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西箐嶺遭到日軍炮擊,這夥日軍很狡猾,因為西箐嶺地勢險要,易守難攻,日軍隻是不停的炮擊,因為日軍冇有攻山,西箐嶺遊擊支隊構築的防禦工事一點也用不上,隻有挨炸的份,“轟,轟——,迫擊炮彈接連落在西箐嶺上,木板房接二連三的被炸”。

司令員張山聽說郝明貴和高文和是炮兵出身,炮擊水平不錯,點頭同意了陸珊的建議,命令道“高兄弟,郝兄弟,拜托了,試試吧,看看能不能還擊還擊,日本人太欺負人了,給他們點顏色看看”。

陸珊回身對高文和和郝明貴吩咐:“文和,大貴,這次就看你們的了,日軍不露頭,隻是不停的炮擊,山上的弟兄們冇有辦法”,高文和點頭回答:“放心吧,日軍在山下,我們在山上,我們居高臨下,迫擊炮的射程增加一大塊”。

得到張山的命令,戰士們扛過來一門六零迫擊炮,搬過來兩箱迫擊炮彈,郝明貴抱過來六零迫擊炮,興奮極了,自己終於有了用武之地,對高文和大聲說:“隊長,你來指揮,我負責射擊”。

郝明貴和高文和一前一後來到操場上,操場上地勢平坦,是一塊不錯的炮兵陣地,剛剛遭到日軍的炮擊,一般的情況下是安全的,日軍炮兵不會再炮擊這裡,這時一枚日軍迫擊炮彈從操場上空飛過,擊中不遠處的一間木辦房,高文和揚起左臂,伸出左手大拇指,指向日軍迫擊炮彈飛行的方向。

一分鐘過後,高文和判斷出日軍炮兵的位置,命令:“大貴,東北方向,裝定射擊諸元!方位角18-00,射角07-90,開炮”。

郝明貴已經調整好六零迫擊炮設計角度,設定射擊參數,得到高文和的命令,立刻把一枚六零迫擊炮彈扔進炮管,“吱——”,六零迫擊炮彈飛出了炮口,“吱——”,冇有等到六零迫擊炮彈落地爆炸,郝明貴又發射了第二發六零迫擊炮彈,兩發炮彈先後向山腳下飛去。

“轟,轟——”,山腳下接連傳來爆炸聲,“好,好,打中了,打中了”,東麵山口陣地出傳來一陣叫好聲,陸珊心裡有了底,郝明貴和高文和炮擊有效,擊中日軍炮兵陣地。

西箐嶺山頂觀察哨兵報告,“司令員,炮擊有效,兩發炮彈都擊中日軍炮兵陣地,日軍炮兵陣地濃煙滾滾,還有幾具日軍屍體飛了起來”。

趙簡抱住赫平肩膀,感激的說;“老赫,冇想到你的隊伍中還有這樣的人物,真是藏龍臥虎啊”,赫平驕傲的笑了笑,回答:“這算什麼,他們二位最擅長的是發射九二步兵炮,一萬米之內,準確擊中目標”。

郝明貴和高文和炮擊過後,立即向左前方移動,移動到距離原來射擊位置三十多米的地方,後麵是一棵高高的槐樹,兩名戰士抬著一箱六零迫擊炮彈,跟在他們身後,郝明貴和高文和剛剛撤離操場十幾秒鐘,“吱,轟——”,一發迫擊炮彈就飛了過來,準確擊中郝明貴和高文和剛纔射擊的地方。

日軍炮兵戰術素養很高,判斷也很準確,馬上鎖定郝明貴和高文和的迫擊炮位置,好在二人戰場經驗豐富,炮擊完畢,馬上轉換陣地,晚一點,就被日軍炮彈擊中。

在高高的槐樹前,高文和還是老樣子,揚起左臂,伸出左手大拇指,指向日軍迫擊炮彈飛行的方向,命令:“大貴,正東方向,裝定射擊諸元!方位角20-00,射角11-85,開炮”。

郝明貴接連發射了第二發六零迫擊炮彈,兩發炮彈先後向山腳下飛去,“吱,吱——,轟,轟——”,山腳下接連傳來爆炸聲,西箐嶺山頂觀察哨兵報告,“司令員,炮擊有效,兩發炮彈都擊中日軍炮兵陣地”。

西箐嶺上一片歡騰,“好,了不起”,“我剛纔就說,這個大個子有兩下子,和咱們司令員不相上下”,“這個榴彈炮真是個好東西,你看,我們還冇有看到日本人,人家就把日軍炮兵陣地端了,哈哈”。

郝明貴和高文和抬著六零迫擊炮,來到山體凸出的“帽簷”下,接連又發射了兩發炮彈,過了一分多鐘,日軍炮火還擊,兩發炮彈落在了山體凸出的“帽簷”上麵,“轟,轟——”,爆炸濺起的碎石和雜草,散漫了操場。

“轟轟——”,又是幾聲爆炸聲,日軍的炮彈不停的落到操場上,日軍炮彈太密集了,郝明貴和高文和不得不躲到山體凸出的“帽簷”下,等待時機。

“司令員,司令員,日軍撤退了,日軍隊伍向東撤退了”,山頂觀察哨兵報告,陸珊舉起望遠鏡,向山腳下看去,樹木茂密到處都是灌木叢,看不清日軍隊伍,隻能看到滾滾的濃煙。

日軍炮擊冇有討到便宜,隻能悻悻而去。

趙簡向張山請示,“司令員,日軍撤退了,我們要不要追擊,再狠狠的打擊他們一下”,張山沉吟片刻,回答:“日軍這次冇有占到便宜,被高兄弟和郝兄弟狠狠的教訓了一回,山下情況不明,讓他們去吧,不要追擊了”。

張山回身大喊道:“李民光,李民光,今天晚上加餐,多殺幾隻雞,燉上幾大鍋,粉條蘑菇,蒸幾鍋大饅頭,犒勞弟兄們,慶賀我們又打了一個大勝仗”。

晚上,在張山的辦公室和臥室裡,歡聲笑語,人聲鼎沸,張山,趙簡,還有陸珊,赫平,高文和,郝明貴,李久福等等,大碗喝酒,大塊吃肉,慶祝打了一個打勝仗,勝利纔是勝利之母,接連兩場勝仗,大大的鼓舞了士氣。

趙簡說:“司令員,郝明貴兄弟真有本事,不但拚刺刀是王牌,和司令員不相上下,迫擊炮打得也準,這回小鬼子肯定長記性了”,張山讚許的說:“郝兄弟,拚刺刀有兩下子,刺殺動作有力,速度快,名不虛傳,我知道拚刺刀時對我手下留情了,哈哈”。

郝明貴聽到張山說出自己在拚刺刀時的想法,急忙說道;“司令員,太客氣,司令員也對我手下留情,我們彼此彼此,這回不算,以後有機會在向司令員領教”。

張山手裡拿著一個饅頭,看著高文和和郝明貴,看了有一會兒,冇有說話,趙簡瞭解張山性格,“司令員,我看你盯著高兄弟和郝兄弟看,是不是又有了新的想法”。

張山放下手中的饅頭,對陸珊說:“陸參謀,高兄弟和郝兄弟炮擊水平很不錯,簡直是神炮手,我想充分發揮他們二位神炮手作用,接著再給日本人一點顏色看看”。

趙簡領會了張山的意思,“司令員,你是說我們下山去,利用高兄弟和郝兄弟的神炮,打擊日本人”。

陸珊與張山接觸時間很短,心裡對張山很佩服,這麼艱苦的環境,還帶出一支戰鬥力很強的隊伍,回答道:“司令員,我們在西箐嶺這段時間,聽你指揮,有戰鬥任務,你就下命令吧”。

“好,謝謝陸參謀的支援”,張山對陸珊也很敬重,一個弱女子,漂漂亮亮的,冇想到,卻帶著一支戰鬥力強悍的行動隊,還給自己帶來了家書一封,關係就更近了一層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