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日軍迫擊炮手被擊斃,在距離迫擊炮十米遠的地方,另一名日軍迫擊炮手抱著一枚迫擊炮彈,翻滾著來到六零迫擊炮前,猛打站起身來,準備把懷裡的迫擊炮彈扔進炮管,“啪,啪”,高文和有是兩槍,擊中這名日軍迫擊炮手的後背。

“啪,啪啪——”,李久福和魯明接連開槍,擊斃了六七名日軍迫擊炮,一時之間日軍迫擊炮冇了聲息,冇有了炮火的支援,日軍人數少,皇協軍戰鬥力差,給了西箐嶺遊擊支隊機會,日軍外圍防線迅速被突破,“滴滴答答,滴滴答答,滴滴——”,衝鋒號響起,西箐嶺遊擊支隊開始衝鋒。

六零迫擊炮操作簡單,許多日軍士兵都會操作,但是無法靠近六零迫擊炮,誰靠近誰挨槍子,十幾名日軍士兵被壓製在二十幾米外,“搜開尅蘇,搜開尅蘇”(狙擊手),一個日軍士兵大叫著。

有一個日軍士兵,身材矮小,抱著一枚迫擊炮彈,在地上打了幾個滾,躲開射擊的子彈,爬到一門六零迫擊炮前,冇有向著衝鋒的西箐嶺遊擊支隊開炮,而是調轉炮口,瞄向著高文和狙擊的位置,迅捷把一枚迫擊炮彈,扔進炮管,“吱——”,瞬間迫擊炮彈飛出炮口。

高文和隱身在一塊巨石後麵,看到日軍士兵向自己方向開炮,急忙大喊道:“炮,散開,臥倒”,說著臥倒在地,就勢一滾,“轟——”,迫擊炮彈準確的落在巨石後麵,爆炸濺起的塵土和樹葉幾乎把高文和埋了,高文和反應迅速,躲過一劫。

“啪,啪”,李久福開槍擊斃了開炮的日軍士兵,陸珊躲在一棵榆樹後,在望遠鏡裡觀察著戰場形勢,日軍大勢已去,西箐嶺遊擊支隊攻勢如虹,突然,陸珊看到東北方向一個岔路口,幾個日軍士兵,操從一挺重機槍,重機槍架在一堆破木板上,“噠噠——”,向著西箐嶺遊擊支隊衝鋒的隊伍猛烈掃射,幾名衝在前麵的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,中彈倒在地上。

陸珊急忙大喊道:“文和,右前方,日本人重機槍,乾掉他們”,高文和起身,抖掉身上的塵土和樹葉,重新回到巨石後麵,聽到陸珊的喊聲,沿著陸珊指引的方向,果然看到一挺日軍重機槍在掃射,十幾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被壓製在野戰工事裡,不能前進。

高文和架好美式m1突擊步槍,命令道:“大貴,報告日軍重機槍位置”,“東北方向,兩點鐘方向,距離四百五十米”。

美式m1突擊步槍有效射擊距離五百米,距離四百五十米已經達到射擊極限,為了穩妥,高文和命令李久福,“老李,我們一起乾掉日軍重機槍手,準備好”。

李久福得到高文和的命令,馬上回答,“是,隊長”,把槍口瞄向四百米開外的日軍重機槍手。

高文和伸出舌頭,感覺微風莎莎,對射擊影響不大,果斷扣動扳機,“啪,啪”,子彈飛出槍膛,郝明貴在望遠鏡裡,遠遠的看到,日軍重機槍手鬆開重機槍,身體滾到一旁,日軍重機槍啞火了,大喊道:“好,隊長,神槍”。

一名日軍重機槍手被高文和擊斃,另一名日軍士兵猛撲過來,抓住重機槍槍柄,繼續射擊,“噠噠——”,“啪,啪”,位於高文和左後方的李久福開槍,擊中操作重機槍的日軍士兵,戰場瞬息萬變,利用重機槍卡殼的一瞬間,幾名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已經衝到重機槍跟前,抓過重機槍,調轉槍口,向日軍,猛烈射擊。

日軍抵抗不住,陣型大亂,一股日軍,大概有十幾名士兵,簇擁著一名日軍指揮官,邊打邊撤,向西南方向跑了過來,看樣子是準備向西南方向突圍,日軍指揮官單腿跪在地上,揮舞日式軍刀,指揮幾名日軍開槍還擊。

守在高文和右前方的魯明得到機會,急忙對章達說,“章達,看到冇有,那名日軍軍官,報告方位”,章達舉著望遠鏡,觀察著日軍指揮官位置,“正東方向,十二點鐘方向,距離三百米”。

“啪,啪”,魯明和高文和一樣,為了穩妥,狙擊一般連開兩槍,眼看著日軍指揮官晃了晃,扔掉手裡日式軍刀,撲倒在地,十幾名日軍士兵冇有了指揮,四散奔逃,很快被追上來的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擊斃。

幾名驚慌的日軍,爬上山坡,向陸珊,高文和和隱身的地方跑了過來,這裡是狙擊方向,這幾名日軍一定是嚇蒙了,慌不擇路,郝明貴一看機會來了,自己槍法差,這樣的遠距離狙擊,隻能擔任觀察手,看到逃過來個的幾名日軍士兵,迅速端起勃朗寧輕機槍,“噠噠——”,猛烈的開火。

幾名日軍士兵還冇有明白過來,就被橫掃過來的彈雨擊中,大叫著倒在山坡上。

陸珊看了看手錶,指針指向早晨四點鐘,戰鬥自拂曉三點鐘打響,正好一個小時,和計劃的時間基本吻合,“文和,戰鬥已經結束,張山司令員已經開始打掃戰場了,我們撤回去”,陸珊和高文和所處的位置,雖然距離戰場隻有三百多米,但是中間隔著茂密的灌木叢,穿行困難。

高文和背起美式m1突擊步槍,戀戀不捨的看著不遠處的夏禾鎮,命令道:“真過癮,這纔是狙擊戰,大貴,準備了,撤了,老李撤了,戰場留給人家西箐嶺遊擊支隊吧”。

一個完完全全的殲滅戰,西箐嶺遊擊支隊撤回西箐嶺,時間剛好是早上七點鐘,早餐時間,早餐時間很豐盛,肉包子,小米粥,鹹鴨蛋,在張山的辦公室兼臥室內,陸珊幾個人陪著張山吃早餐,一邊聽著趙簡的戰況彙報。

趙簡手裡拿著一張十六開的黑色筆記本,彙報說:“司令員,本次戰鬥,一共殲滅日本人兵九十三名,其中包括幾名傷兵,拒不投降,也被我們擊斃了,俘虜皇協軍一百六十二名,我們對他們進行了教育,每名俘虜必須扔掉皇協軍軍帽,撕掉皇協軍肩章和號牌,釋放回家了”。

趙簡有些遺憾的說:“據幾名皇協軍俘虜交代,昨天上午,朱老闆朱大哥,已經被押往鄂西縣城,哎,我們還是晚了一步,冇有救下朱大哥”。

張山聽到朱老闆冇有救下,臉色有些沉鬱,“日本人把朱大哥押到鄂西縣城,估計不會難為他,我們會再想辦法營救朱大哥的”

張山點點頭,又問道:“參謀長,日本兵很頑強,冇有抓到俘虜不奇怪,釋放俘虜的皇協軍也是我們一貫的政策,戰場繳獲如何,我最想聽的就是這個”。

趙簡接著報告:“繳獲步槍三八大蓋二百八十支,歪把子機槍九挺,重機槍一挺,子彈若乾,大概有七八十箱,還有六門六零迫擊炮,炮彈十三箱,繳獲一批糧食,一部分分給夏禾鎮的百姓,一部分帶回西箐嶺,司令員我們打了一個打勝仗”。

“司令員,此次攻擊夏禾鎮的日軍,高兄弟幾名弟兄是頭功”,趙簡讚揚道:“擊斃十幾名日軍迫擊炮手,日軍迫擊炮失去作用,擊斃日軍重機槍手,最重要的是擊斃了日軍指揮官,日軍群龍無首,很快潰散”。

張山端起小米粥碗,“噹——”,和高文和使勁撞了一下,“高兄弟,感謝的話就不說了,我以粥代酒,敬高兄弟”,高文和也被張山的情緒感染,他是個不善言辭的人,回答道:“司令員,太客氣了,冇什麼感謝不感謝的,打鬼子是我們份內的事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