回答說:“時間差不多了,我們馬上把定時炸彈時間調好”。

高文和回答:“一份鐘的時間足夠了,今天月光不明白,馬路上看不見什麼,日本憲兵不會發現我們的”。

陸珊拿出鐘錶式美製dy-i型定時炸彈,指針調至八個小時十分鐘,美製dy-i型定時炸彈有效時間是十二個小時,過了十二小時會自行爆炸,八個小時十分鐘在有效時間內,從午夜零點到早晨八點十分,是日本皇家慰問團車隊出發時間。

高文和把房間的窗戶打開一點,一條腿跨到窗台上,把美製dy-i型定時炸彈拿在手中,等待著赫平和魯明的行動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