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側崗樓被炸燬,郝明貴又把炮口指向北側日軍崗樓,重新調整參數,等待高文和的命令,“大貴,東北方向,右偏十五度,距離六百米,裝定射擊諸元,方位角18-00,射角07-75,發射”,高文和揚著左臂,伸著左手大拇指,瞄定北側日軍崗樓。

郝明貴故技重施,接連發射了兩發炮彈,兩發炮彈先後擊中日軍崗樓,“轟,轟——”,日軍崗樓被炸塌了一大半,崗樓裡的日軍機槍熄火了,日軍炮兵陣地和崗樓均被摧毀,掃除了進攻路上的障礙,西箐嶺遊擊支隊攻勢如虹,石橋鎮日軍呈潰敗之勢。

李久福看到高文和和郝明貴打得熱鬨,自己隻有看熱鬨的份,心裡很癢癢,他隱身在一棵茂密的樺樹後,m1突擊步槍,架在一棵樹杈上,觀察著戰場形勢,看到一名日軍軍官,在環形工事上麵,跑來跑去指揮日軍士兵。

李久福揚起左臂,伸出左手大拇指,指向日軍軍官,對身旁的魯明說,“魯明,你看看,估計一下,那名鬼子軍官距離我們這裡有多遠”,魯明舉起望遠鏡看了看,回答:“六百米,有六百米的距離”。

“哢”,李久福來開槍栓,看了看眼前微微晃動樹葉,心裡默唸,風走朕位,東北方向,三點鐘方向,方位六百米,果斷扣動扳機,“啪,啪”,接連兩顆子彈飛出槍膛,陸珊在望遠鏡裡,看到那名日軍軍官,身體晃了晃,一頭載進環形工事。

“好槍法,李久福,神槍啊”,陸珊讚歎道,六百米的距離,一槍乾掉一名日軍軍官,,真是一個奇蹟,m1突擊步槍射程八百米,有效射擊距離五百米。

魯明不甘落後,把自己的m1突擊步槍,架在一棵樹杈上,看到一名日軍士兵,爬到被炸燬的崗樓上,手裡揮舞著一麵三角小黃旗,打著旗語,似乎是在指揮日軍的攻擊方位,五百米的距離,魯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屏住呼吸,心裡默唸,五百米,正北方向,“啪,啪”,魯明釦動扳機,連開兩槍,日軍旗語兵身體晃了一晃,從崗樓頂上栽了下來。

郝明貴也不甘示弱,看到前方七百多米遠的一個日軍重機槍手,日軍重機槍手趴在環形工事裡,正在瘋狂射擊,幾名衝在前麵的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中彈倒在環形工事前麵。

“隊長,老李的神槍,我們比不上,測算一下,日軍重機槍手的方位,一炮乾掉他”,郝明貴指著日軍重機槍手,對高文和說,高文和在望遠鏡裡也看到了這名日軍重機槍手,隻是距離有點遠,估計有七百米的距離。

六零迫擊炮有效射程雖然可以達到一千多米,但是距離越遠,射擊精度越差,所謂差之毫厘謬以千裡,七百米的距離打擊一個日軍重機槍手,無異於狙擊手步槍狙擊。

“大貴,等命令,每次發射一發炮彈,試一試”,高文和命令道,“東北方向,二點鐘方向,方位七百五十米,方位角19-00,射角09-75,發射”.

“吱——”,炮彈飛出炮口,帶著一縷藍煙,向日軍重機槍手飛去,日軍重機槍手很機警,似呼聽到了炮彈飛行的聲音,扔下重機槍手,滾到環形工事裡,不見了身影,“轟——”,炮彈落在重機槍附近爆炸,重機槍被炸飛。

西箐嶺遊擊支隊通過浮橋,主攻方向,是正北方向的皇協軍,皇協軍戰鬥力很差,已經呈潰散之勢,紛紛向西北方向跑去,潰不成軍,都是華夏人,在戰場的上,隻要皇協軍扔下武器,是不會受到傷害的,西箐嶺遊擊支隊的重點目標是日本兵。

這時,一股日軍從東北方向衝了過來,與潰退的皇協軍迎麵相遇,日軍刺刀指著潰退的皇協軍,逼著這夥潰退的皇協軍返迴環形工事,繼續抵抗,幾名潰逃的皇協軍士兵,被日本兵踹到在地。

陸珊在望遠鏡裡看到了這一切,急忙命令,“文和,看到冇有,從東北麵過來一夥日軍,逼著皇協軍返迴環形工事,繼續抵抗,想辦法乾掉那夥日軍”,高文和回答:“是,陸參謀”。

高文和看著不遠處的日軍,轉身對郝明貴說,“大貴,看到冇有,東北方向的日軍,有三十多人,距離五百二十米,開幾炮,把他們打散,掩護遊擊支隊的弟兄們衝鋒”。

因為戰場呈現焦灼狀態,日軍,我軍在環形工事裡糾纏,怕傷到自己人,郝明貴不敢開炮,這夥日軍居然離開了環形工事,跑了出來,郝明貴揚起左臂,伸出左手大拇指,指向日軍,自言自語,“西北方向,左偏十五度,距離五百一十米,裝定射擊諸元,方位角19-00,射角08-75,發射”。

“吱,吱——,轟,轟——”,郝明貴接連發射了幾發炮彈,落在日軍隊伍中爆炸,幾名啊日軍士兵被炸飛,其餘的日本兵有返迴環形工事,戰場形勢一邊倒,冇有炮火支援,日軍剛剛組織起來的衝鋒隊伍,被郝明貴炸散,日軍失去了抵抗能力。

一股日軍,大概有三十多人,在一名日軍指揮官的帶領下,向西麵突圍而去,這夥日軍一邊撤退,一邊射擊,在石橋鎮的最西側形成新的阻擊陣地,哪裡是一個山坡,山坡下方是公路,日軍的意圖很明顯,在此地形成阻擊陣地,固收待援。

日軍占據的山坡,居高臨下,把追擊的西箐嶺遊擊支隊壓製在山坡下,“噠噠,噠噠——,轟轟——”,雙方互相猛烈的射擊,互相扔手榴彈,機槍聲,手榴彈的爆炸聲,接連不斷,戰鬥異常激烈。

陸珊看到雙方戰事焦灼,急忙建議,“文和,日軍撤退到最西側的山坡上,負隅頑抗,能不能開炮打擊他們,支援衝鋒的弟兄們”。

高文和目測了一下距離,有一千五百米的距離已經超出六零迫擊炮的射擊範圍,想了一會兒,急忙命令道:“快,這裡距離太遠了,超出六零迫擊炮的射擊範圍,我們運動到小河岸邊石橋上去,在那裡設置炮擊陣地”。

大家七手八腳,抬著六零迫擊炮和炮彈箱子,從山坡上下來,奔向小河岸邊,雖然距離隻有六百多米,但是山坡上樹木茂密,還有難纏的灌木叢,中間還有一片麥田,十幾分鐘後,大家纔到達小河岸邊石橋上。

陸珊站在石橋上,舉起望遠鏡巡視戰場,石橋鎮內的戰鬥基本結束,所有戰鬥都集中在最西側的山坡上,戰鬥異常激烈,西箐嶺遊擊支隊發動了幾次進攻,都冇有奏效,大部分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被壓製在山腳下。

“文和,就以石橋為陣地,炮擊西側山坡上的日軍,支援張司令員,要快,日軍很瘋狂”,陸珊命令道,高文和和郝明貴,架好六零迫擊炮,調整設計參數,石橋距離西側山坡有七百多米,正是六零迫擊炮射擊的最佳距離。

“吱,吱——,轟,轟——”,高文和和郝明貴接連發射了幾發炮彈,落在西側山坡日軍阻擊陣地爆炸,日軍阻擊陣濃煙滾滾,停止了射擊,戰場形勢,瞬息萬變,利用這一難得機會,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迅速衝上了山坡,結束了戰鬥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