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高文和舉起望遠鏡就,又認真看了看夏禾鎮的日軍的部署,建議說:“趙參謀長,我對於你們的主攻方向冇有意見,東北和東南兩個方向是日軍的薄弱點,我對於發起進攻的時間有一點建議,我建議發起攻擊的時間應該在拂曉時分”。

趙簡問:“拂曉時分發起攻擊,西箐嶺距離這裡兩個小時路程,我們需要午夜時分行動,高兄弟說說你的理由”,高文和建議拂曉時分發起攻擊,引起了趙簡的興趣。

高文和看出趙簡對自己的建議很感興趣,解釋了自己理由,拂曉時分,日軍正是睏倦的時候,精神懈怠,突然發起攻擊,會打日軍一個措手不及,再者,同樣是拂曉時分,鄂西縣城的日軍也是冇有防備,倉促起來救援,會耽擱很長時間,估計鄂西縣城日軍到達夏禾鎮至少需要兩個小時的時間。

“好”,趙簡被高文和說服,“你的計劃更具有突然性,大家辛苦辛苦,打日軍一個措手不及”,高文和接著說道:“我們幾個弟兄槍法不錯,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狙擊陣地,居高臨下,專門負責打擊日軍的迫擊炮手和重機槍手,這樣可以減少弟兄們進攻時的傷亡”。

赫平補充和說:“小趙,高兄弟的方法很好,我們多次攻堅都是使用這個辦法,在暗處隱藏狙擊手,伺機乾掉日軍的很重要目標,很有效的”,趙簡重重的拍了拍高文和的肩膀,回答:“好的,高兄弟的計劃很周密,我就以這個想法為基礎,向張山司令員彙報,製定作戰計劃”。

幾個人回到西箐嶺,向張山司令員彙報了夏禾鎮的日軍的部署情況,趙簡把高文和的想法也向張山作了彙報,“司令員,高兄弟的方法,在夏禾鎮西南方向的山坡上設置狙擊手,主要目標是日軍的迫擊炮手和重機槍手,狙擊手就有高兄弟幾個人擔任”。

張山對這個作戰計劃很讚許,對陸珊歉意說:“陸參謀,遠來是客,還得麻煩你們擔任狙擊任務,我們隊伍上的弟兄,配備的武器大部分是中正式和老套筒,射擊精度差,我觀察了,你們人人都是美式m1突擊步槍,射擊精度高,火力猛,監視日軍日軍的迫擊炮手和重機槍手”。

陸珊和高文和在一起,熟悉高文和的思路,回答道:“張司令,文和的想法很好,文和,李久福都屬於神槍手,在暗處設置狙擊手,會收到意想不到的而效果”。

最後,張山決定兵分兩路,張山和趙簡帶領主力從夏禾鎮東北和東南兩個方向發起攻擊,陸珊和赫平帶著行動隊在夏禾鎮西南陡峭的山坡上設置狙擊陣地,午夜時分出發,拂曉時分發起攻擊,四十分鐘結束戰鬥,一個小時打掃戰場。

午夜時分,朱二江帶路,陸珊,赫平,高文和帶著蝙蝠行動隊,從西箐嶺上下來,向夏禾鎮西南進發,月明星稀,午夜時分,山林中能見度很低,荊棘叢生,樹木茂密,山林中行軍還是很困難的。

好在這條路,高文和白天走過一次,還有朱二江帶路,提前半個小時到達狙擊位置,夏禾鎮西南陡峭的山坡上,處於日軍防守陣地的側後,居高臨下,可看把夏禾鎮看得清清楚楚。

陸珊舉起望遠鏡觀察夏禾鎮內日軍的情況,拂曉時分,夏禾鎮靜悄悄的,日軍軍營內隻有很少的幾個士兵值日,遠處的鐵絲網附近有一隊皇協軍士兵巡邏,日軍還冇有意識到危險就要來臨。

“文和,就看你們的了,這個距離,大家也幫不上忙”,陸珊對高文和說,她估算了一下,從狙擊位置到夏禾鎮日軍野戰工事之間,大概在三百米至四百米的距離,這個距離,隻有高文和幾個神槍手能夠射擊日軍。

高文和看了一下週圍的地勢,山勢險峻,樹木茂密,但是很容易暴露,引來日軍的攻擊,“大家各自尋找狙擊位置,兩個人一組,一個人負責觀察,一個人負責射擊,準備吧,還要注意一點,這裡容易暴露目標,大家機靈一些”,高文和命令道,自己隱身在一塊巨石後麵,把美式m1突擊步槍架在巨石上,郝明貴趴在前麵幾米遠的灌木叢中,負責觀察。

李久福和肖東一組,隱蔽在左上方一棵榕樹後,魯明和長大一組,隱蔽在右下方一個小土丘上,陸珊和赫平,江嵐躲在一棵榆樹後麵觀陣。

拂曉三點鐘,“砼——”,一聲響,一顆紅色信號彈射向天空,這是張山發出進攻的命令,拂曉時分,山林寂靜,紅色信號彈槍聲傳的很遠,緊接著是密集槍聲,“噠噠,噠噠,啪,啪——”,西箐嶺遊擊支隊發起進攻。

陸珊在望遠鏡裡看到,在夏禾鎮東北方向鐵絲網附近,巡邏的十幾名皇協軍隊員,迅速被一陣彈雨覆蓋,紛紛倒在野戰工事裡,一群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越過鐵絲網,衝入外圍野戰工事,向夏禾鎮內衝了過來。

“嗚哇,嗚哇——”,日軍營房裡警笛大作,大概隻有四五分鐘的時間,營房裡正在睡覺的日軍士兵,紛紛跑了出來,肩扛著三八步槍或者歪把子機槍,匆匆忙忙的列隊,然後迅速散開。

陸珊在望遠鏡裡看到這一切,跺跺腳,惋惜的說:“赫參謀,可惜了,西箐嶺遊擊支隊冇有重武器,如果有幾門六零炮,營房裡的日本人都解決了冇機會反擊”,赫平也很惋惜,回答說:“是啊,如果有幾門六零炮,營房裡的日本人都解決了,日本人反擊,會增加和多傷亡的”。

營房裡的日本兵,受到突然襲擊,並不顯得如何驚慌,一名日軍軍官模樣的人,揮舞手裡的日式軍刀,指揮日本兵迅速散開,進入野戰工事,“噠噠,噠噠——”,十幾挺歪把子機槍一起開火,對西箐嶺遊擊支隊發起反擊。

西箐嶺遊擊支隊從東北和東南兩個方向進攻,攻勢很猛,戰士們很勇敢,但是火力略顯不足,是缺少彈藥養成的習慣,捨不得浪費子彈,雖然陸珊帶來了九千發子彈,但是分到每個戰士手中,也不過六七發子彈,還是太少了。

夏禾鎮的防務是這樣的,東北一側由皇協軍負責,東南一側由日軍負責,皇協軍防守的東北方向,戰鬥力很弱,抵抗很弱,防線很快被西箐嶺遊擊支隊戰士突破,日軍防守的東南方向,戰鬥焦灼狀態,日軍拚死抵抗,有一對日軍向東北方向衝了過去,支援皇協軍。

日軍迫擊炮手,以營房為炮兵陣地,一字排開,六門六零迫擊炮,“吱,轟——”,一發迫擊炮彈飛出炮口,落在正在進攻的西箐嶺遊擊支隊隊伍附近。

高文和冇想到日軍反應如此之快,戰鬥這麼快就展開了,急忙喊道,“大貴,報告方位”。

“正北方向,十一點鐘方向,三百一十米”,郝明貴大喊道,“正北方向,十一點鐘方向,二百一十米”,高文和重複道,他向前方舉起大拇指,眯起眼睛,吊了吊方位,扣動扳機,“啪,啪——”,果斷連開兩槍,連開兩槍提高保險係數,保證擊斃日軍迫擊炮手。

日軍迫擊炮手拋射了一枚六零迫擊炮,拿著另一發六零迫擊炮,想拋射第二發,從側後西南方向飛來的兩顆子彈,分彆擊中他的脖子和肩膀,日軍迫擊炮手大叫著摔倒在地,手裡的六零迫擊炮也脫手,甩出很遠。

-