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晚上會餐時,張山提出了一個新的想法,張山讓人拿過來一張軍用地圖,攤在長條方桌上,指著地圖上的一個地點說:“陸參謀,趙參謀長,這裡是石橋鎮,向東南就是江州通往長沙的贛湘一號公路,位置極為重要,我們應該在這裡作一些事情”。

張山介紹,石橋鎮距離西箐嶺西南二十公裡,處於一個山坳中,是一個大集鎮,人口稠密,籌集糧草方便,正北方向三十多公裡是日軍重鎮鄂西縣城,石橋鎮是日軍固守鄂西的一個重要據點,現在西箐嶺遊擊支隊彈藥充足,又連打了兩個打勝仗,士氣旺盛,應該一鼓作氣拿下石橋鎮,作為西箐嶺遊擊支隊的根據地,如果受到日軍重兵壓迫,還可以馬上撤回西箐嶺,進退自如。

“陸參謀”,張山實話實說,冇有絲毫隱瞞,“我早就對石橋鎮動了心思,一直在找機會拿下石橋鎮,可惜的是,石橋鎮的日軍守備力量很強,有一百多名日軍,還有三四百多名皇協軍,最主要的是他們有兩個崗樓,都是花崗石頭壘製,堅固難摧,我們冇有重武器,如果攻堅,會有很大的傷亡”。

張山站起身來,走到高文和,郝明貴身後,拍著兩個人的肩膀說:“現在不一樣了,我們也有了炮兵,這兩位兄弟還是神炮手,完全具備拿下石橋鎮的能力”,趙簡明白了張山的意圖,“司令員,你的意思是利用高文和,郝明貴的神炮,炸燬日軍的崗樓,掃除我們衝鋒路上的障礙,好,這個辦法好”。

陸珊看著地圖,發現石橋鎮距離江州通往長沙的贛湘一號公路很近,贛湘一號公路是日軍進攻長沙的主要依托,日軍的重裝設備坦克大炮都是通過贛湘一號公路運往長沙前線,如果控製了石橋鎮,就會對贛湘一號公路構成極大的威脅,有力的策應**長沙會戰。

陸珊點頭同意張山的計劃,“張司令員,我們聽你的指揮,我建議在製定作戰計劃前,應該對石橋鎮周圍地形仔細勘查,文和他們還要選擇炮兵陣地,作到萬無一失”。

“好”,張山下了決心,“參謀長,我們組成一個精乾的隊伍,明天拂曉出發,早晨六七點鐘到達石橋鎮附近,埋伏在石橋鎮周圍的山上,仔細觀察幾個小時,看看石橋鎮的日軍有什麼變化”。

趙簡建議,“司令員,這次攻堅夏禾鎮,高兄弟出了很多好的主意,這次去石橋鎮偵查,我還是想和陸參謀,高兄弟一起去”。

第二天拂曉時分,趙簡帶著幾名偵查員,還有陸珊,赫平,高文和和郝明貴,組成的了一精乾的偵查小隊,出發去石橋鎮,按照高文和的建議,他們這些人至少應該在石橋鎮附近待上六七個小時,摸清石橋鎮日軍的活動規律。

石橋鎮地處一個山坳中,可以說是一個小平原,周圍是群山,鎮西北有一條小河,把石橋鎮隔成兩塊,小河西北一側是日軍據點,一北一南兩個崗樓,周圍是野戰工事,崗樓和野戰工事均是由花崗石壘製,堅固耐用。

小河西北東南一側,是石橋鎮居民住宅,有兩條街,青磚路麵,石橋鎮人口稠密,街道兩側還有幾棟二層樓房,小河上有一座拱形石橋,石橋鎮周圍是麥田,種植的大部分是小麥,微風吹動,麥浪翻滾。

青山,綠水,石橋,金色的麥浪,構成了了一個美景畫卷,陸珊心生感慨,這樣的美好的地方,真不應該讓日本人待在這裡,說什麼也要把石橋鎮從日本手中奪回來,陸珊站在石橋鎮西側的山坡上,舉著望遠鏡觀察著石橋鎮。

山坡上樹木茂密,坡勢趨緩,偶爾有鎮內居民種植的莊稼,土豆,南瓜,茄子等,趙簡,陸珊幾個人隱身在一棵高大茂密的榆樹後,趙簡指了指山下的石橋鎮,“陸參謀,赫參謀,這就是石橋鎮,小河西側是日軍軍據點,東側是居民住宅,小河寬度大概有四十多米,上麵隻有一座石橋,石橋很堅固,據說有上百年的曆史了”。

高文和在望遠鏡裡看著石橋鎮日軍據點的情況,兩座崗樓上有警戒的士兵,警戒士兵揹著三八大蓋步槍,身旁還放置一挺歪把子機槍,崗樓上有射擊孔,崗樓下是環形野戰工事,因為日本兵士兵普遍身高很矮,環形野戰工事看著很淺,但是都是有花崗石壘製。

崗樓西側,靠近山腳下有幾棟平房,皇協軍士兵進進出出,這幾棟平房是皇協軍的營房,日軍兵力不足,一般的固定據都會有一些皇協軍協防。

石橋上有幾名皇協軍士兵在巡邏,崗樓下方,幾十名日軍士兵在出操,練習刺殺動作,“嗨,嗨”,隱隱傳來日軍士兵的呐喊聲。

“趙參謀長”,高文和說,“小河上隻有一座石橋,太少了,石橋隻有幾米寬,我們進攻的隊伍如何通過這一座石橋,幾百人哪,日軍很容易封鎖石橋”,趙簡回答:“高兄弟看問題很獨到,是個野戰行家,這個問題我早有準備,我們可以砍伐一些竹子,編製成竹排,搭成臨時浮橋,大箐山一帶,竹林遍地都是,我們以前有過搭建浮橋的經驗”。

“高兄弟”,趙簡誠懇的說:“這次攻擊石橋鎮,主要還要靠你的炮彈,看到冇有,崗樓和環形野戰工事都是花崗石壘製,如果冇有炮兵,我們很難攻克,傷亡會很大”。

陸珊環視周圍,問道,“文和,你看,你的炮兵陣地設置在哪裡比較好”,高文和抬頭看了看天空,一行大雁,排著人字行,飛過天空,肯定地說,“就在這裡,這裡地勢平緩,移動空間大,即使被日軍炮火打擊,也有隱蔽的地點,距離日軍崗樓大概有六七百米,是迫擊炮射擊的而最佳距離,搭建浮橋是一個好辦法,我們在豫東時,也搭建過浮橋”。

郝明貴插話說:“陸參謀,隊長的安排我同意,這裡確實是一個比較好的炮兵陣地,可惜隻有六零炮,如果有九二步兵炮就好了,一炮就把日軍的崗樓報銷了”。

“趙參謀長,你準備把野戰攻擊重點放在哪裡”,高文和問,趙簡回答:“在石橋的西側,也就是現在咱們站立的正前方,四個連的兵力,總人數五百人,避開石橋,出其不意,你覺得如何”。

高文和看到趙簡一副彙報情況的模樣,有些不好意思,“趙參謀長,你太客氣了,我最多指揮過一個營的兵力,這樣大規模的公館攻堅戰,還要依靠你這樣的軍事行家,不過我有一個建議”。

高文和的建議是,在東側使用一小部分兵力佯攻,目標是石橋,吸引日軍的注意力,日軍主力調往石橋,西箐嶺遊擊支隊主力開始進攻,部隊展開後,日軍火力充分暴露,自己的迫擊炮再進行炮擊,對日軍火力定點清除。

攻擊時間還是定在拂曉,拂曉時分,人是最睏乏的時刻,鎮裡居民還冇有起床,也可以減少普通百姓的傷亡。

“高兄弟,你真是個諸葛亮,足智多謀”,趙簡完全讚同高文和的建議,“我看,你留下給張司令員作參謀長吧,哈哈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